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急时刻坚定不移的信师信法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九日】从二零零七年的十一月十六日到二零零八年的正月十七日,我有一次非同寻常的经历,写出来与同修交流、共勉。

二零零七的十一月十六日,我丈夫被一大货车撞成脑开颅,伤势异常严重。两个小时之后我才得到消息。当我赶到医院,丈夫早已知觉全无,两腿乃至两脚冰凉。我当时想到救他唯有求师父。我很镇静的告诉肇事司机的妻子,别上火,他会好的,并又小声对她说:“大法师父会救他的。”

当我的丈夫被推入手术室的时候,我坐在手术室的门前发正念:解体一切利用我丈夫这件事干扰证实大法的乱神烂鬼。请师父加持弟子。我向师父表明,我丈夫虽然不相信大法,但他不反对大法,我保证他醒过来之后会明白真相的,会证实大法的。当晚的四个小时,我一直坐在手术室门口发正念。丈夫的妹妹来看到他的情况哭了起来,我告诉她和其他亲属,为了他能好,请不要哭闹,只请在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

以后的时间里,我每天在丈夫的耳边对他说:“大法师父救了你的命,你心里要默念法轮大法好。”

前十天,他一直昏迷不醒,我每天发正念,告诉丈夫默念法轮大法好。当时我顶着来自不修炼的亲朋的压力,不断调整着心态,默念:“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坐在病床前,不断的发正念。因为常人社会中的事情要符合常人社会这层理,所以一些具体事情(车祸涉及到的各种问题和肇事司机等)就让不修炼的家人去办,但我尽量的要求宽容对方。后来丈夫转院到另一家医院,家里人都不在跟前了,只有我和另外俩人一起护理他。这时丈夫还是不省人事,按一般病例,活下来也是个植物人了。但我信念很足:不允许旧势力、坏神用这事破坏大法弟子的修炼,我相信师父,相信大法,丈夫一定会站起来,一定要让世人看到大法的威力。

大夫、护士、很多患者、陪护人员都说,我对丈夫太好了,关心备至,一个多月的时间不管黑天、白天,总是坐在病床前。终于丈夫有知觉了,睁开眼睛了,能说话了。当丈夫醒过来时,我对他说的第一句话是:“大法师父救了你,你要天天念法轮大法好。”他说:“我知道,我念。”

有的陪护人员来问我:“怎么好的这么快?”我告诉他们:只有法轮大法能救人,你们大家都念“法轮大法好”,让病人也念。有的说:他昏迷不醒怎么念?我说,告诉他,他能听得到的,他心里是明白的。大法师父是最慈悲的,只要你们大家都诚心诚意的念,师父一定会让他好起来的。结果有的病人好了,家属来对我说:“谢谢你!”我告诉他们,要谢的是大法师父。

两个月后,丈夫好了,和正常人一样,奇迹!常人都认为是“奇迹”,我和丈夫就一起告诉人们,是大法救了他。以前不相信的、不以为然的同学、同事、亲朋好友、邻居都相信了。丈夫的经历,让人们亲眼看到了大法的无比威力。

顺便说一下:邪恶是无孔不入的。我体悟到大法弟子要时时刻刻把自己的一思一念溶入法中,否则,邪恶就会钻空子。

在丈夫清醒过来,还没有完全康复的时候,一些亲友就在他面前讲了一些他们如何出了力等等,丈夫也表示他的弟弟、妹妹、外甥等做的好,还和我发了脾气。我一时被常人心带动了,委屈、伤心全来了,心想一个多月没黑没白的坐在板凳上看护他,明明是大法救了他,却换来了这种结果,也就生气的讲了一些常人的理。这下麻烦来了,丈夫的状态马上又很不正常,而且他还告诉我:你前功尽弃了。我马上发正念,这时我发现自己陷入常人状态,于是马上归正自己,解体一切干扰破坏因素;我对丈夫说(实际我是讲给那些乱神听的):我按真、善、忍做人没错,我现在是做宇宙间最正的事情,按师父的安排在救人。我非常感谢亲友们在我们极其困难时刻对我们的帮助和支持,但是,你们抛来的那些垃圾我一件不接受。我说:我们该忍的忍,但大法也是威严的,不正确的东西我们也不能一味的忍让,那是纵容坏东西,也是不对的。这样一来,丈夫真正明白了,向我道歉,也给我讲了坏神给他演化出许多假相。

回到家,丈夫就给师父磕头,感谢师父的救命之恩,他真正懂了,只有自己真正明白大法才能真正被救度。

这两个月中,我时刻记住师尊讲的:“一个不动就制万动”(《美国中部法会讲法》),心里只有两个字:救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