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七年的资料点生活谈我的修炼心路历程(四)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七日】[编者按: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很多人都在默默的兑现着自己久远前对师父的承诺。这个兑现的过程虽然有时会很艰辛曲折,但这些艰辛和曲折何尝不是承诺的当初自己明明白白看到而甘愿承担的。相信我们资料点的同修们将来回过头来再看这段经历,会有与今天截然不同的轻松感受。同时,在世间,资料点可以说是一个很大的存在,是我们大法弟子整体工作中默默无闻却不可缺少的存在,资料点的工作状态和资料点同修的修炼状态,不可避免的直接关系到各地区整体讲真相证实法工作。希望此文的发表,有助于资料点同修得到同修们更多的正念支持从而转入更好的状态,有助于资料点更健康的运作,大家一起更好的完成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

(接上文)

用心与付出

用心与付出,说白了就是吃苦,你不用心就是你不愿意吃苦,这是一个很浅显的道理。

一位资料点的同修说起他当时学技术的过程。他为了真相资料的版面生动一些,就想在版面上插上一个图案。这本来是个几秒钟就完成的事,对于不会的人来说会认为是一项很复杂的技术。他就请了一位比他技术高的家里的同修,不料那位家里同修他也不懂排版技术,家里同修就问了他的家人,他的家人也不会。但是他的家人的一个同学会排版,他的家人就跟其同学学会后教会了家里的这个同修,家里的同修就又教会了资料点上的这个同修。后来资料点的这位同修说:为了这个图案我花了一周的时间。原来资料点这位同修与家里的这位同修相隔上百里远。一个简单图案的来历也有了复杂的历史来源。那时候环境不象现在这样宽松,要找到一个技术全面的同修来教你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看看现在很多搞技术的同修把现成的技术捧上你的门来,你都不想多看一眼或是不当一回事,想想这说明了一个什么问题?我们替别人考虑过没有?那个教给我们技术的同修要操多大的心!同修欠了我们的不成?

后来我也教过不少同修的技术。但是发现一个问题,那种真的用心学的同修大约能有百分之几的比例,说绝对一点,顶多十分之一的比例。你教了十位同修,能有一位真的能用心的学下去的,就已经很令你惊喜了。绝大多数情况下,不是有些同修抱着一种对技术的好奇与兴趣的心来学,就是抱着一种投机的心来学的。前者一旦满足了他的好奇与兴趣也就完事了,不会真的在大法工作这方面一头扎進去,他会选择性的学与选择性的干,所以最终不会长期稳定的在证实法的这条路上走下去起到那个作用。后者他会以一种常人的投资的心态来面对他的技术问题,一旦发现“投资”很大但是见效太慢,就觉的不划算,放弃了。一般后者的这种心态的同修比较多一些。后来我在教同修技术这方面真的没有多大的信心了,因为越来越明白,那个学技术的同修最先具有的就是对修炼的态度与修炼的认识,这不是靠你的技术能改变的了的。如果你教他技术的那位同修心性跟不上,你真的会累在他的身上,甚至会干扰了你的修炼。

记的我曾经接触过这样一位同修,我在教他技术的时候,有时候把自己学法炼功的时间挤出来彻夜不眠的教他技术,但是每次回去后他都不是马上接着对学过的知识练习掌握。不过几日,他再看看自己记的笔记都看不懂了,就再回来问我,我就再从头教他。过后他还是这样毫无长進。我就问他:你回去练习来没有?他说:哪有时间。我心想:你没有时间,我有时间吗?你天天说自己学了多少法,可是你知道资料点的同修一年学的法都没有你一个月学的多,但是他们一月的工作量得有你一年的工作量,你也说没有时间!?

我有时候很不耐烦的说:咱学东西要用心,你想想这在常人看来需要几年才能掌握的技术,而我们需要在极短的时间内全面掌握,能够独当一面,不努力行吗!他说:咱是超常的,需要什么大法就会给咱什么!我心想:大法欠你的不成!你需要什么大法就会给你什么,可是你自己努力过了吗?你具有那样的心性与威德吗?几次下去他始终这样,我也就没再继续教下去。等我离开那儿后,听说他又自己拿出时间来到外地去学技术了。当时我也看出他的一颗人心,他认为反正都是自己的同修,你也应该教,你也不会讲什么条件的。所以他就觉不出来对学习技术机会与技术自身的珍惜,觉的不会我可以再问你。后来形势逼到那个份上,他就不得不拿出自己的时间来特意到外地去学了。当时我就和他说:我教你以后,你回去赶快练习,不会的你就赶快问,可他是一拖再拖,直到自己忘的干干净净的时候再让你从头教。他还有一个很重的人心,总认为要少付出多回报,总等着来个什么奇迹一下子就会了。就象我们有时候在修炼过程中吊儿郎当的,却总想着到最后这个功是否会一下子就上去了,出来个顿悟状态。

