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古今生 只为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五日】慈悲伟大的师尊好!各位尊敬的同修好!

我是一名二零零三年初得法的弟子,在网上通读过师尊的所有经文之后,走入了正法时期大法修炼。风风雨雨中,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走过了五年多。今天,能够站在法会这个神圣的殿堂上,和大家一起分享一下我的得法修炼过程,我感到非常的荣幸。

相比起很多同修,我算是路途比较平坦的。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壮举,也没有什么催人泪下的故事,有的只是在师尊的教诲下,平平常常的救度众生。

得法之前,我一直在追寻着生命的意义和宇宙的真理。也许是生命中佛性一面的体现,冥冥之中我知道宇宙中是有真理的。可是究竟是什么,我不知道。上大学之后,图书馆里有很丰富的资源,两年的时间里,有空我就泡在那儿,了解我所能想起的一切文化。但似乎也没有找到我想要的宇宙中最高的真理。

二零零二年,我被派往国外学习。在那个学校的中文图书馆里,我看到《在长春辅导员法会上讲法》和《法轮大法义解》,读过之后我发现里面讲的东西很深刻,并不是象我们原来在国内媒体上所看到的宣传。于是我就想上法轮大法网站想多了解一些。那天我记的特别清楚,阳光非常的灿烂。我在计算中心的电脑上打开了《转法轮》。看了第一段,我的心跳就“怦怦”的加快了,简直抑制不住的激动,瞬间我明白了,这才是我一直在追寻的真理。我花了半天的时间把《转法轮》通读了一遍,读的过程中,泪水经常是忍不住的夺眶而出。读完后,我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弟子要做大根器之人。”

之后,我花了几天的时间,按时间顺序通读了师父的所有经文。那些天真的是象师父所说的,象火箭一样往上窜。随着我往前看,心的容量不断的扩大、不断的扩大,我终于明白了自己来在这个世间的根本意义。我把师尊的全部经文打印出来装订成书,把所有的音像资料下载下来请别人帮我刻成光盘准备带回去。就这样,我走入了正法修炼。

从此以后,我只有一个信念,救度众生,证实大法。我总记着师父的一句话:“我经常讲一个人要是完全为了别人好,而没有一丝自己的目地和认识,讲出的话会使对方落泪的。”(《精進要旨》〈清醒〉)今天来在世界上的人,都是等着我们去救度的,尤其是我们自己身边的还有那些曾经与自己结缘的众生。首先我开始向我身边的国外的朋友们讲真相,通过邮件和面对面的交流,告诉他们大法被迫害的情况。联系上当地的炼功点后,我可以拿到一些真相资料,于是开始向大陆邮寄真相报章。跟国内的朋友和老师通电话时,我也告诉他们我在国外了解到的情况。那段时间我抓紧一切机会学法,因为我知道回国后面对的情况,需要我打下坚实的基础。但我并不担心会被迫害,因为师尊早在二零零一年底就讲过了:“我告诉大家,现在所有剩下的能够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就是我们学员自己的原因。”(《各地讲法二》〈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

得法四个月之后,我回国了。回去后首先就是跟专业的老师和同学讲真相。我出国之前是所谓的预备党员,回国后按照规定要写所谓的思想汇报。我就把我在国外所了解到的大法被迫害的情况写上。每周开例会的时候,还有班里开班会的时候,我也从各种角度谈到对大法的迫害。

我们老师和同学们都很惊讶。但他们一直很信任我,他们也知道我是为他们好。即使这样,管学生工作的老师还是经常找我谈话。每一次谈话,我都把它当作让他们听真相的机会。我给他们看我带回去的真相光盘,所以他们也都明白了,但出于替我的安全考虑,他们还是希望我不要炼功。我们专业以前曾经就有一名研究生因炼功后来无故失踪再也找不到了。记的最后一次,那位老师跟我说,如果你还继续炼法轮功,将取消你的博士生保送资格。我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跟他说:“不管你们怎么对待我,要让我放弃大法是不可能的。这是我一生追寻到的真理,是我一生的意义所在。您以前器重我,是因为您觉的我有一颗为国为民为天下的心,可是我告诉您,法轮功是中华民族的希望所在。只有法轮功才能让今天的中国变好。如果为了法轮功,需要我放弃什么,我没有什么犹豫的。您看着办吧。”说着说着,我自己的眼圈红了,那位老师的眼圈也红了。从此以后,再也没有过劝我放弃大法。

