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成正法正觉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八日】

一、喜得大法

一九九八年,北京一个阳光灿烂的中午,我终于找到了已寻觅半年之久的法轮大法宝书。平时看书飞快的我,一字一句,用了一天半时间看完第一遍《转法轮》,随即明显知道整个人都变了。读法时没有任何杂念,根本没想到病,然而,身体许多难以治愈的病症不觉中消失:咽炎、胃炎、耳鸣、出虚汗、易虚脱、胃溃疡、关节炎、妇科病、美尼尔症、心脏早搏、心动过速、容易疲劳、用脑容易累、夏季低血压、着点凉就半边身体疼等。面部皮肤变的白皙。

大家集体学法、炼功,進入了生命的新天地,感受到无私无我,纯净平和,真正的快乐!记的一次辅导站组织我们大家跨省参加法会,学员来自四面八方,租车时大家按人平均付费。中途上来的学员,一听说车费已付,急的不得了,都一定坚持要自己付自己的车费。我感叹:如果人人心里有大法,那人类社会就完全从根本上改变了,变好了。

二、上访讲真相

“七二零”以后,许多外地大法弟子舍生忘死、历尽艰险来到北京上访。面对着整个国家机器的打压、欺骗,我们北京大法学员不断切磋交流,一部份同修开始走出来。我们各地及海外学员共同交流,达成共识:共同努力,以各种形式走出来,唤起更多的同修走出来,跟着师父坚定大法修炼,讲明事实真相,维护大法。

一九九九年底,我到国务院信访办上访,那里刚下班,准备明天再去。返回时,在火车站前广场,我只顾往上看,小腿一下绊在一道隔离用的铁栏杆上,眼瞅着自己缓慢的、直挺挺的摔下去,感觉胸部很难受,眼看就要头先触地,突然,心里好受了,一股美好的感觉涌在心头,并且身体象慢动作回放镜头般返回来。“师父救了我!”无比感谢师父。第二天心态纯净的去上访,

在信访办里,我写着“还我师父清白,给我们正常修炼的环境,释放所有被关押的大法学员”,全身上下灌顶般通热。那里只有两种人:访民、警察。根本就不允许上访。各地同修亲人般相聚,交流,一位老年外地农村大法学员,扛着行李在野外住了两天,不止一次的说以后还要来。象前赴后继的千万大法学员一样,我们都被非法关押到各地。

二零零零年中,我带着与母亲一起制作的大法真相横幅,一人来到天安门广场,被便衣怀疑盘问时,我迅速打开横幅。恶警突然从后面向下猛按我的头,猛薅猛拽我的头发,突遭痛苦的一刹间,我没顾及思考,心里大喊:师父!坏人动不了我。时间一长,思想走神,动了人心,感到屈辱、痛苦,想着恶警怎么还不松手啊。粗壮的恶警长时间拼命薅拽,我感觉到头发一片片被从根部薅动,只差掉下来了。许久恶警才松开手。几个恶警对我软硬兼施,威胁利诱近两个小时,见不起作用就说,“法轮功,你走吧。”

回到家学法,立时头发根部发痒。整理头发时,头发只掉三五根。学法时,心不静,有干扰,心想:师父,从天安门那样邪恶的地方回来,应该消去不少业力,怎么我还静不下来哪?怎么长时间以来老静不下来哪?直到第三天读《转法轮》,当我忘记有求之心,渐渐的感觉四肢没了,身体没了,最后脑袋也没了,只剩下一点思维,知道自己在学法。师父在鼓励我,指引我,加强学法,维护大法。当我们正念正行,心态纯正,就会看到感受到大法的光芒。

三、制作真相救众生

每当我在网上看到大陆同修们在非常艰难困苦的条件下,制作各种真相资料,以各种形式讲真相救度众生,我都很感动,他们真是非常不容易。记的明慧网上一个同修说,黑夜到村子里发资料,被发现,急走却发现進了死胡同,这时手电筒又从头顶上照过来时的感受。我常常被我们海内外同修们艰苦卓绝的努力感动的热泪流涌。同修们的事迹给了我很大的促進启发。在我遭到不同空间邪恶的干扰迫害、状态差的时候,大法网站明慧网,各地同修们勇猛精進的体会,给了我极大的直接鼓励和支持。

早期是同修送来资料,后来自己编写一部份,再以后卖掉家产,买笔记本电脑无线上网,上大法弟子网站,上传下载,制作真相资料,提供一部份给周围同修。极尽可能省吃俭用节省资金,制作真相资料。

自己制作真相资料时,我把能搜集到的邪恶迫害大法弟子的种种酷刑一一列举出来时,发现自己心神很难面对那些残忍的暴行,太残暴了!一边组稿编写,一边想最后定稿时,那段不能不看,我的精神能承受的了吗?担心看不下去。可是那段对世人讲真相很需要,不能放弃!当最后审阅时,忘记了顾虑,过后才惊异的发现,我当时的心态很祥和、很慈悲。师父只看我们的一颗心,许多都是师父替我们承受了,师父为我们做了!