我很明白那些技术上的高手他的技术不是来源于他的天才,而是他从一个连一个的不眠之夜中熬出来的。什么吃饭睡觉忙起来就不管这些了。我想真的想搞技术的同修,在这些方面是最先应当学会的。我记的师父在法中讲过那个不识字的老太太,苦于自己不识字,但是又着急自己学不到法。所以就苦苦的用心不断的看这个法,看着看着法睡着了。这时她看到师父的法变成一个个的金光闪闪的大字往她的脑子里飞,醒来后她发现她能识字了。老太太不就是一个用心吗?我也记的师父法中讲到宇宙中某些空间的生命,他的修炼的方式是在技术方面体现出来的。当他的心性提高上来后,神就会在他的技术方面有所提升。搞技术的同修他的修炼也会在这方面体现出来。师父在讲法中说的人的意念长时间的集中在一个地方,时间久了他就会在那儿结出一个丹来。我也体悟到。搞技术的同修长时间的用心就会有所成果,也是一个道理。

自己近几年来大多的修炼时间就是在技术这方面体现出来的。在我接触技术初期,就是本着“不等不靠”这一个原则。出现问题尽量的自己解决,用尽自己的所有能力后,实在是解决不了了才找其他搞技术的同修,而不是一出现问题就等着同修来解决。这也是对自己负责对同修负责的一种体现。正是如此师父也看自己的这颗心,而给予自己所需的智慧。从操作油墨机到维修油墨机,到帮着周边地区维修油墨机。从操作一体机到维修一体机,到帮着周边的地区维修一体机。从接触电脑到解决电脑的常见问题,到帮着周边地区的同修解决电脑常见故障。从操作打印机到维修打印机,到最后帮着周边的地区解决打印机维修的问题。在除了自己使用的第一台打印机烧了打印头(那时候还不知道什么是烧了打印头),送去维修外,再从来就没有送去维修过。到了最后一切打印机的配件直接与厂家联系,上百台打印机的维修节约的资金要几万元。在一些设备的维修方面在那些经销商看来,实属除非专业的技术人员才能解决的问题,而在自己的努力下解决了。记的有一次一台大型一体机坏了,我实在找不到问题就把故障显现和厂家的技术人员说了说,不料维修人员说是主板坏了,需要四千元钱左右。但是根据我自己的判断,不象是主板坏了。最后,只花了一百多元钱修好了,问题不在主板那里。

在近一两年来我在技术方面大多数就是维修打印机,因为随着小型资料点的遍地开花的需要,技术方面是一个不容缺少的方面。随着维修打印机的增多,发现自己在维修打印机的技术方面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只要打印机一开机,就大约判断了百分之九十的故障。其实在很多的时候,同修问我故障的时候,我一张口就说对了那个问题。在常人看来这是一种经验,而自己真实的体验到那的确是一种神通。就象有的大法弟子在正念强的时候一下子就把恶人定住一样,过程中并没有经过大脑的深思熟虑。自己对那个问题的判断是一下子从口中冒出来的,并没有通过技术上的判断分析,但是又是那样的准确。在表面上看来好象自己为周边的同修忙这忙那的“失去”了很多,其实当你为众生的得救真的失去你的一切的时候,慈悲的师父也在想法从另一方面给你找回这一切。我在技术上拥有的这一切其实都是师父所给予的。我在这个过程中做的就是放下我的常人心。当我越来越放下自我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智慧越来越多。

有一次外地一个资料点上的大型一体机坏了,同修让我去帮着修。其实一位懂技术的同修已经修了一遍,实在没有办法了。我到那一开机一听,这台机器的运转声不是“哗啦”了吗?修也不是容易的事。又听说一位搞技术的同修修了一遍没解决就觉的有点渺茫了。但还是大拆了一遍,全拆了后检查没看出什么问题,心里顿时屏住了呼吸,看到满地的零件,这是我第一次的大拆。以前有的搞技术的同修说过这里千万不能自己动,要动就要找专业的技术人员。在我觉的很为难的时候我又顷刻间一下子脑子空了,什么也没有想,从容不迫的一个零件一个零件的装着,心里念着“师父”,最后所有的零件装完后,一开机好好的,声音奇小,就象新机子一样。最初的几样严重的故障一下子消失了,一切工作很正常。本来按照正常的维修,最起码也要把所有的调节点认真的从新对照调一次的。但是装起来后根本一点就没有动,就好象已经刚刚调好的一样。这简直是一个奇迹,我不敢相信我有如此的高超精湛的技术。但是我相信这就是在人这儿体现出来的佛法神通,结果是如此的玄妙。这一切都是在短短的一个时辰内显现的。

