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还没有走出来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五日】走出来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难,相反走出来,整个人的变化完全是美妙的、轻松的。在这里我想把我走出来的过程与还没有走出来的同修交流一下。

从发资料被迫害以后,在看守所承受了半年多。作为大法弟子本不该承认的迫害,但是在当时二零零零年,我根本悟不到师父在真正正宇宙的法了,而我还没有跳出个人修炼的圈子,用个人修炼的基点来对待师父正法时期的修炼。等后来明白了法理的时候,才知道那就是没有跟上师父正法的洪势。

出来后,通过静下心学法,我明白了要学做资料,有了真相资料众生才有明白真相的希望。我就一直在环境的变迁中断断续续的做真相资料,但是我从来也没有出去发过真相资料。在二零零五年的时候,一次机缘有位老年同修约我去师范学校老师的住宅楼发真相资料,我就同去了。我跟随她爬上了顶楼,刚发了三层楼下来的时候,已经发过真相资料的上面哪一层忽然有人开门,而且是预备下楼了。刹那间我脑子里全是慌乱的怕念,心就快要从胸腔里蹦出来,我慌张的赶紧下了楼,这时的我完全都被各种不正的人念充满了,怕被那下楼的人把我送去再受迫害。我就在楼下十米远外发正念,但是心没有达到静下来,我还能听到它在跳。那位同修象没事人一样坦然的发完了才下楼来找我。

回家以后,我问自己从上北京,到在看守所放下生死也不说出资料的来源,心系着外面的资料点一定要安全的维持救度众生的责任。尽管人在看守所,心里还时时感叹!幸好资料点和做资料的同修被保护下来了,救度众生的事没有被耽搁。这也是时常让我感叹和最欣慰的事情了,不然该怎么办啊!(因在当时那是我们几个年轻同修好不容易才建立的本地唯一的一个真相资料点)

这些正念不都是我走过来的么?可是现在的我在怕什么呢?我怎么能这样呢?这些怕心让我自己看到了自己还有如此自私与肮脏的人的一面。连我自己都不能认可的。不行我必须要修掉它们。就这样我开始尝试走一条新的救度众生的路——发真相资料。刚开始的时候我一个人是不敢去的,总是要约一个同修。一起出去几次后,同修的时间就紧张起来了,她无法再与我一起出去了,因为她在做资料。我又没有再找到能与我同去发真相资料的同修。

几星期下去,我看着我的真相资料越积越多,心里忐忑不安。这真相资料来之多么不易啊!这些真相资料凝聚了多少同修的慈悲与正念啊!他们期待真相资料能够救度一切有缘的人。怎么到了我的手上我却把它们滞留?真相资料都是有时间性的,不同时间的真相资料都和不同的正法洪势紧密相扣。再拖,资料的力量将无法发挥到最大。静下心来我再次问自己,假如世上就只有我一个人在修炼,那么我还依赖谁呢?是不是找不到依赖我就修不下去了呢?修炼究竟是为谁而修,又究竟为了什么而要修炼的呢?

师父讲过的法理早已经讲明白了一切。我认识到挡着我的不光只有怕心,更大的还有颗依赖心。不行,我必须要修掉这些肮脏的心。于是我就一个人出去发真相资料了。记的有一次发资料已经快接近午夜了。我上了三层楼,忽然第四层楼楼道里的感应灯亮了,正好这栋楼的楼道正对着楼底下的值班门卫。我上楼很轻,所以一直都没有让一到三楼的感应灯亮起来,这四楼的灯亮的太突然了,我一下傻了,就站在三楼一动不动,我又发现了心跳。可是我知道它不是我,不是我在跳,是因为它要被灭掉了 它才闹腾我的,我一边清理它,一边发正念。什么都不管,救人要紧,这时四楼的灯可能是时间到了又灭了,我快速的将救人的真相资料送遍了这一栋楼。

经过了两三个月,我整个人完全发生了变化,现在我已经不再认为发真相资料是发了,在我心底已经将发真相资料称作为送真相资料了。救人是很神圣的事情,没有了私,救人的事变得越来越神圣。回过头来看看自己的变化,现在送真相资料基本上可以不分时间、不分地点、也不管是一个人,或是有同修相随。不管送真相时有无常人出入,心里都非常坦然,心跳早已不见了。什么时候都是一样的神圣。众生在盼着真相,这是他们得救的唯一希望。走出来之后,才发现经过短暂的两三个月,一切救人的事情都是这么神圣的,哪里还有什么肮脏的自私心生出来的那么多怕心哪!都无影了。

真正走出来一段时间后,人是这么轻松。

同修啊!如果你还没有走出来,就赶快走出来吧!走出来远没有没走出来时想象的那么可怕!相反是越来越轻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