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事事修自己 跟随师父回家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三日】回想这几年的风风雨雨,如果没有师父、没有法,很难走到今天这一步。如果把这几年所经历的苦难与师父为我们的承受和给予的相比也羞的提起。2000年我去信访局证实大法后被单位送看守所关押。关押到四个月时,同修陆陆续续被放出,最后只剩下我和另一位同修,心里有点不稳,自己应该怎么办?但转念想,师父教我们做好人没有错,错在当今政府,这么好的法,就是在这里坐一辈子牢也决不背叛师父和大法(当时还没有悟到怎样去否定旧势力),心中就这坚定的一念,下午的时候我和同修同时被放出。出来后我没工作在家闲着,就参与了资料点的印真相资料。在与同修合作时,没注重修自己,牙一直出血,不知向内找,持续了有一年。现在回想起来,当时一直对与我合作的一位大姐有意见,虽然自己嘴里没说什么,嫌弃她干活慢、娇气,闹的间隔很大,在证实大法工作中没有遇事向内找相互配合好,完全成了常人在干神圣的大法事。自己没有善心,眼睛总是盯着别人,总是以法为借口,不修自己,最终导致资料点被破坏,损失很大,三位同修被迫流离失所,很长时间失去了稳定的修炼环境。

资料点虽被破坏,但证实法的脚步不能停,之后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建立了家庭资料点。我的环境好,全家都修炼,在各方面他们给了我很大的帮助和鼓励。在买耗材时心里有点怕,胆胆突突,母亲和我从法理上交流提高。师父说:“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是啊,这宇宙大法修这么多年了,从自己的内心为什么就不能给他一个堂堂正在的位置呢?该把他放在心中最高、最正的位置。我做的事是在救人,是世上最大的好事,谁也无权、谁也不能对我干的这件事進行干扰,谁动灭谁。悟到这,感觉自己越来越强大,正法的一念坚不可摧。

在实际的工作中,只有时时事事修自己精進不止,在纯净的心态下,才可做好,兑现史前大愿,否则将给自己在这条路上人为的带来一些麻烦和损失。很长时间以来,我使用的打印机和电脑,出现过多次不顺和故障,在同修的帮助下也都能得到排除。但作为我本人做资料时间长了,不自觉的从内心滋生出一种隐约的欢喜,同修也时常夸我们这的环境好。嘴上没说什么,内心里飘飘然,有一种美滋滋的感觉。是呀,这几年印了多少真相资料啊,觉得自己高高在上的。意识不到这种感觉早已不在法上。机器也跟着出毛病,邪恶就在瞅着你的人心下手啊。同修帮助修理机器时,无意中说:“你对证实法与证实自己如何理解?”当时我一下怔住了,这句话不是在说自己这颗人心吗?不是老觉得功劳大,在大法中捞资本,自己被这颗肮脏的心带动着偏离法很远了,多危险。是师父借同修的口在点化我,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老是抓住人的东西不放。有的时候邪恶就制造紧张气氛,什么又要搜了,挨家挨户查了,家人就急着要我把东西藏起来。自己心里也一惊,犹豫不决,法理不清。总觉得被邪恶追得乱藏不对劲,但一时在法上悟不出道理来。通过冷静学法逐渐悟道,师尊在《转法轮》中讲到:“如果能把那个心放下之后,那个物质的本身并不起作用,而真正干扰人的就是那颗心。”对呀,在这件事上我已经动心了,要藏起来不是承认了邪恶了吗?跑我这的这股黑气我不承认,在我这也不起作用,我的场是慈悲祥和的,我该干什么干什么,坚信师父,坚信大法,谁也动不了我,要让我们的小资料点平平稳稳做到最后那一刻。

二零零一年,我想找一份工作干,这样既符合常人状态,又可多接触一些世人,也可解决生活问题。在同修的帮助下,不长时间我就找了一个活儿,很轻松,还有时间做资料,我悟到是师父在帮我,还有什么理由做不好呢?上班第一天,总公司开会,经理突然说:“听说咱这儿有炼法轮功的。”我什么也没想站起来说:有,我就是。同时把炼功人都是好人,在工作上要好好干等……说了,他也没再说什么,旁边的工人们都笑着说:这么好,咱们都炼吧。我体会到,没有怕心,无论在那儿都可开创一个堂堂正正的环境来。我的工作很轻松,大部份时间坐着没事干,别的人就打毛衣、洗衣服,干私活,我为什么不用这时间学法呢?法学好了还能更好的干工作。厂领导知道后要把书拿走,我严肃的说:“把书放下,谁也不许动。”当时有点怒,不慈悲,事后又给他们讲了真相。自那以后我又开创了一个学法环境。工友们只要走到我跟前,我就给他们讲大法好、大法洪传世界、自焚真相,很多人都转变了对大法的看法。自三退以来,我就给他们讲三退如何重要,有大部份人一说就退,可有一少部份人怎么说都不退,我想不能丢下不管,就三番五次的说,同时把自己修好。明慧上有同修许多好的经验可借鉴,有时就顺着他们的执著拉家常,工作上多干活,无私帮助别人,把大法的美好体现出来,让自己时刻保持一颗善心,再顽固的人也退了。

在我们工段就三个人,有一天领导突然宣布我们的其中一同事成了我们这的组长,比我们多挣50元钱,还不多干活(因她是老板的亲戚)。我一听气鼓鼓的不行:她为什么当组长,什么也不会。别的同事也替我抱不平。等静下来,师父的法一下显现了出来,《转法轮》中讲到:“有一天,不能干的这个人却被提了当干部,没提他,而且还当了他的领导。他那心里就不平衡了,上下活动,愤愤不平,妒嫉的不行。”这段法不就是在说我吗?我很羞愧,对不起一个大法弟子的称号。认识到没几天,厂领导让我写一本工段的工艺流程,要对每一个职工進行技能培训。我悟到这又是一次考验,不是组长让你干组长的活儿,我爽快的答应了,完成了工段的培训任务。过后,网上的敬天知命的故事、以德报怨的故事给了我很大的启发。我是干什么的,怎么能忘了根本,跟常人争起名利来,怎么救人。古人都能做到忍让、知命,大法弟子更要做得好。

我从小就胆怯、悲观,与人相处总是小心,看到领导或有钱的人,总是躲着或不吭声,这给我讲真相带来一些影响。我想要改变自己,给领导层讲真相。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是荣耀尊贵的生命,三界都是为法造就的,怕什么?这个厂以及周围环境不都是与你有缘的众生吗,怕什么,不能总让师尊牵着走了,得自己成熟起来,这也是师父所期望的。我就给经理、主任、科长们讲真相,他们都退出了恶党组织;给老板讲了真相,但还没退党,一定还有机缘给他退。我尽量不放过一个与我有缘的人,无论是谁到我跟前,首先想到的是救他,要抓紧时间,事事用法衡量,去掉人的东西,同化大法,救更多的人。我悟到不是能不能救,就是看自己有没有那颗强烈的愿望想不想救,只要想,师父就会帮你。

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