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去执著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九日】前一段时间,三件事都在做,不算精進,也没有懈怠,可是,总是不能从根本上解决自己目前停滞不前的状态,师父在最近的讲法中一再提醒向内找,自己也在找自己,平时也觉的严格要求自己,可是总是没有质的变化。今天,通过与妻子交流,彻底认识到了自己执著心的根本所在,写出来供有相同状态或执著心的同修参考。

一、彻底否定执著心

自己平时觉的对自己也严格要求,一思一念都要求自己在法上,每动一念都能意识到自己的执著心所在,可是却总是去不掉,其实这里面有一个根本的执著心,就是在遇到执著心暴露的时候,就想:这是我的执著心,我要去掉它,在以后遇到它暴露的时候就要排斥它,修掉这个心。从表面上看没有错,可是其中却隐藏了一个问题,就是自己给自己的执著心提供了生存的空间和时间,问题出在哪里呢?就是这个“以后”,自己认可它从现在到“以后”的生存空间,使它这段时间内得以生存,而自己定的这个“以后”又是一个无限期的“以后”,因此造成这个心总是去不掉。意识到任何执著心时,就应该马上否定它,马上解体它,不给它提供继续生存的空间。

二、去掉掩盖执著的心

当同修指出自己的执著心时,总是说:“这些心我都能意识到,我也知道,我也在去”。其实话里包含着一种不愿接受同修提出的意见,用另一个心来掩盖自己的执著。说这话的本身就是自己执著心的暴露。

妻子讲了一个苏东坡的故事。一日,苏东坡自觉修持有得,什么都牵动不了心了,趁兴写了一首诗“稽首天中天,毫光照大千。八风吹不动,端坐紫金莲”,让书童把诗送到江对岸的金山寺佛印禅师那里去,佛印禅师看过之后在下面写了一个字“屁”,让拿回去给苏东坡。苏东坡看后非常生气“我已经修的这么好了,看破了红尘,常人间的什么都不能动了我的心,而你却说我是‘屁’”,心里忿忿不平,过江去找老和尚理论,可老和尚已经走了,留下一个纸条“八风吹不动,一屁过江来。”我听完后的第一反应就是觉的自己已经没有苏东坡的那种愤愤不平的心理,张嘴就说“你们说我的时候其实我也没动……”,说到半截,“什么心”三个字还没说出口,就想到自己有时还会因为同修的几句话把握不住心性,就急忙刹车了,感觉到自己真是很好笑。道理都说的非常清楚了,自己还在为自己辩解。总觉的对“用掩盖来掩盖自己的心”这句法理已经悟到了,但在实际中却如此差劲,在住口的那一瞬间,为自己抱着执著心不放而深深羞愧、哽咽。

当自己认识到自己的根本执著后,从内心感谢同修妻子帮我走出了这个误区,感谢师父无时无刻的关心和爱护。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