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看表面 真心向内找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五日】我们全家都修炼,在别人看来是一个多么好的修炼环境。可是在过关和提高心性方面却有许多的隐蔽和迷惑性,如果不能真正的站在法上用修炼人的标准来衡量,还真的会被其带动而不自知。其实无论任何人与事,只要是让我心动或不舒服,那就一定有我要修的东西。不要被其表面迷惑、不要陷在表面看此事对与错,要看表面的下面隐藏着什么心,向下挖无条件的向内找,就会发现原来不是表面所表现的那样。

有一次我们全家在一起谈论孩子花钱的问题。事情是这样的,前些天我去学校办事,路过校内小商店就進去坐了一会。在售货员那里给孩子存了十元钱作为下星期的零用钱。等孩子放假回来告诉我们说:花了五元钱。这时我妻子一听“火”一下子就上来了,因为这件事给我和孩子一顿训。说孩子乱花钱不知节省,说孩子乱花钱的毛病是我给惯的,又说孩子不听话,又说我乱给钱,一顿埋怨。我在心里想:你还是炼功人呢!遇到事情就发火,这不是好事吗?不正好提高你的心性吗?不正好向内找吗?没有矛盾能有你提高的机会吗?你不应该感谢我和儿子吗?儿子不就花点钱,至于这样吗?在哪里还省不下这几元钱。再说孩子也不是教训好的,小孩子你得跟他讲道理。师父不是讲了嘛,管孩子不能动气,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你这种态度能把孩子教育好吗?我在心里想着妻子“诸多”的不对,还觉的自己的想法很正确。我这里越认为自己的想法正确,妻子的“火”气越大。

我忍不住了就对妻子说:“这不是一件好事吗,你不应该提高心性去心吗?”妻子说:“我没有要去的心。”我说:“你埋怨别人的心就应该去,你对别人发火的心就应该去。”妻子说:“你上一边去,少管我。”我说:“你让我上一边去的这个心也得去。”妻子看了我一眼没理我走了。我高兴的想:我终于把你说服了。

坐在炕上回想刚才说的话觉的有些不对劲,怎么都是在说人家呢,那么这件事情出现是偶然的吗?我应该去什么心呢?妻子说我惯儿子,有吗?向内找却有其心。儿子每次上学要走的时候心里总是想:唉!又要走了,心里总是有些舍不得。有时思想中会冒出:多给拿一元钱吧,别人家的孩子比我儿子带的钱多,总不能别人家的孩子吃,我的孩子看着吧!而且几天看不见就想:儿子这个星期快回来了,明天我就能看见了,也不知道这个星期钱够不够花……我这种思维对吗?如果是常人没有错,是亲情、是牵挂。可我是一个修炼的人,情是要修下去的,怎么还能抓住不放呢?这是执著。妻子今天发“火”我不应该好好的找一找自己吗?我还有哪些心要去,在哪些地方应该提高?我刚才说妻子你应该去这个心,应该去那个心,你应该这么悟你应该那么提高,满嘴说的都是你,眼睛看的是别人的缺点,这是为什么呢?向下挖根、向内找,这是证实自己!执著自我,自认为自己比别人明白,自认为别人没有自己悟的高,自认为自己法理清晰……而这些恰恰是自心生魔的表现。如果任其发展下去后果不堪设想……通过这一件小事发现了我诸多的执著、诸多的心。这些心都隐藏在表面现象的下面,如果不向内找、向下挖,只看表面对与错永远也找不到这些心,修炼是严肃的,越到最后越要对自己负责,不能因为执著而障碍自己。同修与常人都是自己的一面镜子,从别人的一举一动就能体察出自己的内心世界和要修去的执著。

