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想要开明慧学校的大陆同修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十四日】明慧学校,多么神圣的四个字?我甚至觉的这是师父的一个心愿。不过在当今的中国大陆,到底适不适合开明慧学校呢?如果开了算不算错呢?经过了半年的风雨,经历了半年的沉浮,让我感慨颇多。

一九九六年我得法,那时候我九岁。从小跟着爸爸妈妈学炼动作,提高心性。迫害开始之后由于爸爸妈妈都很坚定,让我这个十二岁的孩子也从未对大法有过一分动摇。记得那是二零零二年的春天,我们这里开了一个大法小弟子交流会。那是我第一次看到除了阿姨叔叔爷爷奶奶们,原来小弟子也有这么多。我们一起背《论语》,讨论着谁可以背多少《洪吟》。然后大家一起发正念。记得一个天目开着的同修,发完正念说:大法小弟子发正念的时候,师父笑的合不拢嘴呢。那时候的情景我至今还很怀念,每每想起那时候的精進,很是让我欣慰。

对于孩子,也许和父母在一起的日子最为温馨,可是邪恶往往却会毫无顾忌的破坏。二零零二年七月份,我们一家被恶警带到了公安局,之后爸爸妈妈就被迫害。师父很慈悲,把我安排到姐姐家里,姐姐家里条件不错,并且也是同修,所以我一直也没在法上落下。不过没有父母在身边的日子,没有家的感觉我也可以体会到。记得后来一个同龄的小弟子对我和W说:没有家的感觉,你们知道吗?当时我笑了一下说:咱们仨,应该都知道吧?不过比他们两个,我倒是幸运的多。不仅有家,更重要的是有法。而他们没有家的时候,却离开了法。

不幸总会过去,乌云也不会总遮着太阳,二零零七年爸爸妈妈回家了。一起回来的还有一个美术很专业的老同修。老同修找到爸爸,说让我和他学美术,学雕塑、浮雕。爸爸在狱中知道这位叔叔的本事,也知道他对大法的坚信。爸爸说:在监狱里,有四个恶警轮番打他,后来其中的三个恶警遭报死了……那时候我刚好高中毕业,很自然的就和他学了美术。后来又认识了个做教育工作的S同修,他帮着租房子,买电脑,联系孩子。再后来到了零八年,由于旧势力的间隔,S同修和这位美术专业同修发生了不快,然后美术专业的同修就走了。S同修在另处租了个大房子,接来了很多我们城市附近市县的小弟子。

在这期间,我看到了一些关于大人、孩子以及学校的一些优缺点。说出来和同修们交流。有不对的地方希望同修们慈悲指正。

先说存在的一些问题,这里孩子们年龄都从十多岁到二十出头,有男孩也有女孩。不可否认,现在的孩子们都很早熟,我觉的要好好学习一下关于去掉情与色的文章,并且要经常学。不过也许这里的大同修出于情面,好象不太好意思学这方面的文章。我觉的这颗心对这个年龄的孩子来说,是最应该打好基础的时候。这样,邪恶什么时候也抓不住这个把柄,那会少很多很多的麻烦。

这里很多孩子好久没有学法了,来之前很多孩子不学法,不炼功。来了现教的炼功动作。大家一起通读《转法轮》。这无可厚非是大好事。不过我觉的老同修应该告诉孩子们在学法的时候一定要严肃,绝对不能嬉皮笑脸的。

学校当然不是为了赚钱,不过在要维持学校的正常开支,以及孩子们吃住。没有钱也的确不可以。所以这里收每个孩子每月五百元,其中包括学费以及吃饭等一切费用。说实话五百元一个月的确是不多。不过对于这些市郊的孩子,对于这些如果在家是可以赚钱的孩子的家庭来说也不能用轻松来形容。所以我觉的,那对于这个年龄的孩子来说,一定要有真东西教才可以。学法炼功,这就好比文化课。那这么大的孩子也一定要教技能课。所以如果没有或者技能课还不成熟的话,就不要弄。否则的话,刚开始还可以,时间稍微一长,那么孩子们心就会出现浮动。如果可以,最好可以让孩子们一边学习技能并用这个技能可以在课余时间实践来赚钱,解决学费问题。

大人的心。首先啊,个人觉的,S同修和美术同修的出现间隔,到分开,再到互相指责。这就存在很大的漏啊。同修之间应该是互补的。应该协调好,并且不管存在着什么问题,都不能互相指责。

后来S同修也出现了一些心。一旦可以左右这个学校命运的人,对这个学校的什么东西产生了心,那就危险了。其实从S同修和美术同修出现间隔,互相指责的时候,就已经危险了。那时候旧势力就已经盯上了,并且已经有借口了。如果承办学校的人再有什么心(欢喜心,名利心,显示心),孩子们又不是特别的正,那真的就太危险了。

说了这么多学校存在的问题,那是不是这个学校办了就一定不对?不应该办呢?

来这里的很多孩子,在家里妈妈追着说学法也不学,哄着让炼功也不炼。在这里呆过回去之后,早上起来和妈妈一起炼功,看妈妈学法一起跟着读书。这些小时候跟爸爸妈妈一起学法的孩子们,长大之后不学了。到现在能从新回到大法中,我觉的不管从哪方面来说,这都是大好事。

没有家的孩子,来这里如果可以有的吃,有的喝,并且可以有法学,那绝对是大好事。有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父亲被迫害致死,母亲在监狱中关押。在这里可以有个避风港,可以学法,那这不是好事吗?但是也绝对不要说,这样是好事,那就找一个这样的孩子当招牌。而真正需要的孩子来了,却因为没钱而不收。我知道,学校本身也没钱。不过可以先留到学校里面,然后让有条件的同修每月出多少钱来管这个孩子啊?你不能说把还有人管的孩子弄来当招牌,真的需要来这里的孩子,却因为没钱而不收。这个心多么的不正啊?还有,这个学校的目地到底是什么呢?不就是要管这种父母因为被迫害而没人管的孩子吗?

很不幸的告诉同修们,在我写这篇文章之前,这个学校被邪恶发现了。孩子们都没事,大人也没有抓到谁。不过通过这个事,所有的当事人是不是应该想一想,到底是哪颗心漏洞如此之大,以至于让已经微不足道的区区旧势力给钻了这件本来是大好事的空子?事情发生之后一些同修很生气的说:从一开始我就说开这个学校不对。如何如何。我觉的事情发生了,我们要找自己有什么不对,然后安慰当事人,让他从这事中找到心提高上来,而不是一味的指责。

而且想告诉还对这里依恋的孩子们,这个学校已经没了,你在这里修炼的阶段已经过去了,就好象日历一样,翻过去了,不要产生对这个学校的执著。

那么在如今的大陆开明慧学校对不对呢?我个人觉的,一定要量力而行,不是谁都能开的,也不是什么地方都能开的,而且以目前大陆的这个形势,最好是别开。我希望个别已经开了的同修,能从新考虑考虑是否要办下去,至少可以借鉴一下我提的建议。在大陆目前的迫害环境下,大法弟子安全稳定的做好三件事至关重要。如果有其它办法让大法小弟子正念更足(比如普通的集体学法),是不是不更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