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之家


【明慧网2004年12月5日】在四川简阳市有这么四口之家修炼法轮大法,如同千千万万修炼大法的家庭一样,在遭受非法迫害中证实着大法的伟大、神圣。故事得从他们得法讲起……

1995年4月,正在四川大学求学的儿子徐长征有缘修炼法轮大法。当时他17岁,知道返本归真是做人的根本目地后,精进的投入到大法的修炼中。同在川大求学的姐姐大弟弟一岁,也一道投入到大法修炼中。他们积极参加当时在成都南郊公园、滨江路以及郊县的洪法活动,很多人都喜爱这两姐弟的热情和善良。

感受到大法的博大后,他们开始向在简阳教书的父母洪法。妈妈陈淑彬,60多岁,在老龙乡小学教了四十多年的书,是县里的“优秀辅导员”、乡镇的“优秀教师”、“三八红旗手”,修炼大法后更是年年获奖,尤其在97年度荣获五个奖。陈淑彬以前在四川华西医科大学做了“脊椎骨质增生切除手术”后,经常犯病,吃药不断。看了儿子带回来的大法书籍后,很快投入修炼的行列。修炼后,至今快十年了连药味儿都没闻过。父亲徐一中,教了三十多年的书,也是市“先进工作者”,朋友学生很多。他第一次看了大法书后,对真、善、忍认同,但却认为书的文字没有艺术性。

那是95年农历的六月,这一天正是徐老先生的生日,天气炎热不堪。晚饭后他提议到学校后面的山上操场乘凉,一家四人便坐在草地上。儿子在打坐炼功,突然他大声说:“看!”只见操场的上空出现了十分玄妙的图形,四个人也不知看了多久,图形才慢慢消失……徐老说那是他一生都没有见过的。从那晚起,徐老才真正开始炼功。没多久他的天目开了,看见金光从他的小腹处升起,冲上头顶很高很高。从此,一家人走上了一条光明的炼功、学法、洪法、证实大法的道路。

当时,简阳市还没有法轮大法的辅导站和炼功点。96年夏天放暑假,没有谁去动员他们,也没有人建议,他们自己带着手抄的“法轮功简介”、“李洪志先生小传”从偏僻的小村镇(老龙乡)赶车到城里去洪扬大法。开始自带伙食寄宿在亲友狭窄的家中,后来住最廉价的旅馆,吃自带的玉米饼。开学后,父母每个周末从全市离县城最远的老龙乡、姐弟从成都坐车赶到简阳城里与当时五、六个学功的人一起学法、炼功、交流。这种情形持续了几个月后,为了更好的洪法,他们就在简阳城附近租了农民的房子住下。随着时间的推移,学功的人越来越体会到大法的神奇,学的人也越来越多,人数也由刚开始的几人增加到97年初的一千多人。他们每个月都举行“简阳市城乡集体学法炼功活动”,那个慈悲、祥和的正法之场,很多人都深有感触,至今仍记忆犹新。那真是秩序井然,法旗飘飘,仙乐悠悠,人心陶陶。城里的功友经常大车小车的包车去乡镇洪法,每次的包车费都由条件好的功友个人承揽了。这样,简阳大部分的乡镇在99年“720”之前都洪扬过大法。98年为支持全民健身活动,几位功友前去申请成立了“法轮功简阳辅导站”,挂靠文体局(简文体98第67号文件批复“同意成立法轮功简阳辅导站”),而后他们整理了一本修炼心得──《法轮大法在简阳》,真实记录了当时简阳的大法修炼的情况。1999年“425”后简阳市国安统计全市有6000多人修炼大法。到今天,这些人中大部分仍然坚修大法,小部分悄悄在家炼,而新来学的人与日俱增。善良的人们可以想一想,这场镇压法轮功的邪恶运动还能长久吗?!

自1999年4月26日公安闯入他们家之后五年来,这一家四口便在邪恶的迫害中坚定的证实着大法。1999年7月19日深夜,几十个公安象狼群一样闯入他们家,非法收走了大法书籍,并非法进行盘查,由市委、人大、市府、政协、政法委、公安局、教育局、文体局等牵头在他们租房的对面住下,24小时非法监控,每天各个部门不明真象的各级工作人员轮番的用或软或硬的办法来“帮教”。邪恶的人还把电视机搬到他们租房内,强迫他们看假新闻。电视台记者去采访时,他们说:“法轮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无论任何情况都要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国家认识有个过程,可是要尊重事实!”过后,邪恶又把他们分开做“转化”。面对省里派来专门做转化工作的人,徐老没等对方开口,就说:“你不要讲那些又长又臭的,我坚决修炼法轮大法。”儿子徐长征被非法留置在简阳旅馆的单间,资阳市委黄书记去做工作徒劳而返;母亲陈淑彬被送回老龙乡包押,政法委、教育局的人去做工作:“你只要不炼了,高级职称马上填表;你要炼的话,就停薪停职,后果不堪设想。”而姐姐徐咏梅也专门从广西柳州赶回来。他们一家四人面对威逼利诱不动心,最后邪恶下了个文件把徐、陈二老停薪停职,99年9月送回老龙小学。

