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奥运”和“柏林奥运”的相同与不同(下)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六日】(接前文)同中共宣传它的权贵经济发展一样,希特勒也在德国制造了一个“经济奇迹”。一九二九年到一九三三年的时候全球经济大萧条,德国经济也非常困难(而中共是赶上了经济全球化的时机)。希特勒上台以后,纳粹的经济政策使得德国的失业率从百分之三十降到几乎百分之零,而且德国对世界经济的依赖性大大减少,始终保持工资和物价的稳定。大家熟知的“德国大众”汽车(Volkswagen),就是希特勒要求为普通上班族打造的(Volks就是德语的“人”,Wagen就是“车”,意为人人都能有的车)。但是,希特勒的种族主义政策最终葬送了德国的前途。

希特勒要的是整个世界,他要让柏林成为奥运的举办地。强大的经济实力和空前的宣传造势,希特勒的奥运成功了。美国记者希尔(Shirer)在他的《希尔日记》中描写到,“那前所未有的宏大运动场面,让运动员难以忘怀;那光鲜华丽的城市,让来访的客人们,特别是大商人们,兴奋不已。”是的,整个世界被麻痹了,纳粹的种族大屠杀没有能够及时被阻止。当希特勒把战火烧到整个欧洲的时候,一切都晚了。

正是前车之鉴,让人们不得不对“北京奥运”深怀警惧。因为中共的“北京奥运”在宣传攻势,非体育的政治动机以及对民众的人权迫害方面,同当时的纳粹德国实在是太相似了。

利用奥运向世界展示自己的国家,本来是合情合理的。问题在于,纳粹和中共有一个与体育完全无关的政治动机。中共倒不是要宣传“中华民族优秀论”,正相反,是要宣传来自德国的共产幽灵及其独裁专制政权最适合中国,为中共涂脂抹粉,寻找执政合法性。经过三十年的权贵经济,以资源浪费、环境污染、土地低价转让、廉价劳动力、人权和信仰迫害、贫富分化、全社会腐败、娼妓遍地、道德崩溃为代价而换来的表面繁荣,给了中共喘息的机会。于是举办奥运变成了中共向全世界展示其“合法性”、给自己涂脂抹粉的最大面子工程。

同希特勒一样,中共要把这个奥运办成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奥运,不惜一切代价的奥运,要全世界政要都来捧场的奥运。尽管住房难,看病难,上学难,民生问题一堆又一堆,群体抗争一起又一起,社会危机四伏,遭到中共迫害的群体覆盖社会各个阶层,有政治犯,有地下教会,有维权律师,有法轮功学员,有藏族僧侣,有失地农民,有抗议拆迁的房主等等,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利更是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恶。但是,共产党说了,必须“在全社会营造隆重热烈的奥运气氛”,必须“把奥运当作压倒一切的政治任务”。

中共内部下发文件,规定了十一类四十三种人不能参与奥运有关的活动,包括争取信仰自由的中国民众。还要颁布65项奥运立法需求,要把建设奥运的百万民工“劝返”回乡,对流浪乞讨人员进行强制“救助”,对废品收购、小美容美发等低档行业强制挤出北京,进京人员须出具县级以上证明等等。如此“净化”城市,估计希特勒也自叹不如。空气污染问题,食品安全问题,文明素质问题,媒体采访自由问题,网络封锁问题等等,都是中共面临的巨大挑战。但在中国,人民被政府代表了,是谓“人民政府”,政府又必须“坚持党的领导”,是谓党的利益高于一切,所以这不是人民的奥运,这是共产党的奥运。如同“柏林奥运”是纳粹奥运一样。

纳粹在奥运期间也不得不有所收敛,而中共简直就是“顶风作案”,为了不让外界听到真相,中共以“奥运”为借口,大肆抓捕、判刑维权人士和法轮功学员。许多西方国家除了“表示关注”之外,经济利益使得他们硬不起腰来。中国就如同一头奶牛,中共让西方国家都去拼命挤奶,不但吞并今天的中国企业,还要占领明天的中国市场,如同经济殖民一样。经济利益使西方国家不愿撒手,中共吃透了西方的心理,正好关起来整中国老百姓。这是“柏林奥运”与“北京奥运”的众多相同之中的大不同。不过,令人欣慰的是,随着正义呼声的高涨,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民和西方民众敢于站出来了。

外强中干、四面楚歌的中共没有什么干正事的本事,但是,却在迫害中国人的运动中不遗余力。当奥运场上人们尽情欢呼的时候,在中共黑暗的监狱里,可能良心犯们正在被折磨得痛苦的呻吟;当西方政要在开幕式上给予中共足够面子用来贴金的时候,中共正下定决心一定要把共产党独裁专制永远延续下去;当奥运结束后,人们在惊叹规模如此空前的时候,中共则更有借口将变本加厉迫害善良民众的运动进行到底。

面对“柏林奥运”的教训,是我们对中共喊出“奥运和反人类罪不能在中国同时进行”的时候了。北京奥运,应该是一场真正全体中国人民的奥运,同世界共享人类自由和道德价值的奥运。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