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得大法 随师返家园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三日】我是九八年冬月得法的,那时的我正感冒发烧很厉害。刚开始那天,我想身体不好,跟着炼一些动作就能身体好,炼完功后我准备走,那家炼功人说:“嫂子,还有书呢”。于是,我就回来看那本带有师父小传的《转法轮》,看完后,我说:“真好”。那家炼功人说:“你觉的好就拿去看吧”。我看完第一遍就知道了什么是德,什么是业。从此以后,我每天都爱不释手的看这本书。晚上从炼功点回到家还要看一讲,白天没事时就给我的婆婆念《转法轮》,婆婆很愿意听,还说:“说的都在理,太对了”。

我从小体质就特别弱,感冒发烧那是经常的事,吃些便宜的药都不管用,妈妈说我蝇子尥蹶子你都能摊上,加上我以前不幸的婚姻,我出了很多毛病,经常是长出气、脾气暴躁,使我的丈夫有点受不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的脖子长的像男性一样,因为自己总是生气,我的两肋每日都撑着疼,看这不顺眼,看那特别烦,总觉的自己活的特别委屈。通过一个多月的学法炼功,自己的身体明显好转,不治自愈,而且走路一身轻,觉的活的有了希望,明白了人生的真正目地,所以起早贪黑学法炼功,按照大法的法理要求自己。性格改变了,家里的体力活也能干了,丈夫看到我的变化也非常支持我,婆婆看到我的变化特别高兴,还让丈夫给我买了录音机,我想婆婆不识字,她愿意听我念《转法轮》,于是我给她请了济南讲法录音带,从此我的家庭,每日欢声笑语,我们娘两个无话不说,从前不好的阴影一扫而光。

是这部伟大的佛法净化了我心灵的污垢。我觉的我太幸运了,我的修炼路是多么美好,就在我们家其乐融融,沐浴在大法无限法光的时候,邪恶血腥的镇压开始了。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是历史上最不寻常的一天,江氏集团利用国家一切新闻媒体、军队、警察血腥镇压法轮功,天都象塌了一样,我们都失去了这个集体炼功的环境。我们村子有两家人都是炼功人,我只要去哪一家都有无数的眼睛看着我,背后都有人议论我,但无论怎样师父教我们走的是最正的路,我和同修说:“这条路,谁不走我都要走到底的,而且无论时间长短”。我的心情非常沉重,但坚信我们走正路没有错,做好人永远都没有错。

七月十九日,我在去北京途中被截了回来,是乡里一位乡长和乡派出所警察把我从县公安局接到派出所。在途中我向这位乡长、警察洪法,我说法轮功是教人修心向善、做好人的好功法,我们遇到什么事情都用“真、善、忍”去衡量,向内找自己哪里还没有做好,他俩都默不做声,我一直在给他们讲,那位乡长最后说:你先别说了,上边明天对你们法轮功要有个说法。这样在乡派出所我呆了一宿,第二天上午我就回来了,也就是“七·二零”的当天,我走到家里正放电视,说中国政府取缔法轮功。就在当天晚上我又去了炼功点,刚到那里派出所来了好多人,说让我和炼功点的同修拿着《转法轮》这本书到派出所去问话,到了那这些警察都翻了脸,瞪起眼睛,吆三喝四,所长看问不出什么,这时来了一个大个子警察,膀大腰圆,上衣也闪了,示意我不说就打我,问我上北京是谁联系让我去的。我说不知道,连问好多遍,我还是说不知道,这时有几个警察说你们法轮功都这样,一直审到深夜,也没问出个所以然来。

