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榆树市国保大队绑架迫害我的事实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七日】二零零七年入冬,我与同修刚拿点真相资料要走,就被榆树市国保大队警察包围、非法拦截,警察跳下车来抓住我们三人肩膀恶狠狠的问:包里是什么?石海林、齐力等人把我们拽上警车,强行从我衣兜搜到钥匙直奔房子开门,石海林、齐力等人把我们三人拽上警车拉到公安局,其余警察开始翻东西,拿象机乱拍、乱照,翻了两个小时,把东西扔了一地,找到几本书,还有点真相材料拿回公安局。

国保大队警察一边问,一边骂,问我们材料是哪来的,想去哪里去发。我说我们所做都是好事,是为了救度你们,救度老百姓才这样做的,是最正的最善的事,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我问警察:“你们知不知道榆树这小地方打死多少大法弟子了,三十多个”,他们说不知道,没有象你说的严重,没有那么多,在劳教所迫害死的他们不知道也不承认。我说:“如果当地不把大法弟子送劳教,判刑,他们能死在那里吗?这些人的死能说与你们无关吗?”警察不吱声,我们告诉他们:我们没有犯法,是你们在迫害好人,迫害好人是要遭报的。警察说他们不怕,急忙把我们送进收容所。

第二天国保大队来非法提审,问我材料是哪来的,我不回答,一直发正念。警察说:“你要不说,我们把你拉到长春去审,到那看你还说不说,不说也得说,不能象我们这样对待你们,到长春看那儿怎么收拾你!没有人再惯你”。我说:“不就是死吗?我早就放下了”。警察说我没有人味,亲情都没有了,还通知我家亲人说我要死。

第三次非法提审,国保大队、610办公室、政法委人都来了,问我书是哪来的,威胁说:想不说话、顽固不化就给你判刑,最少8-12年,你可自己想清楚,到时别后悔,这可不是开玩笑,也不是吓唬你;然后装模作样的误导说:你看别的大法弟子敢做敢当,敢说真话,真令人佩服,你是怎么修的?连真话都不敢说,你还是修炼人吗?如果讲出真话我们会宽大处理,为你说情,把你快点放了,我们有的是事,没有时间陪着你。

第四次非法提审,国保大队把我家人找来给我所谓的“做思想工作”,让我快点说(资料来源),说些污蔑大法的话。我一直发正念,警察看这一招不好使就走了。

又过几天国保大队又来了,把我们三人叫出去说:“不追究你们三人刑事责任了,因多方面原因,但必须劳动教养,二年,一年半,一年”,让我们三人签字,我们没签,警察说“给你们机会你们不要,那就判刑,你们可别后悔”,问我们还有没有啥说的,我们说没有犯法,我们坚决不签,警察就走了。

非法拘留到期了,国保大队又来了,说放我们三人回家,结果石海林又把我骗到拘留所寄存,他把劳教通知单往我兜一塞,过几天再送劳教。因为我们绝食好几天了,身体虚弱总是躺着,拘留所看我身体这样,打电话给国保大队让赶快把人抬走,这儿不留。家属到国保大队去要人,说人都有生命危险还不放,人要死了我们家属不会放过你们。有的警察说,明白明白他们把人放了,遭这个罪干啥。结果家属无奈,给管事的头送了5千元钱。(2004年被迫害时,家人也给这人送5000元钱,结果照样劳教。)

国保大队、派出所送我们去劳教,国保大队出二辆车6个警察,把我们俩从拘留所拖出来,用脚踢我的腿,推进警车里,手向后背着扣上手铐,弯着腰坐在车里,喘不过气来,手铐扣的很紧,手麻木冰凉,没有知觉,有时还要吐,全身冒虚汗,要休克的感觉,只想下车。到长春黑嘴子劳教所,那里管教不给检查身体,问我们以前有过什么病,我说我有肝炎、心脏病、肺病、腰病。劳教所警察对榆树警察说:“到外边医院去检查,哪个医院都行,把检查结果拿回来再定。”国保大队警察把我们拉到省劳改医院检查,肺部拍片,抽血化验肝功,做心电图,医生说我心脏偷停,心肌梗塞,这人危险,还说我有糖尿病,警察让我过来躺在床上,直接给我打氧气,挂上三个吊瓶,一帮警察围过来测血压没有,心脏不跳,国保大队警察问医生,他这种状态还能挺多长时间,医生说明天过不去。国保大队警察一看劳教送不进去,人还有生命危险,就叫家里马上来人。国保大队的人说:“这人交给你们家了,有啥事别找”,就这样把我放了。

后来,国保大队叫家属去算帐,送我们劳教去了二辆小车,车费、饭费、检查费,还有其它费用,叫家人交一千七百元钱还说少,还有个警察说:今天不收,应该拉回来缓一缓再送劳教,多么邪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