这些年,我在北京市十几个城、郊区县或跨省发放真相资料。资料根据发放地点需要進行包装,即能让人注意拿起,不会当废物弃之不顾。步行、骑自行车或坐公共汽车发。不管多长时间、多远距离,无论遇到多少艰难险阻,从未觉的苦、从未觉的累。乘公车发,考虑安全要选择路线、时间、地段和乘车座椅位置,人在外不能都合适,发起来难度要更大一些。我经常在路途陌生、人多的车上向外发,虽有难度,甚至经常有惊无险,我的心一直很纯净,平和,没有杂念。每次数量从最初的几十份到后来的数百份。

发资料时思想需要高度集中,时刻保持强大正念,不能有杂念,前后左右、车里车外、车前车后、安全准确等都要顾及。

郊区、村庄、市中心、闹市区、大街小巷、田头地边、人多人少地段都能发。北京繁华的街区人来人往,随时可发。几年来在北京市城郊十几个区、县,都留下了救度众生的资料。

退党一百万时全球声援,北京公开贴出的少,我打印不干胶纸声援,决定贴到天安门附近东单十字路口的宣传橱窗上,那里距离天安门很近,是市中心交通要道,不停的人来车往,路口有监视器。贴在邪恶维护的中心,更有力的消除邪恶、震慑邪恶!心很纯净,意志很坚定,同时发现我神经不可抑制的高度紧张,从没在那样的地方贴过。即使如此,我还是认为应该这样做,没有多想。

第一次去,发着正念,走到一个合适的位置跟前,正好附近一段距离内没人经过,时间有限,我紧张的没能及时打开不干胶,错过时机。第二天,一路发正念、背诵师父《洪吟二》中的诗句:“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总结经验,先把不干胶撕开一部份。到了地方,师父又帮助了我,附近难得没人视线注意,又能避开监视器的近半分钟里,我撕开并贴好不干胶纸。整个过程中我仍然神经高度紧张,贴好后都没能很快缓和下来。也许那个地方是市中心,人车往来不断,监管多,邪恶多,粘贴难度较大,需要强大的正念心志;关键我想还是我的境界不够,还存在着这样那样的问题,存在不好的物质,存在着邪恶的干扰迫害。

去年,京城一个大的商业中心开业,路过那里,突然看到一个值勤的警察站在前面,立即想发正念消除他背后的邪恶,其中含着怨恨。而随即发出的强念是慈悲的善念救他,愿他“同化大法,抵制邪恶,得到救度”。我念一出,高大魁梧的警察猛一回头,附近只有我一人,他认真的看了我一会,笑着转回头去。或许是警察明白的一面知道这一善念。

尽管知道法理,师父要我们救一切可能救度的众生,包括警察、六一零及一切可以救度的世人;尽管同修们常提到这个问题,即善念对世人,哪怕是参与过迫害我们的人。检查自己平时真是有这个问题,路上看到警察、警车就发正念,经常是带有愤恨的除恶,包括平时对待世人态度也不够慈悲祥和,即使意识到了,也没有及时修正好自己,没有严格要求自己,放松、麻木,向外找,总是找邪恶因素的作用。而在这次,我真正发出的是大慈大悲的救人善念,一定是师父在点悟我。

正法到最后,我们大法弟子,在抓紧时间救度众生中要“做的更好、效率更高、影响更大、救人更多”(〈美国首都讲法〉)。利用一切条件、机会,或者创造机会,包括请客吃饭,找到亲朋故友,同学同事,偶然遇到的人讲真相。过程发现北京和其它省市还有许多人不知道大法真相,真是为世人、为众生担忧。

