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好法,不被集资者的乱法言行所干扰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一日】尽管《明慧周刊》多次发表大陆大法弟子曝光各地区打着各种旗号、以各种名义在大陆大法弟子中集资的文章,尽管明慧编辑部一再发出通知,明确指出这是乱法行为:“坚持这样做的就是被特务所操纵和利用”,盘锦地区从二零零五年以来一直在这么做的集资者却全然不顾大法弟子的劝告,又开始了集资,宣称“只有师父是在正法,大法弟子是在证实法。以前是为海外大法弟子证实法拿钱,不是‘集资’;现在是师父正法需要钱。”“现在是有一部份从高层次上下来时跟师父签过约,发誓以拿钱这种形式助师正法的弟子钱还没有拿,或者有的还没有拿够,得补上。你立下的誓约不兑现,这可不是小事,下场比江××还惨。”集资者还声称曾经跟师父签下这个誓约的大约有几千人、集中在大陆的几个地区,云云。

在他们所集资金的终端掌握者(工作、居住在六、七百里之外的另一个地区的学员),也就是发誓能将集资款安全送达国外大法弟子手中,“经常出国并能见到师父”的人被邪恶“国安”绑架、百万元集资款落入邪恶手中之后,他们不但不反省自己的行为,反而把责任都推到别人身上。当明慧编辑部禁止在大陆大法弟子中集资的通知发表后,集资者说“明慧编辑部里有特务”,甚至说,“师父给那么多学员文章评注,为什么没有给一篇反对集资的文章写评语?这还不明白吗?”以此证明集资是最对的,证明自己“在明明白白的修”。

以往集资,他们没有规定具体钱数,几百、几千、几万,集资者说有的“精進的”把卖房子的二十几万元都拿出来了。而这次是“兑现自己的誓约,每个人得拿够两万”。有的弟子上次拿过一万,现在说手里有七千都不行,得拿够整数(一万),因为在以前整体上拿钱时,是拿钱多的学员把“签约”了但没拿或没拿够的人的钱给垫上了。并且要求截止在三月十五日之前。

集资者把自己“悟”到的一部份有缘人(即“签过约”该拿钱的又能听话往外拿钱的人)召集到自己家,断章取义的学了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中“旧势力在抑制,它们觉的呢,这样你们才了不起,在这么困难的情况下你们能证实法,了不起,树立了威德。所以旧势力在邪恶的干扰着我正法,干扰着大法弟子证实法,也左右了世人对大法的支持,死死的挡着社会的资金来源”这部份,加强游说和误导。

有同修问集资者“你开功、开悟了吗?”、“你圆满了吗?”、“你的天目开了吗?”、“师父给你打电话啦?”、“你见过师父吗?”其回答都是否定的。“那你是怎么知道这些‘师父说的天机的呢?’”集资者说是师父法身的点化和自己从上面师父的讲法中“悟”到的。

其实在去年那位集资款的终端掌握者遭到绑架、集资款被邪恶截获之后,我地区的集资者就多次组织为其以往集资拿过钱的学员去六、七百里地以外的大黑山拜唐王像,给庙里的唐王像集体上香(庙里有各路神、佛塑像,庙里的大和尚不准单独给唐王像上香),以此形式去“发正念”“营救”被绑架的同修,“请师父和众神加持”,他们向学员宣称大黑山“不是一般的山”、“大黑山的水是全世界最好的水,谁喝谁治病”等等,以此蛊惑学员坐着火车、汽车三番五次的驱车前往参与。有的学员甚至自己都说去过无数次。

修炼的大门是敞开的,谁都可以进来,但进来的人也是良莠不齐、道德水平差异很大的。如果不真修,或者长期执著心不去,就会忍不住搞出种种干扰内部、败坏大法名誉的事端。集资者证实自己、显示自己的心极强,跟着参与者法理不清,如果不立即停止,继续发展下去,只能更加误己害人。

集资者这样长期(从零五年持续到现在)、大范围(涉及几个省)、大量(钱的数额大,一次损失就百万元)、锲而不舍(不拿出钱来就劝说不止)的向一般学员(这些学员要么靠工资、要么靠退休金、要么靠最低生活费生活;有的是买断工龄的,有的是家属,有的甚至是迫害开始后至今未走出来不知还修不修的)集资,并且是钱的去向不明,没有安全保障(事实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又“不能问”,这是师父在讲法中已经定死了不能做的。

大法是金刚不动的,原则就是原则,不会象常人中的事情那样可以随意变通,绝不象集资者所认为的“师父这些话(指集资)不能明讲,不能跟所有人讲,得自己去悟。”这是对师父的不敬,是在用人心看待师父与大法,谈不上“信师信法”。

至于“签约”集资,与谁“签约”?师父在《清醒》这篇经文中说:“作为学员,你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一定不是个简单的事情。旧势力对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们的东西,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旧势力的安排在做。”

而关于集资者所谓的那些学员的“签约”的说法,则更是乱法。那么集资者这么明显的乱法言行为什么竟然能干扰、迷惑其周围的学员呢?还是学人不学法。这些学员认为集资者在邪恶迫害刚开始的时候就能走出来证实法,在拘留所里表现的很坚定、悟的“高”、“师父不讲都能悟到”、修的“高”,因此很愿意听其“悟法”;时间长了,形成了什么事情都要先找、先听听此人是怎么“悟”的习惯。直至今天,这些学员还对其集资的这些悟“法”信而不疑,而且真的不向“没签约”的弟子“泄露天机”,为自己“是跟师父签约的弟子”而欢喜,为自己在截止日期前“到哪儿去弄这笔钱呢”而苦恼,为自己能拿出钱、能“完成任务”能“舍”了而释然,却根本不去对照师父讲给弟子的法,想想这是不是邪悟?是不是自招干扰?

另外,想到师父“修内而安外”的法理。提醒能看清集资之乱的学员,尽管别人不对,也要尽量静下心来找找自己,看自己是否被这些纷乱现象带动了,动了心、动了气、动了情,都表明有要去的执著。自己先放下执著,才能更加平静理智的修好自己,才能使这个环境中多一份更强大的正念之场,更好的起到稳定的作用。毕竟邪不压正,但正的不够足,邪气就不能自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