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的一点理解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五日】我是2004年初真正开始走入大法中修炼的。1999年“7·20”以前,我看过《转法轮》,是从单位同事那里借来看的,可惜当时没看完,而且还没有认真看。1999年“7·20”后,这位同事被迫害,离开了单位。

我现在认识到,当我真正下定决心修炼、做证实大法的事情时,师父自然就会帮助、保护。以下是在我身上发生的几件事情:

2001年的时候我已经结婚了,但因为家庭琐事对妻子产生抱怨、瞒着她报复性的和我原单位的一位女同事发生不正当的关系,之后马上就觉得后悔,但是当时控制不住自己,越陷越深,之后又多次犯错误,无法提出分手,这种内疚悔恨的状态一直让我十分痛苦,不知道如何解决这个问题。2002年我有了一个极为难以想象的好机会调转了工作,我都觉得不可能,好多人都觉得不可思议,以为我认识什么人、行贿了什么的。现在想当时师父就在管我了,师父看我确实有改过的心,就帮助了我。

2004年过中国新年放假期间,我开始真正系统学习大法。以前只是看师父在各地的讲法(妻子是大法弟子),当时尤其对师父解答问题的部份感兴趣,觉得这些复杂的问题解答的太好了,我活了这么多年,现在看了大法书后,对人生、对世界的疑惑都明白了。于是我就想,讲法都这么好,那么最根本的大法书籍《转法轮》到底写了什么呢?于是我从新真正开始学习《转法轮》,并逐渐的开始炼功。

当时我们一家三口没有自己的房子,想炼功很不方便,但是2004年7月份我们有了自己合适的房子。我后来和妻子说,是师父让咱们好好炼功,给安排的这么好的房子啊,绝对不是用来享受的。

2007年单位安排我出国学习,在走之前对于我2001年的那段羞耻的往事,我很想告诉妻子(我知道作为修炼人,这一关必须得过)。那段时间同修在《明慧周刊》等刊物上也不断刊登此方面的心得文章。但是这是我最难以开口的事情,得法后我们夫妻感情越来越好,我们俩经常是她讲真相、劝三退,我在旁边配合发正念,孩子也开始学法,背《洪吟》。我总是找借口在心里和师父说:师父,这是我一个人的罪过,让我一个人承担吧,就不要告诉我妻子了吧,我不知道这会对她的修炼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可是,一天中午在做饭时,妻子无意中就谈到了修炼人不要有这方面的问题(是师父借她的嘴点化我啊),我当时就羞的抬不起头来,从内心深处知道必须得告诉她了,当时内心斗争极为激烈,觉得都快要死似的。在止不住的痛哭中,我承认了那段羞耻的历史以及我背着她攒了些“私房钱”给了我妈的事情。妻子当时很冷静,对我说:先吃饭吧,吃完饭她也有事情告诉我。

吃完饭后,她也给我讲了她认识我之前的一段短暂的痛苦的恋爱,也曾被迫与前男友发生过不应该发生的事情。妻子哭着说:如果不是我先说出来,她永远不会先和我说的,这也是她在修炼中最痛苦的一件事。真是感谢师父安排,要我们两个人一起在这个问题上过关。

今年,妻子和孩子来我这里探亲,很想看神韵演出,因我刚到国外,语言不熟练、出门坐车、买票办事等没做过,心里打怵害怕,所以就不太积极。但是妻子很坚定要去观看,我也就同意了。

我们真的决定了,无论如何都要去看神韵演出的时候,师父就开始安排了,中间过程让我感到什么叫“有如神助”:有同事主动要求帮我买火车票,并告诉我很多注意事项;火车站售票员主动给我推荐时间最合适、价格最便宜的火车票;因为没有信用卡无法网上购票,打电话询问剧场,说是演出前一个小时可到售票处用现金购买;最困难的是如何找到剧场,到了演出所在城市,从火车站到剧场需要先坐别的火车后再换乘公共汽车。

我们出了那个火车的车站时,有两个相反的出口,不自觉的就走向正确的出口,并很容易的就找到了公共汽车站;刚下公共汽车,一抬头就看见了剧场,当时的感觉就想大声喊“谢谢师父!”

这一路上我们思想很纯净,丝毫没有担心找不到,就是一步一步的往前走。看演出时的感觉无法形容,和在网上看新唐人转播纽约新年晚会的感觉完全不一样,那种在现场的震撼让我想起了“美妙穷尽语难诉 光彩万千耀双目”(《洪吟》〈法轮世界〉)。

看完演出,我们先坐公共汽车再转火车,都是一路小跑追赶,我和妻子说:刚才关贵敏唱到“我知道了在神的路上奋起直追”,看来师父是点化让我们在修炼的路上也要奋起直追啊。

现在回想我跌跌撞撞过来的这几年,好多事情在做之前都觉得难的不得了,还没开始就已经打退堂鼓了,而且莫名其妙的闹心、和家人发脾气,现在想都是干扰。修炼人只要坚定正念、迈出第一步并做过第一次之后,就觉得怎么这么简单,再做多少次也没问题,想想这其中虽然肯定有邪恶因素的干扰,但主要都是由于我的各种怕心造成的,而且每次三件事做的好,都是我学法学的好的时候。

按师父的要求去做永远没错,因为师父给我们大法弟子安排的都是最好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