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人心 跟师父回家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十六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大法的,在以前学过好几种功法,为的是祛病健身,得到一个好的身体,由于自己身体不太好,经常感冒,咳嗽,吃药、打针也不好,给学习和工作带来很大不便,自己也很痛苦,一直想找一种能够不吃药而使健康的功法。

一九九七年六月,我二姐从锦州带回来一套精装的小本《转法轮》,我看后觉得这个功才是我要找的功法,可以不用吃药,只要按照书中说的做就能好病,第二天我就去公园找到炼功点,有辅导员义务教功,学会以后就在我家附近的炼功点去炼,不知不觉身体的病都好了,有时冬天冷时也感冒、咳嗽,但没吃过一片药,也都好了,我知道那是消业。

我曾经想加入邪党组织,同事劝我,加入组织后,每周要有一天政治学习。又想,师父不让我们参与政治,所以就放弃了。因为没入邪党,所以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单位对我也没怎么样,只是谈谈话。如果当初要是加入了邪党,是不可能放过我的。

我从二零零零年六月开始做真相资料的,刚开始是和本单位的一个同修做,她复印,我们一些人晚上去她家取资料,回家时就直接发出去了,从不往家里带,那时我丈夫(未修炼法轮功)还不太理解,但我经常回家晚他也有些察觉,后来我就给他讲大法真相,讲江邪迫害我们是违法的,我们的师父是最正的,我们的大法也是最正的,我们必须要出来证实法,不然常人怎么会知道大法好呢?慢慢的他就理解了,后来还经常帮我出去发资料。

由于当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非常严重,经常看到明慧网上迫害死的案例,而且都非常的惨不忍睹,印资料的同修就起了怕心,二零零一年一月该同修被抓捕,拘留一年半,回来后也从没与我联系过。那时我就利用单位的电脑做资料,当时还不会上明慧网,得到一份资料就从新打字,回家丈夫也帮我校对。

自己还做了些不干胶贴,晚上带着丈夫、儿子出去贴,周围的电线杆几乎都贴到了,我在做真相的时候,心里想的就是让更多的人能够知道真相,从不回头、东张西望的。有一次下午,我从单位出来去邮局办事,也没坐车(平时骑车到家要三十分钟),一边走一边上楼贴,等到家衬衣都湿透了。

但在单位做资料不方便,有时休息日去单位打印,有时要晚上晚走。于是二零零三年十月一日前,我自己买了台电脑和一台激光印字机。由于师父的安排,十一放假到公园遇到一位会上网的同修,而且给我介绍了一个小同修,到家里帮我安装上网软件并教我学会了安全设置。后来为了做“法轮大法好”的护身符,我又买了一台彩色喷墨打印机和压膜机。由于我有工作,丈夫单位黄了,下岗在家,就让他在家帮我做,他也愿意做,还学会了灌粉、打印。但要由我事先排好版,每份资料、周刊和师父经文、师父讲法等都打出一份,我看过,认为没问题了才能让他打印。后来又买了刻录机,刻录光盘。

就这样从二零零零年到现在,这个资料点一直为我们地区一百多大法弟子提供资料,从没间断过,同修集的钱都专门记帐,也由我丈夫管理,因为买耗材都是他在跑,并且每周给同修送资料也是他在做,不论是刮风下雨从没间断过。虽然他未修炼,但也从不吃药,感冒两天就好,发烧三十九度,我告诉他听师父讲法他就听,几天就好,也不吃药,但他就是不愿炼功,说太累,不愿吃苦。师父告诉我们只能劝善,不能强迫他修,逼着他修,修不修是他个人的问题,一切顺其自然。我有时晚上十二点起不来发正念,他就叫我,有时立掌歪了,他就给我扶正。

十年来,由于信师信法走到今天,也就是师父说的正法到了最后的最后,我一定要做好,放下一切人心,跟着师父回到我们盼望已久的美好家园。

有不妥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