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执著 走好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九日】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很荣幸有机会在这个正法时期与同修在此交流我的理解和经历。我希望离开这个法会后,我们大家都对自己的角色和如何更加努力做好三件事有一个清晰的认识。我理解到,做好三件事是我们修炼、证实法以及做好大法相关工作的基础。师父慈悲的给我们指出了我们的哪些执著需要被修去。

为了揭露迫害和救度众生,我在为大法弟子办的网站修改翻译的文章。我最近发现了一个深藏的执著,这个执著几乎伴随我一生。当我刚开始修改文章时,我记的当时在想,这是一个简单的工作,我不知道做这个工作和修炼有多大关系。

在修改文章时,我有时会感到不自在。这样几次下来,我意识到我有一个执著显示出来了。当一个执著暴露时,我通常能够分辨出来,因为这时我无论做什么都不会顺利,而且我感觉到与这个执著相关的业力在冒出。在向内找和试图理解自己做事时的心态后,我找到了执著,这就是,我脑中充满了追求的想法。当我修改文章时,在我思想中,我追求着快速将它们完成,这样我就能够做下一个项目。当我回首我的一生,我意识到这个看起来不大的执著影响了几乎我做的每一件事。在学校里,我总是第一个完成一个测验或是读完一本书,而我似乎总是没有耐性的做完一件事就想着开始另一件事。我发现这个执著也影响到我学法。虽然我总是努力一天学一讲《转法轮》,但是在读书时,我总会看看还剩下多少页才读完。当我读的一讲比较长时,我就会有不耐烦的思想产生。我总是过多的想如何把手上的事情做完,而没有注意做事的质量。我开始对修改同修写的文章时的不佳心态感到耻辱。我感到当我匆忙修改一篇同修用心写成的文章或一个在劳教所中残忍酷刑的故事时,我是多么的自私。我于是立即改变我的思维方式。现在我无论做什么,我会专注的尽我最大能力将它做好,而不担心结果会是怎样或要花多少时间完成。现在,我发现事情進展反而更加顺畅了,而且我工作的质量和我对所做事情的认识得到巨大改善。现在我在学法时,我以较慢的速度和更平稳的心态去读,我可以感受功在包裹着我,并净化着我的身体。与以前相比,我现在能够更深的理解无求而自得的道理。

最近我开始理解到个人修炼的严肃性。在和一个老学员交流时,他说到一件事让我真的开始思考。我已修炼一年半了,我告诉他我在如何学好法、如何对付睡觉不足和如何改善总体修炼状态上提高不大。他在回应我的话时说,他讲到许多新学员在谈论如何改善他们个人修炼状态和如何更加精進的方法。使我感到惊奇的是,他说虽然他修了这么多年了,他有时还会陷在做事的习惯之中,而没有太注意到他的总体修炼状态。他也看到同样的问题出现在其他老弟子中间。我同意这些老弟子中有许多人忙于不同的证实法项目,他们没有在学法和炼功上花足够的时间。在对我们的谈话作進一步思考后,我想探讨几件事情。我也注意到我自己具有相同情形,即当我忙于证实大法项目、或工作、或学业时,我的学法、炼功和发正念就会陷入一个机械的常规之中。

在社会中修炼,是我们修炼与救度众生的最好机会,但这种修炼比起远离尘俗、到深山老林修炼要困难的多。我认为,我们除了必须直接面对日常生活所产生各种执著的干扰之外,由于生活忙碌,我们最容易掉入一种错误的陷阱:把神圣的学法、炼功、发正念当成是一种例行公事,就好象处理日常工作一样,存在着做完就了了一桩事的心态。

我在学法时认识到,人的言行一旦形成了观念,就很难接受新的观念。那么我们对修炼是不是已经形成一种模式?我希望每一位老学员与新学员,经常反省下面这几个基本的问题:「我每天学法,是不是真的都溶入到法里面?」「我每天固定四次的发正念,如果遗漏之后,是不是会补发?」「我对自己的修炼状态是否满意或满足?」师父一再强调以讲清真相与证实法来救度众生,但是面对相对应的天体,我们别忘了自己的修炼、学好法、去掉执著,这些都与救度众生有关。

我们别忘了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谈到的个人修炼问题,师父说:「修的不好就会淘汰很多生命,那么等你圆满的时候,等你归位的时候,你会发现当初对你寄予无限希望的那些生命被淘汰的非常的多。那么在这个宇宙大穹中,你代表的天体很可能就是残缺不全的,无数的众生被淘汰掉了。」

