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思一念中归正自己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四日】正法已经到了最后的最后了,师父讲了“越最后越精進”,对每个修炼者提出了更严格的要求。就目前而言,我们地区在做三件事当中,存在着为完成任务而做的状态,特别是发正念,甚至四个整点都很难保证,发正念的心态不是那么纯正而严肃,而抱着一种完成任务的心理,从而有的出现病态,有的还认为师父在给消业,不能正念对待干扰,不能向内找,而在无知中走了旧势力的安排,進而造成病魔缠身以至被旧势力拖走的危险。

在讲清真相和三退问题上,为了完成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有的很长时间在亲属中能讲退几个,不能走出去在各种环境中主动的去做,在思想中存在着严重的自私、怕。资料点来《九评》或小册子就做,不来就消极的等待。几乎三件事只做了两件,这距师父的要求差的太远了。

作为一个大法修炼者,慈悲救度是我们的神圣职责,《明慧周刊》二四五期讲:如果明天法正人间,我们大法弟子圆满够不够标准?这个学员写的很好,我们是走向神的人,正法已经是走向尾声了,救度众生迫在眉睫,看着那些被共产邪灵迷的太深的世人,看着那些高级生命为法而来已迷在常人中的人,看着那么多的无辜百姓如果不救从而被淘汰的危险,我们却为了自己的所谓安逸而苟且偷生,只想从大法中得到好处,而不想为大法付出,这是走在神路上的人吗?

我们地区有位同修,是九九年之前得法的,他们夫妻俩都修炼,在二零零零年男同修因讲真相被举报而被抓,罚金后放回而产生了极度怕心,从而夫妻俩都停止了做三件事。妻子得法前有多种疾病,修法后都好了,这次由于经济上受到很大损失,又挨了打,两个人就把学法放下了。放下一年后,他妻子突然有一天得了脑出血,经医院抢救现在家一直躺在炕上不能行走。这是一个只想从大法得到好处而不想为大法付出的典型例子。同修们,正法修炼是严肃的,任何一个修炼者,不可能带着各种执着及不好的心而走向圆满。

有的同修说我尽量修,修到什么程度算什么程度,对自己生命的未来极不负责任。特别严重的是,一些弟子,也知道大法好,也知道“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师徒恩》)的法理,但人的观念很顽固,就不愿意走出人,就是怕,讲三退只能在自己亲属中做,对外人怕被检举。在一些同修思想中,共产邪灵象附体一样干扰着他,讲三退底气不足,连自己在潜意识中都感到象是搞政治,《九评》只看了一遍,自身的邪灵附体都没肃清,严重的干扰讲三退。我想: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应该严肃对待,放下人心,救度世人是我们的神圣职责,师父让我们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没有慈悲,用人心去做,走过场那是修炼吗?

我是九八年秋得法的。九九年“七·二零”我没有放弃大法,当时我和妻子是这样想的;中央电视台播放停止修炼法轮功,如果你电视能说服了我,我就听你的,说服不了我那我还照常炼。那时每天电视一播法轮功内容,我就听,结果听了挺长时间,电视里说的和李老师讲的根本不对号,因此我同妻子决定不放下修炼。

我们家是炼功点,我又是辅导员,从九九年至现在我一直做着资料传递工作,自从师父要求资料点遍地开花,又于二零零五年开始在我家做家庭资料点。在修炼的路上,我不同程度上做过错事有过曲折,但一直对法坚信不移,虽然没有受过惊人的迫害,但在非常时期也挺而走过险,虽然我同妻子修的不算精進,但从九九年一直平稳的走到现在。我虽家境贫寒,但大法在我和妻子思想中,占据了家庭的主导地位,我们深深尊敬和爱戴伟大的师尊,我们感到:这万古机缘一旦失去,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们常常同周围亲属讲,这法好的无法用语言表达。

在修炼的路上,我深深体会到,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只要坚定正念,只要走出人来,虽然有些艰难、曲折,但未来一定是光明的。作为修炼者,在当前的非常时期,我们更应珍惜这个法,严肃对待自己,不但讲真相救世人,还要以身正法,在各种环境中,要做个好人,更好的人。在家里,在社会中,你所遇到的每件事,都要时刻想到自己是炼功人,不要忘记自己是走向神的人。修炼心性是很难,多年形成人的观念,要想逐渐去掉它,就得多学法,只有法才能破除各种执着,只有法才能坚定正念。只有向内找,才能提高心性。

道理是这么说,但为什么都不愿向内找呢?那不是人心在做怪吗,常人都爱听夸奖的话,很少有人愿听批评的话,修炼人要想做个超常人,必须改变常人的观念,思想境界要有个升华,只有向内心去找,遇事能替别人着想,有颗舍忍之心,才能真正的提高心性。

同修们,西游记还有九九八十一难,才能取来真经。如果你不能在大法中严格要求自己,你放任那些人心执着,旧势力就会迫害你,甚至用病业形式将你拖走,这些例子不是没有啊,想起来不可怕吗?因此,我们必须用大法来归正自己,从一思一念中做起。要知道,那美好、圣洁的世界不要常人社会那些不好的东西,因此,对我们自己来说,也只有坚定修炼,抓紧救度世人,才会有个美好的未来。

层次有限,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