从国外带回的真相资料很有限,回去之后开始没有条件也不知道怎么做资料。我就自己写了一封公开信,大概讲述了大法的历程和迫害真相,加上师父的经文《我的一点感想》(那时还没有意识到不应该把师父的经文这样去张贴和散发),打印出来去复印店里复印。然后到教室分发或粘贴在一些公共场合,比如公园里面。每学期开学选课的时候老师们会在各个教室介绍自己的课程内容。于是我在前一天晚上把真相资料放在各个教室的课桌里和讲台上。第二天我去那边看看效果怎么样,去的路上就看见一个学生从教学楼出来拿着资料聚精会神的边走边看。那时候我有一个好朋友也和我一起做这些事情。

回国的时候我带回去几张真相光盘。后来我就学会了自己刻光盘。现在还清楚的记的那时候要赶在过年回家之前刻一批光盘带回家乡而连续好些天晚上独自呆在自习室里一张一张的复制的情形。因为那时自己也没有电脑,刻录机买回来是装在学校给我们用的电脑上。

刚回去的时候,国内一个同修也不认识。后来我想在迫害之前国内那么多学员,在学校里肯定还有吧。于是我就在心里跟师父说:师父让我认识一个同修吧。几天之后,我去办公楼,一位女老师跟我一起進电梯。我就听见她哼一首曲子,那不是《得度》吗?我问她:你哼的是《得度》吗?她就明白了,我们就这样认识了。

我有一个朋友的中学同学也炼功,朋友就介绍我们认识。后来各种各样的机缘,我们又联系上了各大学里的一些同修。随着条件的不断改善,我们成立了稳定的学法小组。我们每个人都是一个独立的资料点,可以做各种各样的真相资料。

我救度众生、证实法的环境主要就是在大学和附近的地方。做好真相资料,我们就到学生宿舍楼里去发,因为资料有限,不能每个宿舍都发,我们就隔几个宿舍发一些。学校里自行车很多,我们有时也直接放到自行车筐里,或者放到教室和图书馆的课桌里。有时也给发到老师们的信箱和办公室里。

在大学里另一个常用的方式是在课堂上以提问的方式讲真相。校园里讲座很多,各方面的都有,听的人也很多。在这里讲真相,一方面能够使真相信息传递到听众,一方面也可以引发大家的思考和谈论,加强整个区域那个正念的场。记的有一次何科痞去讲,我想这不正好是机会吗?我去了那个讲座,整个过程中,我一直对着他发正念。后来提问的时候,我问他说我听说他是罗干的姐夫,他受罗干的指使挑起“四•二五”民众上访事件,直接导致法轮功被残酷迫害,问他是不是这样?他听了好会儿没说话,后来说了一句:“法轮功参与政治”。讲座结束后,我和一些学生跟着他一起走到他停放电动自行车的地方。我拿出一张真相光盘给他,告诉他:“希望您能看一看这张光盘。我想告诉您,法轮功不参与政治”。他没有说什么,但是收下了。边上的两个同学问我:“你为什么这么替法轮功说话呀?”于是我就跟他们一起走了一段,讲大法的真相。他们明白了真相,后来我们成了好朋友。