我知道如果我真的了解师父这话的意义,我一秒也不敢懈怠。人在迷中,人的思想与执著经常会显现出来,即使是一些微小的执著,我却常常忽略,这是多么严肃的事情。我最近想起在芝加哥游行时,与一位女同修谈起一件个人修炼的严肃事情。我们谈到我们努力要去的执著。她说她正想办法去掉对食物,尤其是对巧克力的执著。她说最近做了一个梦,一直解不开这个梦是什么意思。在梦中,她坐在咖啡厅,等着一杯热巧克力。此时一位男学员走到柜台后面帮她准备热巧克力。看样子这一杯一定好喝极了。男学员端上热巧克力,她喝了一口,男学员就拿走,自己也喝了一口,然后告诉她:「就因为你刚喝了那一口热巧克力,有许多人在一场火车灾难中死掉了。」接着她看见火车失事的景象,死了很多人。她把这件事情说完,我忽然警觉到师父是在引导她。即使是最微小的执著,也会使众生失去回到宇宙天体的机会。我们如果不能去除这些微小的执著,象贪睡、贪图安逸、贪图美食等等,在我们進入下一个法正人间时期,大量的生命会因此毁灭。听完她所做的梦,提醒我应该认真的去掉执著。

刚修炼时,我对修炼有许多误解,也不了解什么是法轮大法。即使到现在,我仍然在克服我当初对修炼的误解。在得法之前,我在社会上奋斗,我觉的我们的社会越来越偏差,许多人追求物质利益与虚伪的表象,令我觉的很难过。我不想拥有金钱与财产,学校毕业后,我无意谋求阶级地位或找个好差事。虽然我進的是一个有名的艺术学校,但我觉的对我没用。我想退学,卖掉所有家当,到修道院去过日子。许多朋友都觉的我有一点问题,因为我想谈的尽是宇宙、轮回、来生、修炼等问题。

我现在了解那是一种欢喜心的表现。渐渐的,我越来越了解修炼人在社会扮演的角色,我应该以行动来证实法。我以为我已经修正大多数我在人群中的言行,因此不再想这些事情。在常人的社会,不管是在工作上或是在学校,跟人交谈时,我充满忧虑与困难,我甚至说话时结结巴巴,觉的非常尴尬。我不了解,因为在修炼前,我是个心直口快的人,从来不觉的与陌生人交谈有什么困难。即使我向内找,我从来没真正发现我的心性有什么问题。后来,师父给了我一个非常重要的暗示。我哥哥最近开始修炼,他在我的住处过夜。那一天他刚从音乐会回来,而我坐在书桌前写报告,他進屋来说:「喂!我们真该谈一谈。妈妈觉的你快疯了,她一点都搞不清楚你的行为,她把它归咎于法轮大法,觉的你学了法之后快要变成和尚了。」

我听了觉的非常惊讶,因为我以为我最近对我们母子的关系处理的不错。我知道所有状况的发生不是偶然的,因此我向内找,自问是否已经去除所有的欢喜心。突然间,我发觉心中隐藏着的问题。我反省自己与别人相处的言行,我发现自己仍然隐藏很浓厚的欢喜心。跟别人交谈时,我变的非常自以为是,觉的如果不谈法轮大法或揭发中共的迫害,其它的话题都很无聊,我就没有兴趣谈。别人问起我过的怎么样时,我就说我是多么忙于讲清真相,忙于作证实法的相关工作。我忽略了别人对我的行为会有什么看法,但更重要的是,我忽略别人因此而对大法会有什么不好的看法。我忘了我是生活在常人的社会中,我不应该表现的象个和尚似的。在许多地方我都没有去掉真正的执著,我所去掉的只是它的表面。此外,常常有许多朋友邀请我参加聚会与派对,但我都尽量逃避。

认清并开始清除这些执著,就象是从肩上卸下了许多重担,在人群中我不再焦虑紧张,我了解到只要我心中保持正念,常在法中,走出去与朋友交往是件好事。第二天我打电话给我妈,我们谈了很久,我对我的行为向她道歉,并解释这是我自己对大法的误解,实际上法轮大法不是这样教我们的。我哥哥还读法轮大法中有关欢喜心的章节给她听,让她了解师父对我们的期望。我现在更努力与朋友、家人交往,让他们真正了解法的庄严。我感谢师父帮助我发现这么多不干净的执著心。

我的修炼之路走到现在,回首往事,觉的自己有许多進步。我知道我仍然有许多执著心要去除,象是自以为是、自私、贪欲、安逸等执著。我感谢师父让我看见自己的执著,使我能一件一件的去掉。我还有很多地方都做的不好,但我知道,只要我继续好好的学法,做好三件事,在这条艰辛的修炼路上,师父会继续引导我前進。我相信不管前面的路是怎么样,只要坚信师父与大法,师父就会带我们回家!谢谢大家。

(二零零七年美中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