在当时资金紧张的情况下,我借钱回到父母千里之外的老家讲真相,救人。大陆人故乡亲朋一般都很多,亲戚连着亲戚,故友连着故友,一般都能有几十,甚至几百人。

在一个郊区小站進候车室时,安检员挨个打开旅行包搜包,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我包里没有他们要找的东西。什么也没想,我竟然超乎寻常轻松随意的对正搜包的安检员说:都是带的糖。确实有几袋糖。到亲戚家才发现,安检员稍微再往里翻一点,就会看到两张大法的护身符,是一个信奉佛教的表姐自己塞進来的。师父在关键时刻又一次保护了我。

四、更精進

师父教导我们“越最后越精進”。越到最后,大法要求我们越高、越严、越要精進。越到最后,邪恶越坏,也越弱。邪恶时刻在觊觎着我们伺机進行构陷、迫害、邪恶时刻制造着懈怠、放松、麻木。

我发现自己近一个时期做三件事有些懈怠,状态不够好。努力改善,虽然邪恶极力阻挠,自己正念坚定,严格要求自己,马上就有改变。

附近一位同修病魔缠身(可以看出层次在往下掉),另一位同修长时间放松懈怠,虽都愿与周围同修切磋交流,想要改变现状,却长时期改善不了,被邪恶放大变异、头脑不清醒,任其发展,不能理智有效的把一次次的决心落实在行动上。为什么?究其原因,都知道三件事没做好,常人心重,没有把法放在首位。结果就是被邪恶制造的懈怠、放松、麻木所束缚,身在其中,不能自拔。

我对两位同修说:修炼到现在经过了这么多年的魔炼,我们应该成熟了,应该能够按照师父的法,不断修正自己,清除干扰,解体迫害的邪恶,不断提高。不能老是停留在一个层面上认识问题,老是想通过同修的帮助来给自己解难提高,自己本质上并没有提高,不能坚信自己能够正念闯过关难,这样长期下去很危险。

同修的一个梦给我很大启发。去年初同修两颗牙疼的很厉害,极其痛苦的二十多天里,有三天整宿睡不着觉,她不断的学法,发正念,炼功,仍然疼痛难忍。便在心里对师父说,我不是去看病,我到医院把牙神经烧死。到了医院医生说,需要先打两支麻药针。她一听打针马上拒绝,返回家里。晚上做个梦:她和两个小女孩在山洞里,突然发现奔涌而来的洪水已过膝,非常危急,她刚往高处攀登,发现小女孩够不着,上不去,便下来把两个小女孩推上去。这时水更深,更危急了。她急忙往上攀,突然头顶上方突出悬一大巨石,根本上不去了。上不去也要上,她坚定的想,奋力攀登。这时一只大手从天而降,一把抓住她,把她提上去了。醒后,牙疼好了。

危难时刻,她无私慈悲的救了两个小女孩,危难之机、关键之时,她坚守关键的一念,正念、正觉,师父救了弟子。包括我在内在魔难中,当我们做不好,遇到关难,向师父求救没有明显感觉时,可能会出现常人的状态,可能会不由的跟着邪恶乱想,邪恶就以此为借口加重迫害。师父说:“有的学员说了碰到危险师父会保护,是!正念正行时一定会保护。”(《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师父正法中保护的是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

大法赋予我们正觉,正念正行,邪恶什么也不是,我们正法修炼经历的一切,体现在我们时时刻刻的正念。这一念是学好法,做好三件事,累积升华形成的,不断的提高心性,正念强,就不断的在跟着师父前行。不断的努力,不断的一次次提高心性,正悟,就能走好师父给我们安排的修炼道路,就能不断冲破邪恶制造的关难。

多年来,我不断的冲破着、解体着、清除着各空间邪恶设置的种种关难险阻,邪恶妄想蛊惑我的心念、动摇我的意志。多经魔难,我不断更加努力。面对邪恶时刻恶毒的干扰迫害,我把师父的话抄写在卡片上,贴在屋里,时时刻刻警醒自己,增强正念,抵制邪恶,不为邪恶所动,消除邪恶。

我工作公司的同事是近年走回大法弟子修炼行列的同修,师父给我安排了这样的环境,我们都有各自要去的心。邪恶利用我没修好的部份,不断的在我们之间制造、加重、扩大矛盾和问题。我们在矛盾中努力修好,互相谅解,不断修正自己,走出困扰。慈悲的师父已经讲的很明了,我们不断欣喜的学习着、领悟着大法,不断前行着,感激师父的慈悲苦度,救度洪恩。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