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喊”我晨炼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七日】自从晨炼开始,遇到过的干扰不断,最近我突破晨炼干扰,否定人心和惰性,效果很好,个人体会,写出来,与同修切磋。

因工作关系,我每天1:00左右休息,有时会2:00。在网上,看到同修闹铃不断响,还是起不来的现象,我也有过,也曾经试过同修用过的所有方法,效果都不太好。但参加晨炼的决心我始终未动摇过。

我悟到:我是大法弟子,是师父的弟子,师父让我们做的,我就应无条件的做好,是正法的需要,要跟上正法進程,既然随师正法就不能掉队。我想我们为什么会被干扰呢,说明我们还有人心在,邪恶怕我们形成整体,形成整体能量场,它们会无处躲藏而被消灭,因此竭力来破坏,我决不承认它。

于是,每天睡前我都说:“师父!我是你的大法弟子,我就必须按师父的要求参加晨炼,若我起不来,麻烦师父叫我一声。”到了晨炼时间,突然有人打电话给我,一听是串线了。我马上悟到,是师父叫我炼功呢。但起来后,睡意没去,思想不够集中。

第二天,睡前,我又这样同师父说,并加上我要很清醒,很明白的炼功,不要犯困。果然同白天精力最好的时候炼功时一样,没有一点睡意。以后,差不多十几天如此。

有一天,临时发生一件事我要处理,大约2:40才睡。我知道是邪恶又在搞破坏,又企图不让我参加晨炼。我对师父说:不管我睡多晚,我都要起来炼功。师父,它们说了不算,我就只听师父的。此次邪恶的阴谋没有得逞。

以前,我一直有依赖心和人的观念,认为搞技术是男人的事,我只要会简单操作,够资料点上用就行了,多次有机会学,都错过了,总认为有其他人会就行了,何必浪费时间在这方面。

有一天,刻录软件突然不能用,我去咨询搞技术的同修,他对我说话特别不客气,认为这么简单的事还来问,很不耐烦。当时我心里有委屈,马上我明白师父在让我独立呢。我下定决心突破自我。当晚,我学到2:30才睡。睡前我有一念:我是为学技术,才睡的晚,只炼一个小时的功,该不为错吧,要不睡不好。便对师父说:“我只炼一个小时吧,师父不认为错吧?请叫我。”到04:50分时,突然有人敲门,说是找人,有当班的人马上说,他敲错门了,给叫走了。我一下惊醒,睡意全消。我一看时间立刻明白是师父又叫我晨炼呢。我静坐了一个钟头,很入静。

期间,还有盘不上腿的干扰。与同修切磋此事,同修说:“师父既然规定一小时,那就是一条标准线,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必须达到这个最低的标准才行。”我很认可同修所悟,我坚决否定它。当天,当腿滑下来时,我再拉上来,再掉再拉,最后单盘,我也坚持坐一个小时。

第二天我悟到我要全盘否定,腿痛的不是我,我双盘上以后,思想中就想:我就是要炼功。它们所做的全部不算。腿痛你痛吧,那不是我的腿。真感到我坐在一个壳里很舒服,外面的壳很硬但我不会感知,两天就突破了。现在双盘又正常了。从中,我体悟到炼静功时,一定要双盘一个小时,若差几分或不想坚持,很容易暴露出某个人心,从而让旧势力看到而钻空子,希望同修都能很严肃对待晨炼,做的更好。

师父的慈悲无处不在,每感及此,就表达不出“佛恩浩荡”而流泪。晨炼还在被干扰的同修,你真的做到信师了吗?真的相信师父就在你身边,看护着你,保护着你吗?

参加晨炼的过程,也是去除很多不同程度执著心的过程,也是坚强意志的过程。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就是金刚不动的神,我们就要紧跟师父救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