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得法修炼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七日】十二年前,奶奶就有幸听到了师父的讲法录音,虽然也知道好,也愿意听,却因为不肯放弃她供奉的“大仙”(说从她出生就跟着她,具体是什么她也不清楚,也可能是鬼魂之类的)而没能走進大法修炼的大门,我虽然心里着急,每每相劝,却始终未能改变她的想法,直至去年发生的一件事,让她迈出了这一步,真正走上了修炼的道路。

去年腊月,奶奶不慎跌倒,经检查确认为右股骨粗隆间骨折(右股骨转子间粉碎性骨折),医生初步建议动手术,否则容易瘫痪,但和其他骨科医生会诊后,因奶奶有心衰及糖尿病史,治疗方案定为保守牵引,矫形鞋外固定治疗,但需马上住院,我和爸爸商量了一下,决定回家,以便奶奶得到更好的照顾。

看到不需要住院,再加上我们看似轻松的表情,奶奶以为不很严重,情绪暂时被安抚住了。可是回到家中,难忍的疼痛超乎了她的想象,刚强了一辈子的老人落泪了,不停用手拍打着床,痛苦的呻吟着,爷爷也哭了,拉着老伴的手爱莫能助。见状,我把爷爷劝去休息,然后在奶奶床边默读师父讲法,不到三分钟,奶奶就酣然入睡,紧锁得眉头也舒展开了。但只要我一离开,她马上就醒。爸爸对我说:“姑娘,你就在你奶奶身边打坐、看书、发正念”,爷爷听了不以为然,但经过几次反复之后,他也信服了,对我说:“孙女,你就陪着你奶奶吧。”

最初的几天,我一离开,奶奶就找我,拉着我的手就象找到了依靠一样,医生让她卧床静养,但她却每天坐起来十几回,而且除我之外,从不许别人扶她,因为她说,就我扶她不疼。医生(一同修)来看她,告诉她一定要坚信大法,有空就在心里念“法轮大法好”,奶奶回答说,她有空就念,而且从此经常挂在嘴边的话就是“我没事儿”。我对奶奶说要清理家中的环境,奶奶对我说:“回去之后(现在爸爸家)我就把它们送走,我这算下决心了吧,我向你保证一定一修到底,法轮大法我修定了,等回家我就让你爷爷每天给我念书(奶奶不识字),完了他再干别的事儿”。我听了真是由衷替他们高兴。

第一遍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奶奶几乎次次睡觉,第一天听完,晚上做梦找路一直到醒,之后的几天梦醒就又哭又闹,总是不知道自己在哪,说自己就坐在旁边和那条伤腿说话,说它不会喘气,不会动等等,最严重的一次,从早上三、四点钟一直闹到八点多才明白过来,明白过来就说是自己糊涂了。我知道是魔的干扰,爸爸也告诉她,只要坚信大法就能过去,一定要加强自己的正念。凭着对法的正信,奶奶闯过了这一关。

第二遍听法的时候,奶奶还是接着睡,但想到师父说:“有的个别人还会睡觉的,我讲完了他也睡醒了。为什么呢?因为他脑袋里边有病,得给他调整。脑袋要调整起来,他根本受不了,所以必须得让他進入麻醉状态,他不知道。”(《转法轮》)我决定暂不叫醒她,当听到附体那一讲时,熟睡中的奶奶忽然说了一句“和我的状态一模一样”,把我吓了一跳,才知道原来她真的一个字都没落下都听進去了,讲法一结束,奶奶马上就醒,一睁开眼睛就说“我都听着呢”。

之后,奶奶的状态越来越好,每当听法犯困的时候就使劲睁大眼睛,然后自己禁不住笑了说“真怪了,刚听的时候我觉的挺清醒的,好象有什么东西过来了,忽一下,我就困了,睡着了。”我笑着说,那是思想业力的干扰,它不想让你得法,一定要排斥它,分清自我,坚定自己的正念,这一关才能过去。奶奶听了之后说:“那我坐起来好好听”,从此以后每次学法,奶奶都坚持坐着听,而且每次都认真地提出问题让我回答。

经过坚持学法,奶奶的提高很大,而在我们强大的正念下,爷爷也终于同意退出邪党。爷爷是恶党夺取政权前老邪党党员,我劝了他几年也未能劝退,退党服务中心的电话根本不接,《九评》也不看,谁要说一句邪党不好,他打心里生气。这段来爸爸家小住,说起藏字石及优昙婆罗花,他根本不信,还问我看见没,大有眼见为实,耳听为虚的意思,我问是不是开在家中他才相信,才肯退党,他居然说开了也不退,让我“气结”。

经过奶奶的事,爸爸又提起此事,我趁热打铁,动员爷爷退出邪党,爷爷没有反对,同意了,我知道这都是因为家中是正念之场,彻底解体了爷爷身上的邪党附体所致,听爷爷说出法轮大法好的那一刻起,我心底充满了喜悦,因为他终于得救,可以拥有未来,不做邪党的陪葬了。

奶奶如今康复得很快,二十多天就可以自己坐起来,四十天能坐轮椅活动,没过几天上轮椅就不再用人扶,六十天已可以扶床活动,能迈右腿,对于一个七十九岁的老人而言,这本身就已经是奇迹。

真的感谢师父,感谢大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