妻子非常善良,没修炼时的她很操心也很爱唠叨,修炼后这就成了她要修去的东西,因是后天形成的观念和执著,有些东西是很难发现的。妻子的一举一动我并没有用修炼人的心态与标准对待,而是视为家庭琐事,没有把妻子当作同修,虽然有时也说要把妻子当同修,可是关、矛盾来时又用常人的理来对待了,各持己见、僵持起来。都认为自己的观点对而别人不对,都用法要求别人,而不是站在法上无条件的修自己、找自己。妻子说的某一件事情如果不符合我的观点时,我就会用已经形成的人的观点来说妻子,这么不对那么不好,说的全是别人表面的对与错,而不是通过此事真正的找一找触及了自己的哪些顽固的人心和观念,没有用修炼人的正念来对待和善意的指出,而是人为的又给同修的执著加了负念。自己的关没过去心性没得到提高,而同修的关也没有过去,执著心也没有发现。这样到时候还会来魔一回,还会再过一次关,时间越长越不悟矛盾就会越激化,说一些修炼人不该说的过激语言,心性没提高遇到矛盾还向外推、还怨别人,矛盾还会激化。魔性在争论中扩大。“修是你自己的事,求什么你自己定,常人都有魔性和佛性,思想一不对头魔性就会起作用”(《精進要旨》〈法定〉)。

师父说:“他要不给你制造这样一个环境,你上哪去提高心性呢?你好我也好,一团和气坐那儿就长功,哪有那个事啊?”(《转法轮》)其实矛盾来时冲击心肺时,不是用来发泄找别人毛病的,别人表现出来的毛病和看似不理性,实际上是冲着我们那颗本该提高而没有提高的心来的。明白了这个理之后,妻子再给我提高心性时我有所悟,心里想:你是给我提高心性,你在帮我过关,谢谢你。有时虽然嘴上这么说,可心里还是不舒服,还想和她理论理论,但转念又一想我为什么不舒服呢?再向下挖根、向内找,原来思想中有一种潜在的:我比你认识高,比你会悟的想法。可是这种想法不在法上呀!再向下挖根、向内找,原来有一颗在别人之上的心,这颗心隐藏的多深哪。在别人之上执著自我显示自己,在发展下去就是自心生魔。而这种执著心也能在其他别的同修那里表现出来,其危害性非常大。

我们当地有一位“七•二零”后得法的同修,得法前得了很重的“病”,花了很多钱也没能使“病”治好,修炼后“病”状全无。此同修个人能力很强、也很热心,对法很坚信,家庭环境非常好,丈夫也支持。我们就把她家作为开展证实法的各项工作的中心,如上网、曝光迫害、下载、取资料、开交流会、切磋。我们地区都把这位同修当作负责人,无论有什么事情都去找她,哪怕是力所能及的小事。无形中给同修带来了很大的压力,精神、精力、体力严重超负荷,学法、炼功渐渐跟不上了,而此时的我并没有正念鼓励同修、加持同修的正念,要多学法、多炼功。而是在同修出现问题时用自己的认识、自己的观点、站在自己的角度来谈同修:你应该这样、你应该那样,你这样做不对、那样做没在法上。一时间给同修“压”的喘不过气来。就连同修又出现了几年前的“病”业状态,还在告诉同修要否定旧势力迫害,要多学法、要多炼功……

这是多强的看别人的缺点在别人之上的心哪!同修真的不知道学法炼功吗?不会!可是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难道不是和我的心、我们整体对这件事的心态有关吗?我们有任何事都去找同修,养成了依赖、等、靠、说多做少的观念,把压力推向同修。旧的因素看到了会说:“这样可不行啊,你们都依靠她,你们怎么提高啊,我得帮你们提高,我得把她弄倒让你们清醒、清醒。”同修真的被旧势力给“病”倒了,那是我们的行为与心促成的,通过这件事我们地区的同修尤其是我,更应该好好的反省一下自己,真正的站在法上好好的悟一悟。同修是有后天形成的人心和执著,可那是师父留给修炼与救度众生的,并不是旧的因素用以迫害的借口。我们任何的人心、观念与执著是应该在大法中归正,旧的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的因素只配解体。我在指责别人的时候就是魔性的表现啊。

我一定听师父的话,不能再被事情的表面所带动,要在表面的下面深挖自己隐蔽很深的心,去除魔性充实佛性。同修虽然因我们有漏而被迫害,但通过此事我们地区能整体认识上来,能提高上来,整体协调、配合,整体升华救度众生,我们就否定了旧势力的安排,也就把不好的事反过来变成好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