在我后来帮着同修维修设备的时候,自己大多数的时候感受到的自己恰恰不是一个掌握了多少技术的修炼者,而是和所有同修一样的很平常的一个修炼人,有时候我好象忘却了我所知道的技术。只知道到同修这来了,不知不觉的把一些自己从来没有遇到的问题解决了。表现出来的一切又是多么的自然与平静。很多的技术难点,并不是自己现有所具有的技术水平所能达到的,都是超常的发挥。还发现自己经历的这一切恰恰与常人的科学又有很大的不同,常人是一下子跳進那个技术里,而自己却是根本就没有進入那个技术里。

是师父给了这一切!

也正是自己在技术方面比较全面一些,所以很多的同修就让帮着解决一些困难。从自我修炼的这个基点看来,其实是一种严重的“等靠”。很多的同修设备出了问题,第一念想到的不是自己如何的来解决这个问题,而是想到的如何找一个搞技术的同修来解决这一问题。这样整体上出现一种强大的等靠,完全陷入一种对技术上的畏难执著。设备一出问题就瞪眼了,没技术怎么办!找不到搞技术的同修怎么办!但是没有想到:自己的等靠心不去怎么办?你设备出了问题找同修,他设备出了问题找同修,最后大家都出了问题,就都等着那位搞技术的同修来解决。同修想一想大家都这样,长时间等靠在资料点的同修、搞协调的同修、搞技术的同修,这不是整体上一个很大的漏吗!这样小的会促成这些个别同修的执著,大的会促成他们的魔难。

几年来那些走在前列的同修不断的遭受迫害,其实与整体的这种不正常的现象有着根本的关系。正法進程到了今天,整体这种严重的偏离法的现象不但没有从根本上得到规正,而且一些方面越来越严重,一些人心成了理所当然。比如有的同修说:真相资料就要那些没有工作的干,那些没有家庭的干,那些流离失所的干,那些“吃供养”的干。话反过来说,叫你没有工作,叫你没有家庭,叫你流离失所,叫你吃供养,你能安心干吗!难道你就要长期的让他们没有工作、没有家庭、流离失所、“吃供养”吗!这不是帮着邪恶迫害他们吗!这部份同修几年来一直默默无闻的做着这一切,是因为他们把自己把同修都当成大法弟子来看才这样做的。也不去有意的说明这一切,历史会见证这一切。但是那些一直变着法子掩盖自己的那颗“自保”的人心的同修,历史也会见证你说过的一切与做过的一切。你的那些人心与执著不会在自己的等靠中消失,自己修炼的成果也不会等靠来的。是不是同修的那种默默无闻的付出才滋养了你那个等靠的人心呢!同修的默默无闻的付出绝对没有错,错是错在他们的善心被你的人心所利用,错在你不能对自己的修炼负责。

一个时期我无法干别的大法工作了,就是不停的维修当地和周边地区的打印机。后来我发现不是太对头。难道这些问题只是技术层面上的问题与设备自身的问题吗?!绝对不是的。根本的问题还是我们同修自身的问题。在我帮着同修维修设备的过程中,发现这样一个问题,就是同修使用设备的状态就是同修自己的状态。这是非常正确的判断,只要不是设备自身的正常老化,一切的问题肯定出现在同修的心性上。所以我在给同修维修设备的过程中,很注重提醒同修在心性方面下手。有一位同修他很不赞同我的这个认识,所以一出了问题就找打印机的问题。到了最后三台打印机没有一台正常的了。再后来打印机没问题了电脑又不正常了。很多的同修也出现过,自己的设备有问题了,可是搞技术的同修一来就好了,同修一走又坏了。下次同修一来又好了,一走就又坏了。再不就是修好了打印机坏了电脑,修好了电脑又坏了打印机,没完没了。