这件事情过后,其实那时我心里还是有些不稳,有点担心会不会引起什么麻烦。我告诉了其他同修这件事情,让他们帮助我发正念。过了两天,我经过校门口的时候还真发现门口停着一辆警车,心里有点忐忑。但一想,大法弟子堂堂正正讲真相救度众生,怕什么。也许就是自己担心的那一念不够正才招来了表面的干扰,自己求嘛。我就边走边对着警车发正念。接下来几天我还经常特意从那儿经过,去发正念。几天之后那警车就走了。表面上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还有一次课间休息的时候我到外边遛跶遛跶。经过旁边一个教室,发现国家宗教局局长叶某某在给学生讲国家宗教政策。我想,这不正是师父把我领到这儿来讲真相吗?于是后半场我就在那个教室,边听边发正念。最后提问的时候我站起来跟他说,我们很多同学在宿舍里都收到过法轮功的真相光盘,我们也看了,里边列举了很多的证据说明天安门自焚是栽赃嫁祸,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的。我们也知道我们中国有很多事情是很难说的。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们真心的希望他们作为国家的官员而且是高层官员,能够体察民意,真正为国家和百姓着想,为中华民族的未来着想,从新来审视这个问题。叶某某听完之后,嘀咕了一句:“也只有在这个学校才有人敢提这样的问题。”其实,这是大法赋予弟子的勇气。

这种方式的影响有时都在我意料之外。二零零七年的时候,因为一些事情我在BBS上跟一位同学联系,我们互相做过一些简单的介绍之后,她说她对我有印象。我很奇怪,就问她什么印象。她问我是不是三年前在某一门课上讲法轮功真相的那名同学。听到她这么说,那一刹那真的很感动,也更加明白了一切众生都为法而来。那门课是一门全校的通选课,四、五百人一起上。事情过去三年了,我自己都忘了却还有素不相识的人记的。

我们也收集大学里的电话和邮箱地址传给明慧网,配合海外大法弟子讲真相。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国内国外的同修协调起来效果更好。对于迫害案例也是,更要及时曝光出来,抑制邪恶。

有一次,一位同修在长途汽车站被查出来随身携带了《转法轮》和真相光盘而被关押到派出所。他被强行铐在铁椅子上很长时间,手腕青肿的很厉害。虽然后来他父母找关系还被勒索了几千块钱之后把他放出来了,但派出所还是扬言要再找他谈。回来后我们拿相机把伤处拍下来,并将迫害经过及派出所的电话传给明慧网,希望海外大法弟子声援。后来,那个派出所再也没有找过他。

二零零四年底的一天晚上,我和那个同修一起出去贴真相不干胶。没过多久,一辆城管的车停在我边上,两个人下来把我拦住了拉進车里。他们知道我是大法弟子,就给“一一零”打电话。还说抓到法轮功有很多奖金。我一边发正念清除他们背后的邪恶,一边给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我们讲真相是为了救度众生,也包括他们,还跟他们聊天消除了他们原来对大法的一些误解。后来他们被感动了,打电话给“一一零”说不用来啦,我们人多他们拦不住,我们已经跑了。然后他们又开车把我送到安全的地方,还告诉我哪里可以贴,他们不管。过后,那个同修告诉我,当时他在马路对面,后来跑到天桥上,看见我们那个车刚开走不到五分钟,“一一零”的车就来了。回想起师父讲的“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不管与众生以什么样的方式相遇,都是救度他们的机缘。

师父在《美国首都讲法》中说:“所以大法弟子就要救世人救众生,你们在常人社会中开辟了很多救人的项目,做了很多类似于常人社会的活动、看上去类似常人的事,但是出发点与目地不同。”

这几年来,我做过家教,做过志愿者,协助过学校学生工作,组织过商业调查,也组织过大家出去游玩,也曾帮助朋友创业,甚至自己也曾在校园里卖过东西。每一次活动,我都会接触更多的众生,都会救度更多的有缘人。因为我们的基点就是要救度众生。不管在哪里,我始终铭记着师尊的教导“具厚德而善其心,怀大志而拘小节”(《精進要旨》〈圣者〉),处处要求自己体现出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无私无我的风范,让我所接触到的众生都有机会能够得救。因为我们知道,万古的磨炼,就是为了今天。

