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闯难关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五日】信师信法就能闯过每一关每一难。下面是我信师信法闯过病业关的一次经历。

二零零六年九月的一天,我一个亲戚打电话叫我去喝他孙子的升大学喜酒。我想:好呀,这次去见见亲朋好友,欢聚欢聚,畅谈畅谈多好啊。

第二天,我早早起来做早餐。刚做好,突然腹部左边疼痛起来,越来越痛,越来越痛,痛得直不起腰来。我躺到床上翻滚,汗流如雨,衣服全湿透了,眼睛往里抠,看东西模糊。

我想,如我有漏,我按大法归正,不需旧势力干扰。我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大法弟子一切由师父安排,只走师父安排的路,其它的都是不承认的。我努力坐起来想发正念,但无法静心去做。我又拿起MP3听师父讲法。大概半个钟头,因为实在痛得太难受,又无法听下去了。于是我又向内找,从做三件事上去找,但未见好转。女儿在旁边为我着急。

从八点多一直到十二点多,我痛得真是够惨。儿子回来见此情形,就说:“去医院拍照拍照,可能肾结石。”这时我想起了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一句话:“炼功和真正修炼的,特别是这种状态,它不会导致有病的。”我决断的说:“我学这么大的法,宇宙根本大法,它怎么能结了石?不会,绝对不会,它结不了石。”

儿子知道我不愿吃药又说:“你不吃药就不吃,但是得去检查检查呀。”我心里明白,我是走在神路上的人,而他们是常人,他们怎么能检查得了我。

于是我对儿子说:“我是炼功人,他们检查不了我。”儿子说,“你怎么相信这东西?”他这一句话,使我震惊,我想,我已向他讲了大法的美好,他也早已退出恶党,怎么还说这种话呀?我心里向师父说:“师父呀,我一定要闯过这一关,让这些还未完全相信大法的众生见证大法的威力,从而得救啊。”

这时,儿子不停催促我去医院。我说:“我就不去!”他说:“不去怎么得好呀?”我大声说:“一会就好!一会就好!一定好,我师父就在身边,师父就在身边,师父就在身边!”我信心百倍重复着说。我又说:“你去做你的事,不要吵我。”儿子无奈,离开了我房间。

我爬起来,捂着肚子扶着墙壁,一边走一边检查错在哪里。来回走了几回,于是走到师父像前跪下,向师父诉说我做错的地方。又站起来伏在师父像前看着师父。我泪水不断流下,心里说:“师父啊,弟子不知错在哪里,请师父点化点化,我一定做好。”说了爬上床端坐,继续向内找。

我忽然想到,我去喝升学酒目地不正确,基点不站在法上,没有想到应以救度众生为重,只是想和亲朋好友欢聚,是重在人的情上了。刚想到此,剧痛忽然间从腹部,腰部消失,象有个人用刷子把此痛一下间刷去了。大约不够一分钟,痛感全部消除,从头到脚,全身一身轻松。

我向女儿大声说:“女儿,我好了,不痛了。快吃饭喝酒去。”女儿惊喜的问:“真的呀?”我说:“真的,是师父帮助啊!”我对女儿说:“这次饮酒,我主要是去救度众生的,到那里,你不要干扰我啊。”

于是两点半钟出发。我们先去向儿子报告我“病”好的消息,然后乘车出发了。一路上我不停发正念,很顺利到了亲戚家。刚饮过茶就向亲戚(外甥夫妇)讲《九评》劝三退。因他们受恶党毒害太深,对退邪党不爽快,说:“我有电脑,我自己搞退就是了。”我见他们这样,就给了他们一本《九评》,他们接了。我对他升大学的儿子说:“你去学校不要加入邪党啊,只做个好学生就是了。”他点点头。吃完饭,我又向其他客人讲真相。一会儿,几十个大法真相护身符被他们全部抢完了。这时我身体更轻松了。

回到家,我感觉非常舒服。晚上,我总结了一下当天的经过和体会。我的收获有:一、信师信法,一定能闯过每一关每一难;二、我深深领会师尊讲的一句话:“其实大法的威力比特效药还要特效。”(《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的确千真万确啊。三、我们无论做什么时候事都必须站在大法的基点上,站在救度众生的基点上;四、遇到磨难,都必须悟,向内找,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五、“只是悟到了还不行,要正念正行才可以。”(《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以上是我一次闯关的经过和体会。写下来和同修切磋,如有不足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