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正法的角度走出人来

由《由七年的资料点生活谈我的修炼心路历程》谈感想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一日】读了这篇文章很有同感。文章中反映出的这些事在很多资料点是大同小异的,一些问题也有必要谈出来。当然也有的资料点并不是这样。看到一些同修对此文的读后感,我想再从部份同修的读后感来谈谈自己的一点认识。

一、对资料点来说,解释等于暴露

有的同修认为大陆同修的很多矛盾是处于当事者的双方同修缺乏交流与沟通造成的。我认为这种说法在理上没有错,但是在实际的过程中有些事是无法解释甚至一定不能解释的。而且,如果大法弟子之间非得要靠凡事要问个明白与弄个究竟才能消除隔阂与误解的话,那么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永远都是人的一种理解,解决了旧的矛盾又来了新的矛盾。那么资料点的同修每件事都要和所有的同修交个底,然后再去做的话,那么很可能这个资料点根本就不可能成立。

事实上,在大陆当时起初的很多的资料点就是在众多同修反对的过程中建立的,就象现在还有很多的同修不赞同小型资料点遍地开花一样。如果你跟这种认识的同修谈如何建立资料点,就象人为的找些麻烦一样。这使我想起了那些被邪恶迫害致死的搞电视插播的同修。他们当时所处的处境就是在整体的一片反对声中做出了他们的震撼宇宙的伟大壮举。如果当时整体大多同修能够在法上能够有所理解的话,也许师父就不会给我们写《用正念看问题》这篇经文了。回过头来想想,这部份同修的被迫害致死,其中没有我们每个同修的责任吗?换句话说,他们当时在做事的过程中与直到他们被非法迫害过程中,他们根本就太难找到一点来自我们整体同修中那个正念与正念加持之场。

也想起《写给用无线电视讲真相的同修》一文的作者谈到,当时尽管当事同修做的很严谨,但是回过头来看看,当时就是因为一些参与其中的同修心性不到位,以至于在迫害中承受不住而暴露了更多的同修。为什么当时不找一个心性到位的同修来配合呢,原因是当时能有几个同修能理解呢。不用说别的,这件事如果你说给那些非常不理解甚至反对的同修,他们不仅不能修口,甚至带着一种气愤就把插播一事传了出去。就是在大陆的资料点有时候资料点的同修和有关的协调人因为一时的矛盾冲突,有的协调人就在其他的同修中把资料点的一切事向其他同修全说了,以发泄自己的情绪。

特别是类似资料点的一些事,在非资料点的同修看来很平常的事,你一解释其实就是暴露。有很多资料点的同修就是因为和有的不是资料点的同修有矛盾,为了让对方不误会、能理解,就千方百计的找人家去解释。不解释还好,一解释本来对方原先还不知道自己是资料点的同修,这一解释就是明确了自己是资料点的同修。

二、提高心性是消除隔阂的根本

这里特意提醒大陆资料点的同修,消除常人的隔阂完全可以靠解释来解决,消除修炼人的隔阂完全靠各自心性的提升。就象有的同修理解师父讲法中提到的大法弟子间也不要再有什么隔阂,可是有的同修把应该的修口都否定了,认为同修之间无话不说就是一种没有隔阂的象征了,把本来的安全原则一下子推倒了。其实一切的隔阂还不是都是藏在那颗肉长的人心上,彼此的那个人心不去,你再解释也是无用。那个隔阂其实就是那个人心的表面反映,那个人心才是真正的隔阂。自己所悟,就象师父讲法过程中给人提出了解决人类社会问题的一切问题人心是根本一样。修炼人整体反映出的那个矛盾也象一个社会一样,只有从人心入手才会根治。

师父说那个觉者相互之间一见面一笑什么都明白了,我们是否往往只是当故事听了,没有去深体会其中涵盖的法理。那个觉者为什么一见面一笑就什么都知道了呢?自己理解,那个觉者与常人的最大不同是他考虑一切问题的出发点不是为我而是为他。那么当一个生命处处心里想的是他人的时候,他还需要别人的解释吗?换回来说如果大法弟子的整体心态不能转向与提升到一个“为他”的角度与高度,那么就很难会达到一种超常的境界。那么解决一切的问题就只有靠人的解释、疏通等等手段,就象人类社会靠法律来解决社会问题一样。反而法律越多越糟,越管越乱。就想师父法中讲的如果人人都来自己约束自己,说不定那个法律与警察都不用了。

