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撒谎蒙警察”想到的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一日】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不配合邪恶的迫害当然是正确的,但是我们所做的也得符合法对我们的要求啊。有的学员被查出真相资料或新经文时,不但不能用正念否定迫害,当警察盘问是谁给的时,还回答其问题,甚至用撒谎的办法蒙警察,说:“自行车篓子里拣的”,“门口奶箱拣到的”,“谁放的不知道”等等,以为这样能糊弄过去,以为这样能保护做资料的同修。有时好象是骗过警察了,这样学员更加认为“撒谎蒙警察”是对的、是个办法,并且互相传、互相学、互相影响。

我们认为不能讲假话,但是对邪恶的讯问我们不回答,这些学员往往又说:“跟邪恶讲什么真话呀”,以此来掩盖自己的执著和人心。而真碰到事情时,这样的学员往往都做不好,轻易就把同修出卖了。不久前多个资料点就是这样被破坏掉的,多名做资料的同修被抓坐牢,而出卖同修的学员谈到此事时并没有多强的内疚和负罪感,更令人担心的是他们对如何保护好同修这一问题没有重视,不从做人的道德和修炼人的心性的角度看问题,甚至交流不下去。

我曾有类似“撒谎蒙警察”的做法,我也能体会到这些学员想保护同修但又对自己没有信心的那种痛苦的复杂心态。但是同修啊,我们是大法弟子,我们碰到的一切不都是修炼的问题吗?讲假话符合真吗?出卖同修是善吗?是不是我们去不掉自己的怕心和执著啊?是不是我们需要修到金刚不动的那一步?我们所遇到的魔难是人对人的迫害吗?我想这些问题都需要我们认真对待,而这些问题法中都有解答。

迫害大法的这些年里,我们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都存在着对法坚定不移、不背叛大法的问题,存在着不出卖同修的问题。我和其他学员一样,很长时间内都面临着保护做资料同修的“难题”。在很长一个阶段,我通过学法、背法,修去自己的怕心,强调自己是大法弟子要放下生死,要做到金刚不动,一次次去掉怕心,做到越来越不怕,越来越能够坚强、坚定,越来越能够坦然。与那些修得好的弟子比,我有很大差距、不足,可是我觉得这不影响我向大家谈谈我对这个问题的想法。

对于“撒谎蒙警察”这一问题,首先、可以肯定的是这是常人的观念,不是神的正念正行。第二、这样做的学员往往是在魔难中想不到师父、想不到法的,或者是想到师父、想到法了,但是不能守住这一正念,或者是想到师父了,但对师父一词的认识不是大法弟子的正念。例如在魔难中,有时我们想到师父,但是把师父当成一个常人,想到的是“师父在美国,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呀?我见不到师父呀,师父能帮我吗?”,而不是认为师父是救整个大穹的、伟大的、无所不能的,想不到师父就在身边,想不到谁也动不了我,想不到即使在魔难中也都是我们伟大的师父说了算、决定一切。

第三、没有认识到我们所碰到的一切魔难是修炼中的事,有我们要修的内容。即使是正法修炼,即使是走师父安排的路,也有要修的东西啊。师父不是告诉我们:“修炼嘛,那就不要被困难吓住了。不管怎么样,再难,师父给你的路一定是能走过来的。(鼓掌)只要你心性提高上来,你就能闯的过来。”(《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也就是说走师父安排的路也是要修心的,怕心和各种执著都应该去掉。

第四、没有认识到正法修炼要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没有明白怎样才能否定旧势力的迫害。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安排都是以毁灭众生为目地的,迫害大法弟子的安排不是以修去大法弟子的执著心为目地,而是抓着学员有漏不放、瓦解式的考验,毁掉大法弟子的本身就是毁灭众生,同时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面临的也同样是毁灭的下场,所以作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们要破除旧势力的安排、否定一切迫害。可是采取人的办法能达到正法的目地吗?

我们得修去怕心和各种执著,用金刚不动的正念,用神的正念正行去否定旧势力,破除一切迫害。我们能修出来,也一定能修出来,因为我们走师父安排的正法之路,师父安排的路当然能修出来。

第五、有相当一部份学员有一个强大的后天观念“我什么都能放下,我就是怕过不了关”,这个结毁了很多人。怕过不了关这句话的真正含义是怕过不了酷刑的关。怕过不了关这句话还隐藏着纵容邪恶使用一切罪恶手段的意思,因为在中国大陆有一种意识:警察干了什么打人、折磨人的事,那是没办法的,只能默认,其实这是旧势力通过党文化强加给中国人的,我们大法弟子也受其毒害,使我们想不到这些是我们正法弟子需要彻底否定的内容——为什么允许酷刑加身呢?事先就应该正念足的不让这些坏事插進来。

既然没想去证实法,当然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这个关过不去。这是多么的危险啊!那时候心里没有法,没有师父,只有常人。

如果我严格用法来指导自己的修炼,认真修自己,什么时候都能想到师父,想到师父告诉我们的,想到师父决定一切,想到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和责任,有什么能挡住我们呢?大法弟子在风风雨雨中走到今天了,让我们用神的正念正行走好正法之路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