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实实在在的修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八日】由于前一段时间自己的不精進而造成病业干扰后,认识到了修炼的严肃性,敲响了警钟,由于较长一段时间的放松学法,即使向内找,也是找的比较浮浅,有些心看起来比较模糊,找不到问题的实质。

这次自己暗下决心先从加强学法开始,因为师父讲过没有什么特效药把执著吃没了,学法比特效药还要特效。我决定每天尽量的静心学两讲《转法轮》,穿插着看“对澳洲学员讲法”或其他经文,当然炼功和发正念也要跟上。这样一段时间下来,感觉就是不一样,原来浮躁的心逐渐的平静下来,就象一杯浑浊的水,沉淀后变的清亮起来,思维也渐渐清晰,心态也正了,出现不好的思想马上就看到了,基本能立时抓住它了。这样有些以前没有认清的执著能认清了。

比如在与邻居之间,我的对门是两代人同堂,家里大人孩子多,客人也多,每天進進出出的比较热闹。而我是三口之家,孩子在外头上学,丈夫因工作关系经常不在家吃饭,经常是我一个人進出,亲戚平常走动也少,显的比较冷清,每当听到对门大人孩子热热闹闹一家人吃饭的时候,自己就有一种说不出的不舒服,感到有种凄凉、孤寂的感觉,以前也没向深处找找是什么心,后来找到是一种对人情的执著,是对常人亲情中的那种“天伦之乐”的执著,是触动了自己的这个东西,这可是个根本的执著。情本身是个最不可靠的东西,常人是在迷中,他们的未来都指望着我们,而大法弟子是带有重大使命的,而且时间瞬间即过,怎么能象常人那样糊涂呢?是因为不精進才有闲情去感受常人那种感受。找到这颗心后就好了。

再有一件事,就是在给几个邻里讲了真相后,有两个反而不如从前那样见了面热情的打招呼了,表情冷淡甚至不打照面,自己就感觉心里很不舒服,后来查找自己的心,发现是自己的名利心在作怪,潜意识中有种怕别人看不起自己的想法,因为中共邪党对大法的造谣诬陷,是旧势力安排的对大法弟子的名誉上搞臭,而我所居住的楼上,有些是在社会上有点地位的,所以自己就用人的眼光来看待这件事,平日也是那么在乎别人对自己的态度,心都被带动,这就是内心深处潜藏的名利心,看重人的东西,而别人对我的态度,正是自己心的折射。如果自己的心摆的很正,常人是会被抑制的。这些潜藏的名利心也会影响到救度众生的效果。

再一个就是在对待孩子上也存在着执著,一是掺杂着情,再一个就是对孩子遇到的问题大包大揽,总是告诉她你必须这样做,你必须那样做,是一种党文化的独断,不是启发她自己去认识去提高,总是替她答卷,使她形成依赖心,这也是一种证实自我的心:是我在帮你走过来的。

还有就是给同修指出不足时直言快语,语气不善。以前我这个毛病曾伤害过不少同修,同修也给我指出过,后来改了不少,可是一不注意还会犯,没有达到象师父说的那样“善意的”、“和风细语的”,原因是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一次同修给我指出不足时,也是痛快的、尖锐的说,我就感到很不舒服,心里忿忿不平,老想找同修身上的不足用以反击同修,自己感觉也不对劲,就在心里对自己说:你先别管别人的态度,你说她说的对不对?你是不是真有那个东西?回答:是。就说:这就对了,别人帮你找出不足这不是好事吗?这样心里才平衡了。由此看来,我说别人时别人不接受我还不服,我自己不也这样吗?既然是人在修炼就得注意这些方面。

还有一件事,一次我给同修指出不足时,感觉同修当时是带着争斗反弹,我当时只找了表面是自己有争斗的心,没有再往深挖下去,后来找到是自己的私心所致,因为我经常与此同修打交道,同修做事比较多,自己感觉同修做事比较猛,潜意识里有怕同修有漏被钻空子迫害牵扯到自己的心,是一颗隐藏的自我保护的心,带着这样不纯净的心给同修指,所以才不会有好效果。不是象师父说的完全为了别人好,对方会被感动的落泪。所以出现问题都要找自己。

还有就是看见同修有问题给指出时,如果对方不接受,就碍于情面不再坚持原则,造成损失后再后悔,应该在不断调整自己的同时,直至在法上解决问题。

师父的经文《淘沙》发表后,是在新的正法形势下对弟子的点悟和要求,要求我们越最后越精進,当前出现的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其背后的实质是宇宙中旧势力留下的那些干扰的因素所为,它们的存在也是在旧宇宙绝对的相生相克的法理制约之中。师父说过,没有了怕,也就没有叫你怕的因素了。放下生死,生死也就永远的远离你。只要你执著于旧宇宙的任何东西,也就是只要你要了它的任何东西,它都会有借口来管你。那么舍尽一切,同化大法,救度众生,既是清除迫害,也是大法对弟子的标准要求。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