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得大法获新生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四日】九五年十一月份,我在姐姐家看到一本《中国法轮功》。我对气功感兴趣,就拿起来阅读,第一页“前言”我一口气读完,我把这本书贴在胸口前,从心中升起一种欣喜地感觉:太好了!世上竟有这样好的道理。我的思想突然打开了,有一种坐在井底,升出井口,看到蓝天的感觉,原来外边的天地这样广阔啊!

我从同事手里借到一本《转法轮》。我用九天看完了九讲。只看了一遍《转法轮》,自己觉的整个人的思想打开了,好象变了一个人,世界观完全变了,由一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变成了精神、物质是一性的有神论者。人是神造的。这些年所受的教育使我忘记了人的根本,原来“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

我听说有师父的讲法录像班,等我打听到地方只赶上看第九讲,我亲眼见到了师父,师父打了一个立掌手印,我觉的有一种久违了的亲切感(写到这里不由得热泪盈眶了,得法后我经常是泪流满面)。讲法结束时,师父说,我送给你们一句话“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这八个字一下打到我的脑子里,扎了根,全场上百人,我就觉的师父这句话是送给我的。

走上修炼路,我双盘就是关,开始打坐,只能单盘,双腿怎么搬也搬不上去,请别人帮忙,只要一搬腿,全身都起来,只好单盘打坐。几个月时间过去了,双盘还是搬不上腿。一次,看完师父讲法录像,心想今天晚上再试试,腿一下搬上去了,双盘坐了几分钟,腿一点不疼,心里那个高兴呀!心想从明天开始天天都要炼双盘。第二天腿刚搬上来,就疼得够呛,硬坚持着不把腿拿下来,做了几分钟双腿就变成青紫色。第三天,腿刚搬上来就疼得喘不过气来,赶快放下腿来,换一口气再搬上去。这种现象持续了一段时间,我终于用双盘炼功了。开始半个小时,很快就长到四十五分钟,一个小时,只要是那一天时间长上来了,第二天就不少于这个时间,一直到一个半小时,能坚持双盘炼功了,但双腿的疼痛很难忍受,几乎有一半时间是在疼痛中坚持,到最后就默念师父送给我的这句话“难忍能忍,难行能行”,往往打完坐全身汗把衬衣都湿透了。

但我每天都坚持炼功,从开始炼功到现在,我都是清晨四点一起床到七点,五套功法全部炼完,从不间断,(被非法劳教时间除外)。由于自己双盘就是关,觉的很不容易,九八年秋一个周日早晨,我到炼功点去炼功,走在路上就想:辅导员双盘还不行,腿往下掉,还得用书包带套住,我双盘多好,给他们看看。从一打坐开始,就翻白眼,旁边同修提醒我“把眼闭上,形像太难看”,我怎么闭还是翻白眼,打完坐还挺丧气,怎么就丢了丑?找了一大堆理由解释自己为什么闭不上眼睛,给自己挽回一点面子。我今天写出这件事,是因为在事情过去两年后,我才悟到自己闭不上眼的真正原因——显示心,师父让我当众出丑,就是要暴露我的显示心,当时没悟到,那颗心肯定也去不了。两年后我突然悟到了也算我修上来的,找到那颗显示心就能去掉它,这也是修炼中的一个故事,对我的启发很大。

修炼大法时间不长,我科室十几位同事聚会,敬酒时我声明:现在炼功了,不能喝酒。同事们摽着劲说,不能喝只喝一口。我说一口也不能喝。同事们说,你不喝,我们大家都不喝。说这话,一位同事突然说,你看人家已经干了,咱们也干了吧?我这才注意到我的酒杯已经空了,酒不翼而飞了!

这时我对面的一位男士喊道,我的酒杯怎么又满了?!我心中明白,是师父看我坚决不喝,替我解围了。象这样的奇事还有,工作中也有师父点化,避免了不该发生的事故,人与人之间的各种矛盾,每个实修的人都会碰到,我把自己当作真正修炼的人,把握住心性,基本都能过去,功噌噌的往上长,几天就出现一个新的状态,真象师父说的比火箭还快。

得法后,我所有能够自己支配的时间都用在学法上。在家里一边做家务,一边听师父讲法录音或默背经文,晚上家人看电视,我就静静学法或参加学法小组。由于学得比较扎实,炼功也抓的比较紧,心性提高上来了,身体变化也很大,为我在九九年七二零之后铺天盖地的魔难闯关打下基础。

修炼一段时间之后,大脑中闪出“师父”两个字,全身一震,感到自己太幸福了,有师父管了,我的父母管不了我,救不了我,师父都能保护我救度我,我是一个有依靠的生命了。

一走入修炼,正如师父所说,人生的路就从新安排了,立即出现要债、还债,心性的考验,各种矛盾的冲突都出现了。我踏上修炼的路,病业关、物质利益关都过得比较好。虽然在法理上悟到了,并不等于没有这方面的魔难,因为生生世世业力的阻碍,每个同修都经过了这样的实修才走到了今天。学习大法后在极短的时间内,困扰我多年的疾病如膝关节骨质增生、腕关节神经压迫综合征、低血压、牙龈脓肿、甚至我二十多年前得过的肺结核长期服药,在清理身体时都从尿中把这些积存在体内的药物全部排出去了。所以在修炼的路上,无论出现多么严重的病业状态我都能过去,消掉病业提高上来。

