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九年修炼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二日】我1962年出生于一个农村家庭。父亲是工人,由于受中共邪党文革的毒害,对家人象陌生人一样漠不关心,我们兄妹几个都怕他,最好不要见他。我十三岁那年父亲患胃癌死了。所以在我的记忆中,母亲是个了不起的女性,支撑起了一个家,她正直、善良、勤俭、大方、温柔。由于这样的家庭环境,我比一般的孩子懂事要早,母亲虽然不识字,但她的教育方法很好,总是以理服人。我们家虽然很穷,但兄妹间情同手足。邪党文革中的读书无用论,对我影响也不大,但是当时读不到书。由于先天不足的原因,我从小身体不好,面黄肌瘦,人称“落脚瓜”。

随着慢慢的长大,我读书很好,因穷,读完高中就回村务农,没去考大学。后来,我自学完成幼儿师范中专的课程,以为我可以凭本事吃饭,就在幼儿园工作了。我在幼儿园工作了五年,命运之神把我推到了村委工作,在别人看来是好事,在我妈和我看来并不是好事,因为我们家人多不会奉承拍马吹牛之类的,可是人家定下来了我不得不去。到了村委,为了适应环境,能合群,我学会了搓麻将,跳舞,为了工作的需要,我学会了撒谎等等,因为不撒谎是办不了事的。每当违背良心做事后,心里总是不踏实。就这样在争争斗斗中,我心力交瘁,低血压60到80,心肌缺氧,胃病,肾亏脾虚,关节炎,神经衰弱,习惯性便秘。西医看不好,去看中医,中药吃的我自己会开方子,后来人家介绍某地“仙人”不错,我也去了,还是不好。有一次单位组织体检,结果发现我所有的人体的各项指标都比别人差,是先天的没办法治的。

由于单位人员之间排挤很厉害,我一直想另找工作,后来较顺利的找到一份销售工作,离开了为之争争斗斗了十年的名利场。我一下解脱了,心情好了许多,销售做的也很好,人也精神了,最最幸运的是我在拜访朋友时得到了法轮大法

那是九七年,因从没接触过修炼气功,我听了师父讲法带就知道要做好人,其他没听懂,由于对常人社会迷的太深,当时我想我一直在做好人。当时我把大法书、师父广州讲法录像带、教功带、法轮章都请回了家。我还是忙我的工作,朋友打电话来叫我看书,一拿《转法轮》就睡着了,当时就觉的奇怪。就是这样,师父已经管我了,九八年三月,我到港、澳、泰旅游,我戴着法轮章,不可思议的游遍了天上飞的滑翔伞,海底探险,过山车等也不觉的累,当时我就知道大法好。

九八年四月份,有人向我打听法轮功,我就跟他讲法轮功很好,我朋友炼了满面红光,一身病没了,我把师父的教功带给他。第二天,他说:“这功好,我要学,你带我去。”就这样,约好第二天早上骑半小时车到那里去学炼法轮功。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的人炼功,人也很好,很舒服。在回家的路上,我提出我们也在一起炼功吧。就这样我们的炼功点在师父安排和老学员的帮助下建起来了。

我们在一起集体学法,集体炼功,风雨无阻,我一身的病在不知不觉中好了,一天到晚不觉的累,开始向亲朋好友洪法。当时我们家就有八人炼功,炼功点上有老人、小孩、还有上班族,我们沐浴在师父的佛恩浩荡中。

在炼功点上神奇的事太多了,甲同修的父亲得了食道癌,被医院判了死刑,回到家里同修对他讲,现在只有我们师父能救了你,问他要不要听师父讲法,他说要得。因他父亲不识字,就天天听师父讲法,一点点老人好起来了,通过师父给他一次大消业,上吐下泻了好多血,吐出的血一大块带胞衣的整整有一大碗。后来坚持听法炼功,老人的身体完全康复。还有驼背的老人通过炼功把背炼直了。

大家在学法修炼中提高心性,互相交流,哥俩小同修在路上,被出租车撞了,人飞了出去,围观的人以为出人命了,把司机围住,结果小哥俩爬起来说:“没事”。司机开车就跑,回头看自行车被撞成了麻花。

为了洪法,我们又成立了新炼功点,第一天炼功,天上七彩的祥云那个好看都是从未见过的,大家知道师父在鼓励我们。到九九年“七·二零”,我们那里有三个炼功点了,就在大家利用休息天,集体大炼功等形式洪法,希望更多的有缘人得法。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了,我们集体炼功学法的环境被邪党破坏了。新学员来跟我讲:“过去我吃喝嫖赌没人管,我要修炼做好人,政府不允许,怎么回事呢?”我说:“可能政府搞错了”。

可是接下来铺天盖地的谎言,一下觉的“文革”又来了似的。我无法静心学法,我就抄了一遍《转法轮》。通过和同修交流,我们利用寒假的假期,到北京上访说明真相。我们先后被抓,我跟北京的警察讲,我们师父要求我们按真、善、忍去做人没错,法轮功是被冤枉的。大年初一我们被非法劫持回当地。邪党人员逼迫我在法轮功和中共邪党之间选择,我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法轮功,并在退党时,我讲了真相,我说法轮大法要求我们以真、善、忍为做人的准则,我师父要求我们修出“无私无我 ,先他后我的正觉”,现在电视、广播、报纸都在撒谎,诬陷,诽谤,造谣。我是亲身实践者,我修炼后一身的病没了,人也精神了。我们修炼人不杀不养,师父明确告诉我们自杀是有罪的。

后来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们顺利的开了几次学法交流会,更多的同修走了出来,上北京打真相横幅,发真相资料等。后来我被绑架,在看守所对在押人员洪法,讲真相,大家都能接受,有许多人跟我一起学法,还让我把法写下来,她们要学。其中有一个人,她背部发冷,我说你就盘腿打坐,人会热的。她说我要看到了才信。师父慈悲,晚上一个声音跟她讲:你看你看。她睁眼一看,我睡的地方全是光,她眼泪下来了,想叫我,看我睡熟了,就不叫我,早晨起来给我讲了这件事,她要学了,法轮功是真的。大家轮流炼功背法。许多人表示,出去后也要学法轮功,法轮功太神奇了,所以有这么多的人为了炼功不怕被抓,法轮功了不起。

我的修炼路也走了九年了,其中有荣耀,有耻辱,师父慈悲给我机会回到大法中来,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我会走好最后的修炼路,做好三件事,信师信法,跟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