看到这些方面,我认为如果我们同修自身不能提高上来,整体的状态就不能提高上来。搞技术的同修不能清醒的看清这一切,就很容易被整体同修这种不正确的状态拖下去,走到迫害中去。为什么那么多搞技术的同修遭受迫害呢,这其中也包括一些资料点的同修。现在我亲身体察到,一个搞技术的同修或是一个资料点的同修,如果他所在的地区的同修的心性与对正法的认识跟不上来,那么这些搞技术的同修或是资料点的同修,他们的工作将会想干多少就有多少。说这些一点也不夸张,直到现在我还是处于这样一种环境。有时候同修问你有时间吗,你都不敢说有时间,一说有时间,一个星期的工作都会够你干的。资料点的同修常常彼此的嘱咐对方或是见面的外地资料点的同修“一定要多学法,再忙也要学法。我们的工作要做多少有多少,依你去干,白天黑夜的干你都永远干不完”。就我自己来说,我常常在这个月的工作还没有做完,就计划下一个月的工作了。学法有时候都这样想:这上半年把一些比较重要的工作或项目使劲往前赶一赶,下半年就好好的学学法。学法的时候往往一边学法,一边心里安排工作。资料点的同修那个学法的质量我很清楚,那不是学法,那是在“解渴”。有时候同修提醒我:你一定要多学法!可是我心想:你说的现实吗!总觉的这只是一句安慰的话或好听的话。这也有一个原因,很多家里同修本来应该承担的工作却挤压到了资料点的同修那里。比如说我们这儿有一个片那儿大约三四十名同修,大约有三个家庭资料点,就是三台打印机,三台电脑,并且有一个电脑可以上网。问题是出在同修没有时间打字,几张三退声明还要挤给外面的同修。我说他们不是人心吗!不是在利用同修的善吗!

也有一位搞技术的同修一听同修的打印机坏了,打不开机了。大老远的坐车过去后,一看打印机的电源线没插上,这也看出同修等靠、依赖到什么成度了。一点的脑子都不想动,但是很明白一点:“有事找同修”。

我想所有搞技术的同修或是资料点的同修,这些问题也是不容忽视的一些问题。如何对待整体形形色色的不同的人心,这也是必须走正的一段路。一个人面对上百成千的同修体现出来的人心那是一个相当严峻的考验。除了对自身的心性的认识与把握外,也要对这种庞大的复杂的环境的认识与把握。在我看到一些搞技术的同修、搞协调的同修、资料点的同修不断的遭受迫害的同时,我不断的思考与分析这个问题。除了大多数不在其中的同修看到的他们那些存在的执著外,更重要的还有他当时所处的那种环境。

比如很多的搞技术的同修或是资料点的同修,在遭受迫害前的极短的时间里,他身边那些状态好的同修能明显的感受到此同修好象处在一种不能自己做主的状态,用资料点同修常用的一句话就是“恍恍惚惚的”。其实对于其中的同修在那个时候他自己根本是意识不到的,说白了一点邪恶已经靠近他了,而自己却是浑然不知。在那个时候,解决他的这种困境的唯一的办法就是静心学法。这在家里同修看来是多么简单的一件事,可是对于这些同修,这好比穷人盼望逢年过节能吃上一顿饱饭一样。

我常常忙的处于这样一个状态,但是我自己能够及时的刹下车来调整一下。这也是自己呆在资料点年久了积累的一点“经验”。这个经验也是自己亲眼看着身边几年来几十位资料点的同修遭受迫害后留下来的血的教训。往往在很多地区这种同修就在他遭受迫害的前夕,他自身所处的那个环境已经促使他根本就没有退路可走。如果退下来,又有多少的同修等着你跟你要真相资料;如果你真的退下来,又有多少的同修会说你偷奸耍懒、不以法为大、没有责任心。如果你退下来,又有多少的当地或是周边地区的设备出了问题急待你去解决;如果你真的退下来,又有多少的同修会说你这个人难求,没有那种大法弟子都是一个整体的风范。如果你真的和同修说:我要停下来学学法,现在什么都不想干。这样少不了有人说你吃供养了。

在几年前,一位搞协调的同修就是因为我们资料点的同修满足不了他那儿一千多人的真相资料的供用,就翻着脸对我们点上的一位同修说:你们成天吃这里面喝这里面的,却什么东西都干不出来,那么要你们干什么!当时一位同修回来就哭着说要离开资料点。这位协调人直到在二零零五年的时候还是不赞成小型资料点遍地开花的做法,还说打印机再快总是不如资料点的一体机快。他是否修炼几年来,真的领悟到了一个觉者先他后我的那种基本的本性?不是很多的同修在交流材料上说资料点的同修不重视学法吗?或者说是以干事来代替修炼吗?在这里请同修不妨让我说一句不是什么太好听的话:整体的那种等靠,使他们无法有一个正常的学法环境。他们无法看到无数的同修在等着真相资料,与无数的众生在等着得救而安下心来。有时候他们把工作一个劲的往前赶是因为觉的能使世人早一天明白真相,使这场迫害早一天的结束。岂不知,在他们一个人顶十个人、顶一百个人的忙的背后是多少的同修在等靠。那么整体同修促成的这个环境,这不是在促成他们的魔难吗?!

