扪心自问:我真的做好了吗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六日】我是零五年初正式走進大法修炼的。一直以来,我总以为自己做的很好,比起老同修来自己也不差,三件事,每件都在做。学法每天最少一讲,师父的后期讲法也经常看。炼功每天也炼,发材料平均每天也有几十份,除了自己用的材料以外,我还负责给几个同修打印真相材料。几乎每天我把时间安排的非常紧。因为自己做了点小生意,客人来了招呼招呼,客人走了又忙我的事。同修们看到了都说我修的很好,比老同修还要强。当听到这些赞扬的话时,心里还是挺舒服的。就是没深挖自己那颗心——虚荣心。”

前天,我看完了师父的《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后,突然觉的看完后好象没看一样,自己问自己,你静心看了吗?好象真的是静心看了,突然之间我好象意识到什么,结果也没有再往下想。直到昨天早晨我才想,这么长时间以来,自己总觉的很精進,可是为什么就不见自己有多大的提高呢?我真的做好了吗?当我真的想静下心来找自己的时候,心里有那么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好象有一种东西挡着我,不让我找。那时真的是一百个不愿意。

我问我自己,每天你都学法,可是你真的得法了吗?你学法时候,真的做到无求而自得了吗?没有,我是为了我自己提高才学法的。为了能让同修知道我法理明,讲出的话都在法上,不至于因为我是新学员而看不起我。还有怕不学法的时候,常人心多,邪恶钻空子干扰我。多么强的有求之心啊!

我又问我自己,每天炼功最少炼一小时,当这一天你炼的少了,你自己心里别扭时候,是因为自己没有做好而着急吗?不是,是因为法里讲了,炼功可以改变本体,越炼越年轻,想皮肤变的好一点,白一点。自己更漂亮一点。每当常人问我多大,我说四十多了,他们就说你长的好象三十多岁的时候,心里美滋滋的。还有一点就是让同修看到我的时候一看我的状态,就知道我修的很好。又是一个多么强的虚荣心啊!

我再问我自己,每天发那么多的材料,有时也面对面的讲真相,你真的是救人心切吗?不是,我是为了做而做,是因为我知道这是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不做就不是大法弟子,大法弟子要做好三件事,这也是其中的一件。基点没有放在救度众生上,而是怕自己成不了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隐藏的多么深的为私为我的常人心啊!想到了这些,自己才知道自己差劲透了,抱着这么多的有求之心,也就是人心,你怎么会提高呢?那不都是人在做事吗?

自己又想到了发正念。每天全球四个整点统一发正念的时间,你也在做,(夜间十二点正念没有保证)可是真的起到清理邪恶的作用吗?大脑里胡思乱想,静的时候少,你不是在滥竽充数吗?你的空间场没有清理干净,不但影响你自己,而且影响到其他的同修。因为你没有好好发正念,你就会让邪恶有喘息的机会,你就给邪恶一个生存的空间。邪恶多存留一会儿,给正法和大法弟子证实法就多一些干扰。你这不再拖正法的后腿吗?想到了这些,心里真的很惭愧。很惭愧。觉的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师父对我的慈悲救度。

我问我自己,每当电脑遇到点问题,你大脑第一念就想到了叫同修解决,而没有想一想,同修的时间也是很紧的,有可能因为你的一点点小事,而耽误了同修的大事。当同修说你的打印纸,碳粉用的多,以为你打印了不该打印的东西的时候,你就受不了了,给人甩脸色,发脾气,觉的自己受委曲了,那个时候你想到了师父在《再认识》中说的“只要你是一个修炼的人,无论在任何环境、任何情况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烦和不高兴的事,甚至于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们认为再好的事、再神圣的事,我都会利用来去你们的执著心,暴露你们的魔性,去掉它。因为你们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了吗?那个时候,同修说你,不正是让你提高的一次机会吗?暴露你执著心的时候吗?不让人说,一说就炸,这个严重的执著心不正是师父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说的,最该要去的执著心吗?多可怕呀!你不但不感谢同修,反而埋怨同修做的不好,没有做到师父讲的“语气”、“道理”、“善心”。这是一颗多重的好面子的心和执著自我的心啊!

我又问我自己,当同修提到对谁动过情时,你不是为同修的坦诚而高兴,而是内心笑人家,都修炼这么多年了,怎么还这样。那么你呢?做到这么坦诚了吗?你的内心真的是那么纯洁吗?没有,当每天你的大脑里闪过那个同修的影子;当跟他联系不上替他担心,怕他出状况的时候;当他说出的话不在法上,替他着急的时候;当你一听到他每天不能保证学法、炼功,心思都用在做大法的事情上,心疼他的时候,那又是什么呢?那不就是情吗?自己意识到了,还自我掩盖说,这是同修情,没什么,要是一点情没有,也就不能在世间呆着了。这不也是色心的一种吗?这不是常人走向修炼人要过的第一个大关吗?你还没有走出人,你怎么能成为神呢?

我问我自己,工作环境、家庭环境都是修炼的场所,在家里,你真的把家庭当作修炼的环境了吗?当丈夫让你不高兴的时候,你就一味的训斥他,没有把这当作提高的机会。当孩子不听话的时候,你只想到了把她养大不容易,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想到孩子也是你的一面镜子了吗?当你做的好的时候,你的环境都会改变的,何况你的孩子呢?这时不就是你自己没有做好吗?当丈夫晚上外出应酬,吃饭的时候,每次你都打电话催他,怕他喝多。你真的是关心他吗?不是,你是为了你自己,你是怕他回来喝多了,不让你好好睡觉,怕耽误你休息。多么强的求安逸之心啊!多么重的执著自我的心啊!

我问我自己,当同修对你用情很深,导致他的修炼状态很不好的时候,你做到了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了吗?你只一味的看不起他,责备他,而不是从法理上帮助他。让他提高上来,总以为自己比他修的好,有的时候就想,算了,不管他了,朽木不可雕。这个时候,你想到师父说的,我们谁也不比谁强多少,都是师父从地狱里捞上来的法了吗?还有,师父都不想放弃一个弟子,你又有什么权利而不管他呢?还有更重要的一点,你看到了他的情。反过来找自己了吗?老想改变别人,总不想改变自己。想到了这些,我的心里很难过。

当我在写这篇文章之前,我还想,如果我的文章发表了该多好啊!那我起个什么好听的名字呢?如果同修们知道我的文章发表了,该多好啊!哎!多么强的求名之心啊!又多么重的显示心啊!

同修们,正法到了最后,我们有什么心都该放下了,希望同修们看到了也都认真的向内找一找自己吧。

昨天写完这篇文章以后,晚上集体学法时心也静了,发正念也不胡思乱想了,而且我把我对同修的情也告诉了他。曝光了那颗不好的心。心里也轻松了。向内找,真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