癫痫儿修大法变成帅哥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五日】(作者按:我很不愿意回忆没得法前的日子,因为那段时间象钢刀一样刺着我的心,至今想起仍然泪水涟涟,可是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法轮大法的伟大和中共邪党的邪恶,我终于下决心打开那段封存已久的记忆。)

我丈夫的家族重男轻女特重,当我儿子降生时,所有的亲戚朋友都高兴万分,祝贺我们喜得贵子。作为母亲当然是天天喜在眉梢,并精心伺候孩子。可这孩子真不让人省心,天天闹病,刚出生十七天,就到医院住院,从此我们就成了医院的常客。

好不容易孩子长到三岁,有一天晚上又发高烧,我与我丈夫立即抱着孩子赶往医院,在医院里,大夫让量体温,我抱着孩子坐在走廊椅子上,突然孩子口吐白沫、两眼上翻、没有呼吸,脸憋的黑紫。吓的我拼命的喊大夫,医生赶来忙喊:“快!上急诊室抢救!”我抱起孩子飞一样来到急诊室。大夫给掐人中、输氧气,过了一会孩子终于上来气了。

从此以后,聪明可爱的儿子变的目光呆滞、反应迟钝。过了一段时间我发现孩子经常挤眼睛,而且面部神经也经常向上抽搐。我带孩子到医院找我表姐(医院某科专家)请专家检查。检查结果犹如晴天霹雳——儿子得的是癫痫病(羊角风)。看着病情越来越加重的孩子,我心如刀割,整天以泪洗面。

孩子由眼睛、面部抽搐发展到连脖子也一起抽,嘴也向后咧,样子很可怕,再后来胳膊、手也一块抽,吃药也不好使。亲戚朋友也都跟着着急,托人到名医院找专家会诊,结果都是一样:癫痫病,给开一大堆药打发回来。由于孩子从小有病,作为家长都知道给孩子灌药是最头疼的事,呛的孩子连哭带闹,何况这要常年吃药,所以孩子必须学会囫囵吞药。每次吃药都很痛苦,七、八样药倒在儿子的小手里都放不下。孩子手握着药带着期盼的眼神望着我:“妈妈,这药治病吗?”我强忍着涌出来的泪水说:“治病。”孩子很相信的把药倒嘴里,一扬脖,呛的眼泪都流出来。

由于药里有镇静剂,所以孩子整天无精打采、软弱无力,并且病情也不见好转。看着儿子的样子,我无能为力,怎么办?死了算了,活着真累、真痛苦。我骑着自行车带着孩子过马路时,有意不往后看,心想让车把我娘俩撞死算了。只听身后的车吱吱的急刹车,接着就是司机大骂,孩子坐在后面告诉我:“妈妈,他在骂咱。”我不敢回头,那泪水止不住的流。

九五年下半年,儿子上一年级,学校老师经常找我,说你孩子怎么回事,整天无精打采,上课趴在桌子上,连头都抬不起来。我不敢告诉她实情,怕老师和同学歧视他、欺负他,我的泪只能往肚子里咽。

九五年腊月,我和孩子都感冒咳嗽,我每天下午到学校带孩子直奔医院,一起去打针。打了二十多天也不见好,还是剧烈的咳嗽。使我永远难忘的腊月二十二,我带孩子又到医院找我表姐(那时她已修炼法轮大法),我表姐看见我们高兴的说:“今晚到我那里学法炼功。”

晚饭后我们一家三口随我表姐早早到单位的炼功点,一进炼功点,我惊呆了,学员们一片祥和,比亲人还亲,纷纷给我们让座,把我娘俩安排在最前排,看师父的讲法录像。看着师父,就象流浪多年的孩子终于见到了父母一样,高兴、激动、辛酸、委屈……百感交集的泪水不由自主的往下流。

那天师父正好讲到治病的问题,师父的每一句话我都铭记在心,心想:这么好的功,我怎么才知道?我侧脸看看孩子,他一动不动,全神贯注的看。真奇怪,一晚上,我和孩子一声也没咳嗽。在回家的路上,我们全家人的身体都轻飘飘的,别提多舒服了。

第二天过小年,照常去,快过年了,大家每天都照常去。学习班结束了,辅导员又特地为我们多加了两天,把五套功法全部学会。我跟孩子商量:我们是炼功人了,别吃那无用的药了,把药扔掉,孩子高兴的把那一大堆药都收拾出来,扔进了垃圾箱,并长长的松了口气。

自从孩子炼功后,大法的神奇在他身上展现着:炼功第二天师父就给他净化了身体,咳嗽不知什么时候已停止,那些病态的动作很快的也消失了;并且天目也开了,炼功时看到师父在打坐炼功,他也愿意炼,写完作业自己就去打开录音机炼功;我打坐半个小时都坚持不下来,而他小小年纪坐在那里一个小时都不拿下来,有时能坐一百分钟,而且拿下腿来接着就走;小模样也越来越俊秀,慈眉善目,活泼可爱;按照师尊的教诲严格要求自己,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学校老师、同学及所有认识、不认识的人都特别喜欢他,那真是人见人爱;学习都在班上第一、第二,每年都被评为三好学生。……那个时候我们家天天都是欢声笑语。感谢师恩,我真的没想到还会有这一天。在活生生的事实面前,我们整个大家族几乎都走上了修炼法轮大法之路。

可是九九年“七二零”邪恶铺天盖地压下来,不但不让炼功,还到处抓人。我就想:中共你也太邪恶了,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让炼?我从小就知道中共邪党的邪恶,一次次的运动,一次次的杀人,杀完了再叫人感谢它。可是这么好的功法百利而无一害啊,我儿子就是个见证,一个残疾几乎傻了的孩子,通过炼功,师父赐给我一个绝对优秀的孩子,师父没跟我们要一分钱,全都教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做更高尚的人,哪里错了?你中共邪党再邪恶也不至于这么光天化日的公开耍流氓,简直太无耻了。我要上访,我要告诉人们我师父多么伟大,法轮大法好,我儿子就是法轮大法救的;告诉人们中共邪党的邪恶。

在北京还没到信访办,在天安门广场就被恶人绑架,给我戴上手铐,关在屋里。我瞅着手铐:这是什么世道啊?这个东西怎么能带在好人手上?后来被我市公安和我单位的保卫科带回,并非法抄家、抄单位,并非法关押我一个月。

二〇〇一年,我被迫下岗,恶人曾两次到家绑架我,我牢牢的记住师父的教诲:“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洪吟》),“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精進要旨二》)我和儿子正念正行,抵制、铲除邪恶,使邪恶的阴谋没有得逞,灰溜溜的逃了。

孩子上初中时,大法开启了他的智慧,电脑中及附属设备,包括移动硬盘、mp3等等他都会操作和维修。零四年,顺利的考入了省重点中学,去年又成功的考入了自己理想的名牌大学。我儿子现在多才多艺,一米八二的个子,长的特帅,是出了名的帅哥,从里到外透着大法弟子的正直、慈悲、洒脱。

由于篇幅问题,有好多事例就不写了。每当听人说或看电视上的那些癫痫病儿和脑瘫患儿,给个人和家庭带来巨大的痛苦时,我都会感慨的说:我儿子如果不修炼法轮大法,也是这其中的一位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