在我没有帮着家里的同修建立资料点之前,我真的没想到整体的环境中还存在这样一种复杂的人的因素。想起那些昔日“并肩作战”的后来倒下了的同修,想起他们我无法止住我的泪水。他们往日先他后我的为同修为众生默默无闻的奉献着自己的一切,忘记了严寒酷暑、白昼黑夜,他忘记了自己的冷暖饥饱……更使我明白一个大法弟子的慈悲,不是体现在口上的,而是体现在他的心上与实际行动上。他在正法过程中的身体力行见证着他的慈悲。

现在看看整体上是如此多的同修存在严重的等靠,心里一种说不出的心情。说实在的,现在家里的环境比起当时那些在外面的资料点的同修当时面临的那个环境真是天壤之别,真是强一百倍了。那时候大资料点的建立哪能找到一个你始终靠着他往前走的人。能有哪位同修把设备给你买回来,那是一件很难得的事了。我记的在我第一次接触一体机的时候,外地同修把一体机送来后只说了大体的操作后,就待了几十分钟,匆匆的走了。后来外地的一位协调人出事后,我们也就失去了联系。从此以后这台一体机的维修与使用就由我自己一个人来完成了。记的刚开始一体机出了故障的时候,自己一时还解决不了,但是大量的真相资料又急需着。那时候那个心情就象自己生了重病一样,身体上的压力与心理上的压力都非常的大。心里也非常的消沉。退路是肯定不能想的,只有往前走,因为那时候几个地区就等靠着这一台一体机。如果眼前能有一个懂技术的同修能教你点什么,那是做梦都想着的事。比比现在,在我帮着同修建立小型资料点的时候,你把技术捧给他,他都不乐意要,视为烂泥。你帮他建立资料点,什么事你还要先征求他的意见,他说什么时候有时间就什么时候有时间,好象你帮他建立资料点这是你求着他的事,所以什么事你要主动。要主动的给他解决一切的设备维修、耗材提供,等等。一出问题,就等着你上门了。这是否是常人的一种变异?尽管如此,还是口口声声的这里难、那里难的。

我常常回忆自己和其他资料点的同修走过来的路。当时那个环境多么的艰难,怎么没有个同修说难呢!那时候的工作那么的多,都没有谁去等靠,都去抢着干!你考虑我,我考虑你。真是大步流星的往前走。说这些并不是对资料点同修的赞扬、对其他同修的贬低,这完全是一个事实。如果把现在我们这种严重等靠的同修换在当时的那个环境走那条路,真是很难走过来。这不是说同修修的不好,我认为一个根本原因就是:在法上还不是真的明白什么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在心性上就是私心太大。

最明显的一个表现就是,可以为自己的家庭与事业呕心沥血,但是在大法的工作上好象是额外的付出。自己的工作与大法的工作区分的那样的明显。自己的家务活或是自己的事业有问题一分一秒也不能拖,但换成大法工作想怎么拖就怎么拖。自己的家务活或是自己的事业兢兢业业,一丝不苟,大法的工作敷衍了事,马马虎虎。好象自己的工作与大法的工作贴了个特殊的标签似的区分的那么明显。与师父说的“无论你们做什么,都没有去想自己是在为大法做什么、应该怎么样去为大法做、我怎么样能够为这个法做好,都把自己摆在大法当中,你就象大法中的一个粒子一样,无论干什么自己就应该那样做。”(《导航》)相差太远。

正法已经是最后的最后了,但是我们依然对自己的修炼如此的麻木。这是一个令我们每个同修很值得深思的问题。在正法的最后,邪恶仍是如此的猖獗,被迫害死的同修的数字仍是一天天的和往常一样不多不少的增加着。难道这就是我们永远或应该这样去走的证实法的路吗!除了我们平时那个一成不变的消极的心理外,背后又有多少我们每个同修的人心与人的状态来维持着滋养着这些邪恶与这场迫害呢!