举个过病业的例子:九八年七月的一天,周日深夜两点,我全身开始发痒,我想是蚊虫叮咬,不用管它,全身的疙瘩眼看着长,密密麻麻,几乎体无完肤,甚至在脚后跟、手指头、耳廓上、眼皮上、全身出疹,大大小小,大的有蚕豆大,手指头肿得象个小棒槌,奇痒难耐,全身皮肤又红又肿同时发热,我难受极了,又不知这种状态要持续多长时间。我每次过病业关时,都是一切随其自然,决不用任何有为的办法去减轻痛苦,因为我在师父讲到“真疯”的法理中悟道,为了让他快点偿还罪业,好返回去,把他的大脑锁起来,让他承受痛苦。我们是明明白白修炼自己,在消除业力中提高自己,都是好事,所以不用人为的办法减轻痛苦,可是这次过病业关太难受了,比疼痛难忍的多,我开始打坐,还真管用,一入静全身感觉不到奇痒难忍,就这样整整一夜,打坐、休息,再打坐,再休息,一直到第二天中午。

婆婆见我全身红肿,动员我去医院,我拒绝了,一黑夜没睡觉,中午迷糊了一会儿,婆婆叫我起来吃饭,我坐起来一看,惊得我目瞪口呆,就象做梦一样,全身皮肤恢复正常,好象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我一看表是中午十二点半,整整十个小时。下午我打着坐手捧着《转法轮》,看着师父大法像,热泪止不住地流啊,太高兴了。同时感谢师父的安排,我丈夫正好出差不在,免去了许多麻烦。同样的状态,五天后周五晚上又出现了,然后持续了三十六个小时后突然消失。因为有了第一次的体验,这次持续时间虽然长一些,但心里踏实许多,我感谢师父分两次给我推出这么大的病业,使关好过一些、晚上睡觉,我做梦床边放了一盆玉树,枯萎了,心想赶快给玉树浇点水,要不然它就死了,我瞅着玉树,眼前出现了奇异的景象,玉树好象突然退掉一层壳,变的郁郁葱葱,生机勃勃了,我明白师父点化我,经过全身脱一层皮似的痛苦承受,我的身体得到了進一步的净化,生命象玉树一样获得了新生,以后在我个人修炼的路上,再没有明显的病业出现。

物质利益方面,师父在《转法轮》中已经把我炼功人怎样对待失与得讲得非常清楚。所以在工作中,与人交往中,家庭中,各种利益受到不公正对待时都能放下,最明显的变化在工作中。我修炼大法后,领导提出要我调到新科室工作,明显工作担子重了,接触人员多而杂了,我清醒地认识到真是为了在复杂的环境中可以提高心性,可以修炼,是一个更好的修炼环境,所以我接受了这次调动,我当时想的是:我现在是修炼人,不求常人中的利益,不怕失去个人的利益,也不想求得别人给自己提供什么方便,我就堂堂正正的做好我的工作,没有后顾之忧,现在想起那些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利益冲突,还真是帮助我提高不少,按修炼人的标准,我应该谢谢人家。

我所担任的新工作是手术室的护士长,工作中我按照修炼人的标准,自觉抵制、纠正手术室存在的不正之风,尤其是现在各医院手术室存在的通病:收红包,吃请。因为那些科室主任往往又担任这支部书记的职务,我们大家都知道“某某党员的模范带头作用”实际是一纸空言,恰恰是担任了党政双重职务的人员,把手中的权力当作自己谋私利的便利条件,在这种环境中你不去同流合污,他们会拿白眼看你,如果不是在大法中修炼,还真做不到出淤泥而不染。我顶着外界的压力,走我修炼人的路,术后吃请一概不去,我虽然掌握着科里库房钥匙,库房内的物品一样不动,家里人需要打针输液做治疗,我交现金去买,不动库房内的一卷胶布,一个输液器,一瓶药,如果不修大法我是做不到的,利用工作之便谋私利已经司空见惯,甚至已经意识不到这里是歪风,修大法了,我们就是要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环境中净化自己,升华上去。

因为我是修大法的,所以在日常生活中碰到一些危险的事都是有惊无险。举两个例子:有一次我拿啤酒,酒瓶突然爆炸,啤酒流一地,瓶子粉碎,我觉的左半边脸麻酥酥得有点疼,当时我没惊没怕,心想炼功人没事,所以我没去管我的脸,我把现场收拾干净,然后用镜子照照脸,发现脸被玻璃划了几条道子,我也没管它,下午脸上的划痕就消失了。

还有一次炸鱼,油已经热了,正准备把鱼下锅,突然电话铃响了,我跑去接电话,聊了几分钟才想起油锅还烧着,跑到厨房一看,油已经冒烟了,我赶紧关火,心想今天没有师父保护,恐怕要发生火灾了,真是太幸福了。

谈道修炼的体会,可以总结成一句话:学法。因为精心学法,对师对法坚信不动。我跟上了师父正法進程走到今天。今后还会在证实法的道路上坦坦荡荡走下去,无愧“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这一宇宙中最高尚的称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