第二天把我和那位同修放回家中。从此以后,一有风吹草动,派出所警察就到我们家骚扰,看看去北京没有,有时签名,有时还让按手印。在二零零零年正月初六,我们十一个人因看师父讲法录像带,被村长、村书记给举报了,在县看守所拘留一个月,罚每人一千元钱,饭费三百四十元。有一年快到农历小年,我们邻村有一同修决定去北京天安门广场打横幅,证实大法,我知道后也特别想去,终因家里没人只有孩子没有去成,我每天帮这位同修发正念时“法轮大法好”就在我的喉咙边,一边发正念,一边流眼泪,我觉的到天安门广场喊“法轮大法好”是我们亿万同修的心声,觉的自己没有到天安门广场痛痛快快喊一嗓子,感觉特别憋屈,就这样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一直看到师父的《北美巡回讲法》,我的心才慢慢平静下来,知道了在哪里都能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所以我走亲访友,遇到我认识的人、不认识的人把我学大法身心受益无穷的事情讲给他们听,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千万不要听邪恶的谎言,一切都是栽赃陷害,都是莫须有的罪名。

二零零二年的十月一眼看就要秋收了,就在九月二十六日晚,县刑警大队、乡派出所十多个警察来到我的家,進屋后不容分说就象土匪一样翻这翻那,房顶、小箱子、灶炕、缸、碗架等,还把丈夫在外打工给我写的信都看了一遍,最后在我装被子的组合柜里发现了我的炼功带,还有《转法轮》,这回好象找到了所谓的证据,他们都说:把她铐上。我说:我学大法身体好,家庭和睦,邻居们都知道,这本书你们也都看过(因“七·二零”时就把我的书上缴了)。这时一个人说:我是县刑警大队的,你今天必须到派出所去一趟。有的警察说:给她铐上。我们家就我和孩子在家,婆婆在县内陪读,丈夫长年在外打工。把孩子吓的哇哇哭,我说:妈不去,妈不去,明天给你买鞋去。因孩子十月一在学校演节目,警察说把他们家人找来,本村村民不一会就把我大伯哥(我丈夫的哥哥)找来了,我说我不去,我又没犯法。大哥说去吧,到那说说话就回来,这样我被带上警车,孩子撕心裂肺的嚎啕大哭,我在车上想人民警察为人民,而这群警察却没有人性,比土匪还猖狂。车到派出所门口,有个警察把我的书和炼功带送了進去,而后上车径直给我送到县看守所,在那里整整被关四个月。期间乡里的派出所所长周宝军去了两次,问我还炼不炼,说不炼花两钱就出去了,而且孩子还那么小。还有一次他拿着一张纸单,对我说:这是送你到马三家教养二年的决定书,你花两钱我帮你说说话你就出去了,你就别炼了。我坚定的说:炼,而且一炼到底。他气呼呼的走了。在看守所里的同修都特别为我高兴,在那里我和同修们切磋,虽然我们做的不好,但他们也不配考验,铲除迫害、干扰我们的一切邪恶生命和因素,这里不是我们呆的地方,还有多少众生需要我们去救度,一切你们都说了不算,还有八天过年我出来了。

回来之后才知道家里为了我,几个妹妹、二伯哥他们凑了一万元钱给办的取保候审,二伯哥为了我披星戴月、低三下四去找所长,而这位所长周宝军根本就不理睬,好象没有这个人一样,后来二哥又去几次,拿出三百元钱才肯说几句话,为了我,我种的花生、白菜婆婆不知给送出去多少走人情,我回来之后,面对孩子、婆婆、家人也知道她们为我承受的太多太多……我清早起来炼静功,婆婆特别害怕,说她现在听到门口有汽车声就以为是警车,孩子跟我说:妈,你不在家时,我和奶奶(一只眼,七十四岁)上看守所看你去,警察不让见,我奶奶就说带我到城内大塔底下,求佛祖保佑我老儿媳妇平安回来。

刚回来时我很不愿意和同修接触,心想:师父啊!我就修这么高了,我不敢再想以后的事,我只能到这了。又过了一阶段,逐渐的和同修有了接触,看看书和《精進要旨》,我坚修大法的心是任何力量、任何人都改变不了的,但我时常有很重的怕心。