* * * * * * * * *

自己想写的很多,现在就写这些。文章不在于长短,话不在于说的是否好听。总之能够对自己负责对他人负责,就本着这样一个心态去写的。在师父正法的最后,这时也想起了自己几年前悟到的师父一段讲法。师父在讲“玄关设位”的时候讲到那个玄关的最后一关就是“命门”。那个命门不震开,这个丹的能量就释放不出来。这个命门就象层层的铁门一样。我当时悟到这个命门就象一扇生命之门,能出来这个门就是生,出不来这个门就是死。而能否冲出这扇门就象修炼人能否真正冲破放下他的那个私心一样。师父说:“人的命门是极其关键的主要的大窍,道家叫窍,我们叫关。主要的一大关,那真是铁门,无数层铁门。”(《转法轮》)每当想起师父的这句话觉的意味深长,自己的心里顿时沉重起来。自己能清醒的体悟到师父的这段法理对一个真修者的要求,总觉的自己真的有点不敢想,法的要求如此之高之正,所以心里就添了几分沉重。修炼到这时自己不再被一个修炼者的枝枝杈杈的表面体现出来的执著所迷惑,而是一眼穿透这一切,直达生命一切变异的根本——“私的因素”。一个生命无论如何的千变万化,或是一个修炼者的执著如何的表现不同,还不都是一个“私”吗?就连一个生命他所能达到的自身智慧的极限都决不会超越他自身所存在的“私”的极限。因为一个生命的智慧与他的私心本身就是一种并存的关系,这或许本身就是一种相生相克的互动关系。但是作为一个生命往往很难看到这一点。私就是所有生命的终结与劫数,就包括那旧势力。一个生命的自身的私就足以解体他生命的自身,无需神的惩戒。神对一个生命的惩戒,那是否是为了就是给所有其他生命所展现的一种因果关系,同样不失为神的伟大慈悲。

当自己知道这一切,又觉的自己与修炼的标准又是多么遥远,可是时间又是如此的紧迫,心里真的不敢放松怠慢。好象这种紧迫已经不能用时间这个概念所能衡量了。

看看自己还有很多的同修,往往很多的时候根本不把这种私的因素纳入修炼的范畴,就象理所当然的或是习以为常了,甚至察觉不到了。每到想到这一切,自己往往什么都不想说了,因为也不知说什么才好,或怎么说才好。修炼真的不是儿戏啊!

结合自己在修炼中的工作,联想到这个“私”所涉及的方方面面。其实方方面面的哪个方面还不都是一个“私”在背后作怪。直到今天,又有多少的同修还是处于一种初期的只想从大法中解决个人的问题的思想在修;又有多少的同修还是停留在让资料点的同修来解决资料的问题在修;又有多少的同修是抱着怕自己遭受迫害而把自己本应承担的工作推给他人的心态在修;又有多少的年轻力壮有知识有能力的同修,硬找理由与借口把一些小型资料点的工作推给那些七老八十没文化没条件的年老同修来做呢?又有多少的同修,就连自己需要的师父的讲法与经文,还要等着协调人捧到你的家门来?

问题很可能是一时的,但是这些问题已经几年了从始至终都这样,又怎么讲呢?还要等师父亲口说出来吗?在这里没有指责,只是为了说明问题,修炼本来就是自愿的。想想这些问题反映出的人心不修去就可以圆满吗?问问自己也会很明确的。什么困难、什么执著,还不都是一个“私”。

由于自己不够精進与时间的问题,这篇文章写了八个多月,写写停停,停停写写的。自己也没有过多的事先想法,也没想一气呵成,就想到哪写到哪。为了安全的需要,其中的一些人与事都已经特意修改了,本来就只是为了说明问题的需要。写的这些不敢说也谈不上对同修能有所帮助与促進,但希望一些问题能从新引起同修的思考,也包括我自己。

也有一个心愿:希望所有的同修都能看到这篇文章,算是自己送给所有大法弟子的一份礼物。对自己的语言过失,希望同修给予理解,毕竟自己的心性所限,有待日后的修炼路上不断努力。写到同修的那些人心表现也是对事不对人,说实在的自己修的比比那些同修觉的很惭愧的。都有人心,都有不足,能走到今天全靠师父与同修给予的帮助与鼓励,最先应当谢谢的是师父,其次是同修。自己也相信所有的大法弟子都会功成圆满。自己有些方面做的好只是因为自己先走了一步,其他别无差异。如果每个同修都能抢先早走一步,那么整体就会走向圆满早迈進一千大步。

谢谢师父的慈悲照料,谢谢同修的无私关注。

(全文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