99年底,徐长征为证实大法去了北京,又去了广西,和一位秦皇岛的同修毕燕珍被抓后遣送回当地时从邪恶手中走脱,又和山东蓬莱一部队营级军官宋伟中去了贵州、云南……2000年4月与简阳市同修陶昌全在昆明被捕。在昆明市第二看守所,徐长征的门牙被打掉,他和陶昌全绝食9天,后被送到简阳市看守所。关押11个月后,天安门自焚伪案出现,他们在狱中也明白这是江氏流氓集团的陷害,便集体绝食要求公正对待。最后,徐长征被非法判刑4年(陶昌全3年),送到四川德阳监狱。在德阳监狱,徐长征受尽了种种非人对待,群暴、体罚、小号、脚镣手铐……最后监狱实在没有办法,只有把他和其他一些同修转到自贡监狱。在监狱里,徐长征和同修们一道,正念正行,百折不挠,运用大法赋予的智慧,逐步破除邪恶的迫害,最后连那些以前杀人放火无恶不做的犯人都跟着学炼法轮大法。徐长征和同修们不打报告、不参加军规、不唱囚歌、不接受劳动任务,抓紧时间向身边的人讲真象,连负责看管他们的犯人也学起了大法,他在里面炼,犯人在外放风“护法”,并且单独住一间房子,由三个犯人陪着他,除了学法炼功外,有时也下棋、练习书法、学习绘画,运用一切机会讲真象,救众生,同时抑制邪恶。

在这期间,徐一中、陈淑彬两位老人也饱受摧残。99年12月,徐一中第一次被关押,刚走进看守所押室,七、八个犯人一拥而上,让他身体贴墙、抱头,群暴了半个小时。开始他还知道疼,后来就没有了痛的感觉,只知道拳脚在胸部击打……致使他半个月不能躺下睡觉,回家后只能靠别人拉才能坐起来。2000年元月,徐一中第二次被非法关押,集合时武警兵持着枪,凶神恶煞的说:“你就是炼法轮功的?”“是!”“你为什么要炼?”“法轮功对国家、集体、个人有百利而无一害。”徐一中话未说完,就被穿着皮鞋的武警踢出去几米远,那一脚正踢在腰间的肋骨上。每天做苦工,折纸盒、抓过滤嘴烟丝,完不成任务或牢头说做慢了,就用绳子结成的疙瘩(有鸡蛋大小)击打头部,手指被弄出血泡,也吃不饱,这样几个月后才被释放回家。之后,2001年3月、2002年初、2002年8月又分别被抓,最长一次被非法关押了8个月。

陈淑彬99年12月与徐一中一同被非法关押,2000年元月也一起被抓后被学校保回家,一个星期后,便与同校的王翠容一起到北京证实大法,被非法判劳教一年(监外执行),开除公职。之后也在2002年初、2002年8月被非法关押。在陈淑彬被关押期间,有一个被起诉毒死自己丈夫四口的农民张××,被判死刑,拉出去枪决,她不认识字,但听了陈淑彬讲的真象后,相信大法,心中念着“真、善、忍”,并喊冤枉啊……,竟被奇迹般的拉回押室,重新判无期徒刑。一个收废电线被关的妇女,妇科病严重,还有风湿痛,她不认识字,但陈淑彬每天教她念一首李洪志师父的《洪吟》,一个星期后她的妇科病好了,还在墙上看到李洪志师父的法身,她说出去后一定学大法。

这期间,简阳市委制作了一套侮蔑大法的宣传画,要价60多元,规定每个乡、村都必须买一套。拿到看守所押室中挂时,大法弟子为了邪恶的流毒不再蔓延,果断把过了塑的图片扯毁、烧掉,他们齐发正念,抵制邪恶的迫害。有一个四川空压厂的大法学员王学芬,家中环境恶劣不能炼功,又不让接触同修,结果由于心不正招来了附体。她去发资料时被举报抓进了简阳市看守所。警察送她进押室时轻蔑的说:“看你们炼法轮功的!”只见这名学员头不由自主的一抻一缩的,就像蛇脑袋一样。当时陈淑彬和其他十七名同修都在里面,很吃惊,谁也不愿和她在一起。陈淑彬慢慢和她交流后,便和大家商量集体发正念帮助她。大家围成一圈让王学芬坐在中间,齐发正念给她清理身体,开了天目的功友看到师父的法身从她身上拿走很多东西:四脚蛇、蜘蛛,连年画上的寿星老头也上了体。有的功友看到她身上像个窑洞一样,拉出了什么东西,被大法轮一转全部化成青烟,有黄桶那么大,从押室中跑出去。当时那个附体借王学芬的嘴叫喊:“我要死了,受不了啦!”大家悟到对邪恶不能心慈手软,更立掌加强正念。这样连续正念清理了三天,全部清理完了,王学芬也恢复了正常(自此至今,王学芬一直按照师父的要求在做)。监室里的犯人个个目瞪口呆,而警察也似有所悟。2002年腊月底,徐一中、陈淑彬等许多大法弟子又无故被非法关进看守所,大家决定集体绝食抗议,争取自由。牢房送来的饭菜,大家看都不看,这样连续三天,恶警便叫所谓的医务人员强行灌食,大法弟子们互相抱住不让灌,结果全部被陆续无条件释放。

五年中,徐一中家中的家具、衣物、教学用的绘画模型、教科书、经典著作、连环画册、生活用具都已荡然无存,这都是派出所和学校多次撬锁抄走了所有的东西。而徐一中的工资至今还领不全(应领工资900多元,从看守所出来只能领200元,经多次去讲真象索要,现今也只能领400元)。而女儿徐咏梅仍然被非法关押在四川成都龙泉驿川西女子监狱(因坚修大法被非法判刑四年),详情不得而知。女婿韦勇也因修炼大法被非法劳教一年。他们一家的经历,是江氏邪恶集团迫害法轮功的有力见证。善良的人们,在正义与良知受到恶毒攻击的时候,请您伸出援手,为自己也为别人将来的幸福着想,抵制这场惨无人道的血腥镇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