通过学法我越来越坚定,越来越清醒,多学法、发正念、讲真相和同修发真相资料。我们这的村子和村子之间少说也二三里地远,而且我们不落下每一个空白区,临走时,我们都发正念清理所到之处另外空间干扰我们救度众生的一切邪恶生命和因素,每次发真相资料,天气特别好,一点风都没有,我知道是慈悲伟大的师尊在呵护着我们,让所有看资料的人都明真相,从而得救,我悟到发送真相资料的过程也是我们修炼的过程,去各种人心的过程。一次我在去远处村子时,心想孩子醒了怎么办?那晚我想了三次,我们回来时已经凌晨三点多了,孩子问我你干什么去了,我大便三次。我知道是我的人心促成的,平时她晚上是不出去的,一觉到天亮。还有一次去发真相资料,别的村子已经做完,还有点资料我们决定去那个小村子发,我想那有我的亲友,给他一个小册子吧,可是我不知怎么把“法轮大法好”的传单给他家了,完事以后我悟到救度众生不能有分别心,对众生应该一样看待。那时我们发真相资料,一路发正念,有时步行,有时骑自行车,有时坐车,在一路上默念《洪吟二》。

记的我和同修刚到一个村子,村口边停了一辆轿车,车灯照的很远、很亮,我和同修说:大婶,把东西拿出,咱俩就从这走。这样我们坦坦荡荡拿着资料就从车灯前边走了过去,当时我们没有害怕心理,我和同修说咱们做证实法的事,必须基点摆正,别怕有人心,但你自己得抑制它,用神念战胜人念,不让它起作用。

几年来,我们经历了风风雨雨、坎坎坷坷,我深深知道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肩负的责任重大,使命重大,我们是不执著世间得失的大法修炼者,人世间有什么值得我们留恋的?《九评》问世后,我更加看清了共产邪党的本来面目,破坏文化、破坏传统道德,没有人性,是共产邪党把我们可贵的中国人变成这样,残暴无知,没有道德规范是可恶的邪党把我们中国人推向了这万劫不复的深渊。

我走亲访友,找我的同学,让他们知道真相,退出党团队,选择自己美好的未来。我丈夫的亲友很多只要他们哪家有事我都主动前去,为的是讲清真相,丈夫的大舅是老共产党员,有一次我俩说前去看看,从家临走时,我给他舅清了场,到那之后,说了几句话,我便直接了当的说:大舅,现在老天灭共产党,退出共产党老天保佑你,神佛保护你,起个名字就退了。他说那好给我退了吧!我给他一个大法的护身符说:大舅,给你一个护身符带上,大法的师父是保护所有好人的。老人家连说:谢谢,这可是好东西。有一年丈夫的老姨办六十六大寿,我说提前一天去,丈夫说:好象你亲姨了,哪你都去,我知道你是干啥事。我说:啥事?他说:你那好事。临走时,我给他清了场以免他干扰我讲真相。老姨婆三个儿子、儿媳、孩子我都给退了,二儿子是村长,我说:小二你是一村之长,村里的电线杆上贴有“法轮大法好”单,你千万别让人撕,做了不好,善恶有报,共产党贪污腐败,你也没贪没占,老天灭的是共产党,但是你是它的一份子,也是老天惩罚的对像,只是心里退了就保平安。就这样他也退了,还告诉我:嫂子,加点小心。丈夫说我:你真是的,不放过任何机会。所以两边的亲友几乎都退了。我的同学见到我之后说你现在咋这么能说了。我知道这是大法赋予我的智慧。跟我一般大小的姐妹们说:跟你在一起说话,心里真宽敞,什么事情都不愁。

一天清晨起来,“心中有法天地宽”这句话打入我的脑海,只有我们大法修炼的人才能有这样洪大的心怀。只有平时多学法,遇事无条件的向内找,精進实修,不论遇到多难的事,只要想起师父的话,你都能很轻松的过了这一关,而且坦坦荡荡。今后我要更加珍惜,为我们救度众生存在的每一天,跟上正法進程,多学法,发正念,讲真相,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最后我用几句话作为我的结束语:

人世浑浑千万年,喜得大法莫等闲,
救度众生重在肩,兑现誓约了洪愿。

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还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