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义县部份大法弟子遭迫害事实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五日】

1、村干部强行住我家监视我

我是辽宁义县大法弟子,通过修炼大法身心受益。然而九九年七二零,江氏流氓集团疯狂迫害大法弟子,我进京证实法,被恶警绑架,关押在丰台体育馆一夜,恶警们不让睡觉。然后把我绑架回义县,关押在义县看守所。一个多月后,恶警们到我家拿走五十元钱和一些物品,并向家人勒索八百元钱,没给任何收票。

在此之后,恶警们把我绑架到村上非法关押三天放回。另一次村干部马广军及四个恶警到我家抄家,马广军还强行在我家住一宿监视我。以后邪党徒们多次到我家骚扰,给我和家人造成了严重伤害。

这就是邪党所标榜的“和谐社会”,望善良人们慧眼识破邪党的伎俩,快退出其一切组织,选择美好未来。

2、我家经常遭恶警骚扰

我是义县大法弟子,喜得大法身心受益,然而九九年七二零,邪党迫害大法,我进京证实法,到承德被恶警们绑架,非法关押在电影院,然后被绑架回义县公安局镇东派出所,恶警董建华非法审问我,逼我放弃修炼。

二零零零年,董建华等人又到我家骚扰,被我拒绝。

二零零一年,城关乡窦松带人到我家吓唬我的亲人,说了很多不好的话。这就是邪党徒所做所为。

3、我被非法拘留,七岁孩子无人照顾

我是辽宁义县大榆堡镇大法弟子,九九年春喜得大法,身心受益,家庭和睦。

可是九九年七二零邪党迫害法轮功,我为说真话进京证实法,在半路被截回,被非法关押在镇政府、派出所办的班,逼迫我们写保证书,我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不听,并把我送到义县拘留所,非法拘留半个月,我七岁的孩子无人照看,不能上学,只好寄养在亲属家,直到我的亲人交一千二百二十五元保证金,才把我放回来。

在以后的几年中,每到所谓“敏感日”,当地政府官员、派出所警察不断骚扰我,不是办洗脑班,就是向当地政府报告,使我和家人在精神上各方面受到极大的伤害。

我们修炼大法并没有错,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然而江氏流氓集团疯狂镇压,目的是把世人推向深渊,随邪党一起遭殃,我劝那些至今不明真相的人们,快快清醒吧,不要盲目追随邪党,明辨是非,为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好的未来吧!

4、义县公安局恶警恶行

我是义县城关乡大法弟子,我九六年得法,因为在此之前,我身体多病,尤其是有肾病,此病例非常少,十万分之一吧,也不好治疗。在九五年左肾切除,九六年右肾也发病了,正这时我喜得法轮大法,炼了不到半年,身体所有病都没了,这是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亲人们看见我如此的变化,大多数也走进了修炼中。

可是九九年七二零邪党迫害法轮功,因为自己亲自受益,我进京证实法,把大法美好告诉所有的人们,没想到却遭到绑架,把我绑架到义县公安局镇东派出所,恶警才广有非法审问我,并且被关押一宿。

九九年十月二十二日,我又去北京证实法,结果恶警们把我绑架回义县看守所,非法拘留四十三天后被勒索一千三百元钱放回,钱当时给政保科科长杨玉祥,没给任何凭据。(杨玉祥已遭恶报死亡)

二零零二年六月二十日晚十点三十分,镇东派出所所长许大志带八名恶警到我家非法抄家,抢走了《转法轮》书,当时恶警们要绑架我,我丈夫和他们急眼了,他们一看企图未得逞,说明天上派出所签个字,我也没搭理他们,这样他们灰溜溜走了。

二零零二年六月份,义县公安局恶警们把我弟弟强行绑架到锦州教养院,非法劳教二年,因为教养院内一名同修正念走脱,义县公安局恶警们伙同锦州教养院恶警们到我家骚扰,遭到我抵制,最后我告诉他们善恶有报,他们灰溜溜走了。

二零零四年,义县六一零、政法委、公安局等邪党部门要办洗脑班,地点在义县党校,我和另一位功友被抓到洗脑班,我们坚决抵制,并且讲真相,当天下午我们就回家了。

以上是几年来遭到邪党的迫害,主要告诉世人快觉醒,退出邪党的一切组织,选择美好未来!

5、邪党恶徒先绑架,然后就敲诈

我是义县大法弟子,九九年我喜得大法,得法不久,以前的高血压、尿道炎、脑血管供血不足的许多疾病不翼而飞,感觉到无病一身轻,红光满面,精神饱满。

九九年七二零邪党疯狂迫害法轮功,当时,我被义县义州镇西南街居委会的人员骗去街道,去了之后,他们就不让我回家,逼迫我写保证、不进京,强行洗脑,由于当时学法不深,给自己修炼路上留下污点,至今想来后悔不已。

二零零一年八月,义县公安局几名恶警在凌晨非法闯入我家,强行把我绑架到义县拘留所,非法拘留,恶警曾多次到我家非法敲诈,恐吓我的家人,结果我丈夫害怕,被勒索五千元钱,钱当时交给政保科张彦复,无凭据。

回家后,街道和镇西派出所经常到我家来,监视、骚扰我,并不断施压,我不为所动,这么好的大法,我一定坚修到底,永不放弃。

6、义县公安局镇西派出所恶行

我是义县大法弟子,九八年喜得大法。说起来太神奇了,修炼后身体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多种疾病(脑炎、嗓子肿、鼻炎、妇科病、胃出血、肾炎等)不翼而飞,我活了这么大岁数,从没体会到无病一身轻的状态,特别是心性上的升华,使我真正明白了人活着的意义,就是返本归真。

九九年七二零邪党迫害法轮功,我百思而不解,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让学了,我要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告诉所有人,一直坚持着自己的信仰。

二零零四年初,我发真相资料,救度世人,被镇西派出所恶警杜强绑架到派出所,杜强等人拧我的胳膊,打我脸,让我跪着,给我戴手铐,嘴里还骂人,我真不敢相信如今的警察变的如此下流无耻。由于我不报姓名、拒绝签字,他们把我绑架到义县看守所非法拘留,我绝食抗议,由非法关押十五天改为一个月,最后到劳教一年,把我绑架到马三家,因体检不合格,马三家拒收。这样恶警又敲诈我丈夫三千元钱,无任何手续,钱当时给李春雨、王占林他们,然后放我回家。

回家不久,恶警们又两次到我家骚扰,抢走了师父的经文、像片和光盘。

就因为我修“真、善、忍”,坚持我的信仰,却遭到了如此的迫害,给我和家人带来了很大伤害。今天,我把这些事实曝光,是让世人知道修炼法轮功都是好人,立即终止迫害。修炼人没有敌人,只希望所有参与过迫害大法弟子的人,快快醒悟,不要因一时的利益毁了自己,赎回自己的良知,记住“法轮大法好”,退出邪党的一切组织,选择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