我平时总是随身带着一个书包,书包里装着一些真相资料。不管走到哪里,看时机合适,我就发一些资料。因为我知道,不管我去哪里,不管表面上我在干什么,背后真正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那里需要真相,那里的众生需要救度。我们所遇到的一切人,都是我们要救度的对象。而在各种环境下,我们也都能遇到可救度的人。

有一位作家,我曾经买过他一本书,是关于反思文革的。几年过去了,我也慢慢淡忘。后来,我在校园外面的街道上又看见了他。我跟他聊起以前的缘份,送了他一本《九评》,他也同意了声明三退。

有一对在校园里流浪的母女,曾经在学校BBS上很受关注。有一天我在买东西,她们走到我旁边。我先问她们需要什么帮助。接着向她们讲真相,最后她们同意了声明三退。之后不久她们就离开了。

有一次,我们参加一个大型宴会,宴会的主要人物是一位高官。我觉的他也是我该救度的。后来吃饭的时候我给他敬了一杯清水,并写了一首诗送给他,希望他能弃暗投明,辞旧赴新。他开始很惊讶,但是后来他不仅没有为难我,反而主动送了我一张他的名片。

我身边的一些人都觉的我交游广阔,三教九流什么样的人都接触,朋友很多。有些人觉的我交际能力很强,可是只有我自己知道,那不是所谓的交际能力,那是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使命。其实以前我是一个很沉默寡言的人。

作为大法弟子,我们知道,我们今天来到世间的使命就是救度众生。只有救度众生,这才是实实在在的,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事情。有些老师多次跟我谈话,明白真相后和我建立了很好的私交。有些老师跟我说,你现在是学生,老师和同学都在保护着你,将来你出去工作怎么办啊?我告诉他们,非常谢谢他们的好意,我一直相信一句话,吉人自有天相,但不管什么环境,我们都应该做我们自己该做的。其实我心里知道,“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按照师父的法去做,一切都会为大法弟子的事开路的。

有个同学很不理解,跟我说:“我真不明白你炼法轮功那些老师为什么还对你这么好,什么好事都给你。”我告诉他:“正是因为我炼法轮功他们才对我那么好!因为他们知道真正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在这样的压力下还能够坚持自己的信仰,还能够坚持正义,在他们的眼里,是可造之材,是中国的希望。而大法正是教我们做这样无私无我只为别人的人。”那个同学也知道大法被迫害,可是他不相信神佛,不相信有报应,有时会说一些对大法不敬的话。从那以后我就没听他再说过大法不好的话了。

回顾五年来的历程,乍一想,平淡无奇;细一想,点点滴滴。而每一点滴里,都溶入着师尊的慈悲和众生的期盼。闭上眼睛,很多情景一幕幕的就浮现在眼前。打坐时腿疼,默念着“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就能坚持下去;深夜出去发资料,记着“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洪吟二》〈正念正行〉),心中就有了无限的勇气;面对邪恶时,“立掌乾坤震 横空立巨佛”(《洪吟》〈大觉〉);一筹莫展时,想起“修炼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 万事无执著 脚下路自通”(《洪吟二》〈无阻〉),就从困境中看到了希望;悔恨绝望时,躺在床上静静的听着《普度》,任由泪水肆意的流淌,心里背诵着“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洪吟二》〈别哀〉),于是又从新爬起来。想起这些,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泪水已不知不觉的滑落。

同修们,今天我们救度的众生依然有限,尤其是在中国大陆。让我们在这最后的时间里更精進,让众生都能够感受到那即使一走一过中来不及说话都要留给他的慈悲。因为,师尊对我们是如此的慈悲。

谢谢师尊。
谢谢和我一起走过风风雨雨的同修们。
谢谢所有的大法弟子。

(二零零八年美国加州洛杉矶法会心得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