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一家三口的修炼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十四日】我们一家三口都是修炼人,开创一个不受邪恶干扰的家庭实修环境是我们做好讲真相、救度众生的基础。邪恶开始迫害大法时,璇璇刚出生不久,我和妻子都先后走出来证实大法。邪恶的迫害使我们都失去了工作、住房,我还被邪恶非法关進劳教所。璇璇两岁多时,妻子带着她流离失所。尽管如此,大法始终在我们心中,妻子不忘教小弟子学大法。三、四岁时,璇璇就能跟着大人通读《转法轮》,《洪吟》背的比大人还熟;发正念也很认真。妻子抚养着女儿,还要为营救狱中的我而奔波,同时还要安慰我没修炼的家人,做到让人称道“好媳妇”,着实不容易。

零五年底我走出邪恶的魔窟。当时,邪党人员逼迫我填什么解教书,这怎么可能?我正告邪党人员:“想让我背弃大法、承认迫害,门都没有!”时隔四年多,我们一家得以团聚,我回妻子娘家接她们母女。头天晚上到家,第二天一早,邪党人员就找上门来胁迫办暂住证,说什么要“教育”我们,很可笑。其间感到操控恶警的邪恶阴森森侵袭过来。怕它干啥?正念一出:“法正乾坤,邪恶全灭”!不许你们利用、操控某某(恶警)迫害我们。正念打出强大的功能神通,浑身热乎乎的,那邪恶场顷刻解体。自己一边默默的发正念、一边含笑面对着来访者;旁边岳父、岳母和妻子给他们讲真相。此后,他们再没第二次上门干扰。

邪恶直接干扰不行,就在找工作、经济方面对我们迫害。于是我们回到老家,璇璇不得不转学,学习环境没有以前好了。虽说这样,我们心里觉的没走错,因为老家的大法弟子少,还有那么多人不知真相,我们要把大法的美好带给他们。

路子走正了,妻子顺利的找到待遇不错的工作;我也找到发挥专长的机会。经济问题逐步的解决了。于是我们把握机缘讲真相,利用工作、生活方便条件,刻真相光盘、打印真相币、打印《九评》传给亲朋好友及接触到的有缘人、帮他们“三退”;到同学、师长家中登门拜访送《九评》;邀请同事、朋友到家中做客,给他们放真相DVD,使他们明白了真相。

我们的到来,邪恶是害怕的,但它们不敢正面的与我们接触,只能是利用妻子公司的领导、街道居委会办事人员暗中监视,这些我们都清楚的知道。妻子任劳任怨的工作,赢得公司领导的认可。邪党恶徒妄图让公司解雇妻子,她公司领导说:用的正放心、顺手呢?好好的不让人工作、不让人在社会立足,做那么绝干什么吗?背地里跟妻子说邪恶之徒在监视我们,让我们小心。我和妻子切磋,明白这些都是邪恶虚张声势的假相,是针对人心来的;只要我们心不动,在法上坚定,这些幻象立刻就烟消云散。

璇璇知道自己是个大法小弟子,坚持不戴“血领巾”,升“血旗”时就发正念让它升不上去或掉下来。不时兴奋的告诉爸爸、妈妈:今天我发正念把那邪党“血旗”给发下来了。我们听了觉的很开心。邪恶控制老师问她要戴“血领巾”,璇璇就发正念不让邪恶得逞,老师近不了身。可是有一阵子,老师干扰的很不象样,竟然在一次集体活动中非得逼迫璇璇戴“血领巾”,甚至抓起一条“血领巾”硬是往璇璇脖子上拴。璇璇回家后委屈的告诉了父母。我们冷静的向内找,仔细的查找一下,发觉我们松懈了学法。两个大人各学各的,学法的效果不能保证,容易受各种工作、家庭因素干扰。璇璇作业多,我们心疼孩子,放任了小弟子三天两头不学法,以致情况发展到邪恶迫害小弟子。于是我们决定家庭集体学法,每天拿出半个小时以上通读大法,保证小弟子功课再忙都得先学法。其次,觉的这次邪恶是针对我们全家来迫害的,大人不能让小弟子一人面对,于是找到学校校长、班主任,告诉他们不能逼着学生戴“血领巾”。校长只好说:不是就不用戴了。从那时起,老师再也不管璇璇戴不戴“血领巾”了。

目前,我们家庭实修环境相对宽松,每天参加集体晨炼、学法,稳步的走在正法路上。孩子的学习成绩优秀,大人工作顺利;同事们尊重我们的信仰、彼此相处和谐;家中的亲戚们赞赏我们懂得体贴孝敬老人、关心兄弟姐妹、爱护晚辈。我们一家三口和和美美的生活(当然我们俩口子是修炼者的状态),其乐溶溶。在没修炼的亲朋好友看来,这是一个令人羡慕的温馨小家庭,虽然经历了那么严重的迫害,还能如此幸福、乐观的面对生活,他们不由的问到为什么?我们告诉答案:法轮大法“真善忍”真的把幸福带给修炼者的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