就象一些个别同修的那个人心,如果什么事不让自己知道就是问题,非要把事打破砂锅问到底不可。那么你靠解释能解决他的问题吗?严格的说你一解释恰恰上了邪恶的圈套。因为他的那个凡事要自己搞清楚的思想根本就不是他自己,或是旧势力操纵下产生的。

其实很多的资料点的同修,同修往往不知道。而那些不是资料点的同修,其他同修往往认为是资料点的同修了。其实这是同修为了安全做出的一种有意配合。那么一些矛盾很可能朝着那个看似资料点的同修去了,其实那个同修他根本就不是资料点的同修。这样就是矛盾甩在你的身上你去默默的拿着吧。千万不要去解释,一解释那一切的为了安全的精心安排就泡汤了。

三、为何焦虑?

也从文中看出作者那个焦虑的心态。我有一种看法,同修的这种焦虑很可能根本就不是站在一个他个人的角度来谈的。他是想让同修都能切实的体悟到他们的真实处境,从而引起读者同修的深思。再说,他的那个焦虑的心态处在资料点的同修那个位置上很容易理解。长时间的工作的压力与操心,来自同修间的认识的不同与矛盾的积压,这些恐怕只有当事者自己知道。即使说给别人,也未必可能真的打动同修的心。

那个心理上的压力,有相当一部份是同修觉的时间的紧迫、而长时间的看到整体同修的无动于衷而引起的。他们其实真的是因为自身的原因而焦虑、急迫的时候往往很少的,是多少的已经具备了一定的忘我的境界的。我也常常这样看到整体同修长时间的甚至已经到了正法的尾声还是磨磨蹭蹭、我行我素,那种心理不是焦虑与恨铁不成钢来形容的,想哭的滋味都有。如果哭出来能唤醒同修麻木的那一面,真是哭也值得。如果我们不能兑现我们救人的诺言,那么我们来到人世间又有何意义?如果我们真的努力了用心了,那些世人真的没有被救下来,那至少我们的良心不受谴责,也算是对的起自己了。

在很多的时候,资料点同修一个一个的被邪恶迫害,其实在这场迫害中邪恶起先是在我们整体中做了许许多多的安排。我理解,旧势力是利用每个同修的私来相互间隔,这是旧势力安排中的其中一步。为了私,你不管我我不管你,就让我们一个个的在困难的关键时刻孤零零的走向迫害,而其他人又不知道,也不关心。邪恶会试图把这种手段轮流用在每一个走在前列同修的身上。

为什么资料点的同修被迫害后其他同修仍会觉的那样的迷惑与不解,甚至认为“理所当然”,一个原因是我们平时根本就没有切实的站在他们的角度来想一想,所以表现起来就象常人一样“事不关己”。出事了后大家凑在一起评论评论就完事了。这就是为什么一些很“聪明”的同修始终不愿意在资料点这些事上靠前的原因:宁可不做什么、也比遭迫害“掉下来”强啊!因为处在一种为私的角度,考量的永远是自己的安危与得失。其实在修炼的角度他恰恰是永远都不会真正的升华上来。他看到的永远都是人的得失,得到了也是人的东西,失去的却是真正修炼的机缘,所以里里外外还不是都是人吗?

有时候资料点的同修也是相互之间因为所负责的范围的工作跟不上而着急,从而引发了资料点同修之间的相互矛盾。我常常遇到这种事情。在人这儿说,工作是谁干累谁,谁干谁知道。所以同修之间的相互体谅很重要。从修炼这儿讲,能够有一种“为他”的心理,这比什么都重要。有些事真是急不得,一个整体的同修修炼的状态不是简简单单的靠几个资料点的同修,就能从根本上来解决整体中每个同修的修炼问题的。根本上讲修炼还是每个同修自己说了算,而不是哪个资料点的同修或协调人说了算。全国各个地区的同修的修炼状态是千差万别的,肯定距离拉开是很大的。作为一方资料点的同修或是协调人,总觉的一个地区的修炼环境与自己有着相当大的责任。这是作为整体每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具备的心态,而不仅仅是资料点的同修或是协调人应有的心态。每个资料点的同修或协调人只能扮演好自己的角色,而无法扮演好作为每个同修应该自己去扮演的那个角色。

