多年的腰疼病业消失了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七日】我自二零零二年五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二零零四年八月一日早上七点四十五,在住所一楼洗手间如厕时,突然腰痛的十分厉害,立即站起来,行前几步用双手扶着洗手盆来支撑身体,站着休息了五分钟,脊骨近盘骨处仍然剧痛,下身乏力,一步也不能动。我经常阅读《转法轮》,醒觉到是功正在清理我的腰痛,当然不会视之为病。

当时觉的一定要躺下才能支撑下去,唯有叫太太上来帮助,借助她的胳膊用手臂力提起身体,花了约二十分钟从洗手间撑上二楼睡房床边;从床边躺下也不容易,喘过三分钟气,再忍着剧痛,花了五分钟才在床边坐下;喘过气,又忍着剧痛,动非常大的气力,大叫「唉?!」一声才能躺下;又喘过气,忍着剧痛,大叫一声,动非常大的力气,才能转身找到一个睡姿令痛楚减低至一个可以容忍的地步。

在痛楚能容忍范围内,我就尽量争取阅读《转法轮》。躺下约半点钟,被压着的身体开始麻痹、疼痛,须转换另一个睡姿,当然每做一个小动作后也要喘气、休息一两分钟,移动身体就需要动更大气力和忍着更大的剧痛。躺下来的时候,全身像瘫痪一样,很难移动。别人摸一摸我的身体也令我痛的要命,说话只能用微弱的声音,说稍大声一点,就牵扯到脊椎神经产生剧痛。饮水要太太用饮管递入口中慢慢吸啜,完全失去自我照顾能力。一位法轮功学员萍姐知悉我腰痛瘫痪的事,也过来帮助。

二零零二年五月中旬,我在英国曼彻斯特开始修炼法轮功。四月二十五日至五月八日从欧洲版《大纪元时报》第十七、十八期看到两则曾患重病、绝症的人因炼法轮功而彻底痊愈的报导,一向追求健康的我,虽然一向甚少病痛,也上网寻找《法轮大法》网址,了解情况,加上中共政府一直镇压法轮功,甚至香港传媒对法轮功的报导给我的印象都是负面的居多,但从《大纪元时报》对法轮功的报导又是另一故事,一向勇于追求真理的我也就展开了认识法轮功的历程,连夜上网阅读《转法轮》,上网找曼彻斯特的炼功点联络人。找到炼功点,就不间断地学法炼功、修炼心性。我一向身体都很好,但一旦遇到天气寒冷、干燥,皮肤也会敏感,在英国的严寒及非常干燥的天气又没有过滤好的水饮用及沐浴,敏感就更严重,但学法炼功后也逐渐好转了。整体健康也应该转的更好,间中也有腰酸背痛,久坐了,又时常背重的食物、书籍来回超级市场、图书馆、学校及宿舍有关,但这类痛楚也轻微。

脊椎骨、腰骨这些位置自幼就受创伤,我在钻石山半山木屋区住到八岁,经常在山头野岭像野孩子一般玩耍,同区大多数男孩子也如是,很多时会跌倒受伤,最严重的一次,当放风筝后退时,跌下一个两三层楼高的山崖下,当时山崖已把泥土铺平,准备建屋,当时家贫,没有看医生,睡几天又再走动,那次应该是脊骨第一次受创,当时约六岁。十至十三岁间要经常担水,那时在元朗大棠礼修村住,没有自来水,要从村中的井担水回到村尾的家用,脊骨第二次严重受伤害。整个青少年阶段做功课、温习、看书、弹钢琴等姿势都应该不正确,行路挺不直腰;中学时期为乒乓球校队,长时间弯腰练球。大学至三十多岁跑长跑和马拉松,长期剧烈运动,大学时期脊骨又被重物从后压下。近二十多年又长时间坐下教钢琴,打电脑、写稿,估计到今天,脊骨已经相当程度上受损。加上年纪大,脊椎开始老化,平日虽然有保持运动、步行、做家务,但也经常感到脊骨痛楚,到了今天就发作出来。要不是一直有炼法轮功,我想我五十岁后的日子,就应该是长期捱着剧烈腰痛、骨痛、神经痛等痛症,长期床上要人服侍,人生踏進一个不见天日的境地。

从《明慧网》中知悉有成千上万的见证个案,报导曾有严重、末期的与心脏、肝脏、肾脏、糖尿、癌、眼耳口鼻、牙齿、骨骼、肌肉、血液、神经有关等等毛病、奇难杂症、痛症、屡医无效的症状,很多都是患上十数年或数十年,而且同时是患多种严重疾病或绝症,但学法炼功后,只需两三个月就痊愈,能过正常人的生活,而且身体还比未患病前优胜,比同龄人士还好多,走几里路、上几层楼、拿重物从不喘气,精神奕奕,神采飞扬,除健康上的改变,行为、情绪都有明显变化,他们变的温驯、冷静、为他人设想、不乱发脾气、不算计、待人有礼、处事有理、戒除烟、酒、赌、毒、色、贪等陋习,前后判若两人,当事人及知悉此事的亲朋无不啧啧称奇,只能用「奇迹」、「神奇」等字眼来形容整个变化。

从《转法轮》知悉痛苦会令人消业,炼功人更需要消业,师父安排的那些痛苦一定是弟子所能忍受的。坐在地上的软垫上,趁着那些痛楚仍然是可以忍受的时候,又拿起《转法轮》继续阅读,当一拿起《转法轮》阅读的时候,每一个字开始从黑色变成闪烁绚灿的金黄色,我一面看,字就随着我的视线所到之处变的金光闪闪,足足维持了一版,李老师在《转法轮》提到开了天目的人看《转法轮》「看起来五光十色,金光闪闪」。

《转法轮》提及修炼后会开天目、有遥视、天耳通、宿命通等功能,我炼了法轮功之后,也一一体会到,我能看到世界其他地方的景物,看到其他空间的事物,看到其他空间的我,听到其他空间的音乐和生命体的说话声,这些功能根据《转法轮》所讲,其实是人的本能,因为人都迷失在这个物质世界,这些本能也跟着消失,只要大家修炼法轮功,「返本归真」,不执著于物质世界,这些本能也自然回复。

当天晚上约七点三十分,我感觉身体已恢复正常,站起来,竟然只得少许疼痛,这些痛比起历年来隐隐作痛的痛还要少,可以全屋走上走下,于是致电给职员安排第二天照常上课。

一星期后就连这少许疼也消失了,多年来的腰痛,脊骨痛也从此就离开我了。

反观整件事,若我没有修炼法轮功,腰痛、脊骨痛后又不认识法轮功,我肯定今天起就长卧床上,捱着剧痛,失去自理能力,像一个废人一样等待着死亡的一天,更不要说发展教育等理想,一生所赚来的钱也要放在昂贵的医疗费用中。

我经常对人说:法轮功是来救命的,他不但能挽救人的性命,还能拯救人的生命。全球各种族已有上亿人修炼,从中身心已获益良多,很多更是「死里逃生」,在中国政府无理及残酷的镇压下,仍有上千万中国人坚持修炼,可见法轮功并非等闲的一套功法。

上文为本人修炼法轮功后的见证,行笔或有错漏,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