四、摆正基点,该放手就放手

小型资料点的遍地开花,这是整体中每个同修一种成熟的体现。这种结果最终是一种整体的努力结果。作为资料点的同修就是平时的扎扎实实的修好自己,包括在心性方面以及技术方面。能够尽可能的引导同修走向小型资料点遍地开花这条路上来。而不是都陷于一种相互的等靠这一方面上来。只要该放手就放手,该干好就干好就是了。不尽人意的地方或地区总会有的,关键是大家都努力了,都没有遗憾了。不是一个心急就把大家都拖出来的,修炼本身就是每个生命自己在选择。关键是我们大家都用心了,都努力了,都耗尽了自己生命的一切,我们永远都不会有所遗憾。

这也是有的同修看到这篇文章后还是觉的,你们为什么还用这样忙啊,该停下来学学法就学学法。我的体悟是,资料点同修往往看问题是站在一个地区的大环境的角度,而很多其他同修往往是站在个人的环境看问题。这就是为什么资料点的同修站在那儿喊破了嗓子还是没有人应声。

五、做既会铺路又会走路的人

進一步说,因为各自所站的角度不同,所以不仅是所看到的不同,甚至是大家是否都是在朝着一个方向看还是一问题。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有的同修结合自己的修炼过程来谈这篇文章,认为我怎么就没有他(她)那么工作如此的繁重与压力这么大?你看我要干什么一切师父都给我安排好了,技术都是同修给我送上门来的,也说感到师父对自己很慈悲啊!

先从技术这一方面来说,那个主动自己攻克技术的同修与那个主动学技术的同修对自己在技术方面获得的修炼感悟差距是很大的,甚至完全不同。自己体悟,我们大法弟子的修炼最终要做的是一个既会铺路又会走路的人。但是直到现在我们往往看问题还是处在一个走路者的角度,而不是一个铺路者的角度,自然看到的问题差异很大;甚至别人看到了的东西而自己根本看不到,往往也可能不相信。

六、也说慈悲

再从慈悲这方面来谈一谈。自己的体悟,常人他认为神把一切他所需要的一切都给他安排在眼前,生活过的舒舒服服,他就认为神慈悲他了。其实真正的慈悲恰恰相反,神认为的慈悲跟人看到的根本不是一回事。神认为他让人赶快吃苦还业才是对人的慈悲。神与人对慈悲的认识为什么是相反呢?因为一个是为他的心态,另一个是为私的心态。

直到现在我们对师父的慈悲往往还是站在一种人的认识上。认为师父把一切需要的送在我们的眼前,把一切问题跟我们解决了就认为师父是多么的慈悲。但是我们有没有想一想我们应该如何的让师父少操操心呢?所以为什么自己在工作方面感到很轻松觉的很高兴,总觉的那些很忙的同修忙的不对头。那么我们是否曾经有过让那些忙的团团转的同修也能感受一下自己心里的那份轻松呢!我们想过了多少?

其实很多的走在证实法前列的同修,无论做什么事就是积极的主动的去做,不去想师父能给自己做什么或带来什么,而是如何的站在师父正法的角度来看待与对待一切问题。不再是想着如何的期望师父站在自己的角度来想一想,而是想着如何的站在师父的角度来想一想。这就是人性与佛性的巨大差异。在工作方面的主动与被动,表面上就是一个动作快与慢、急迫与懒散的问题,实际上在修炼这边那个心性的落差是巨大的,甚至是人神之分的。

那些时时处处走在前列的资料点的同修与协调人或是为资料点提供技术帮助的同修,在工作方面根本不是一件事或两件事,而是一做一大片。搞技术的要搞的技术往往也是要搞个全面,但是又不可能一搞就搞个七八年,那样什么都晚了。往往是七八个月就是一个很大的技术突破,几乎能够全面的独挡大部份的问题了。为什么有的家庭资料点几年了就不能独立,而资料点的同修几个月就可以独立呢?站在为他的角度很好理解。那个什么技术都是靠同修送上门来的同修,与那个到处把技术给同修送去的同修,你看哪个更轻松?前者同修的轻松意义是体现在自己的工作轻松上,而后者同修的轻松意义是体现在他的技术给众多的同修带来了轻松,也是能够使整体的证实法工作全面的有所轻松,这不是一个差异吗?

我想此文作者同修的一个重要思想是能够提醒大家在什么问题上能够站在一个“为他”的角度与心态来考虑,而不是站在“为私”的角度与心态来考虑。不再从个人的角度来看问题,而是从整体的角度来看问题。而并不是和大家来比一比谁修的高低。更重要的是呼唤整体能够有更多的同修站在正法的角度走出人来。

自己未必看的正确,理解的正确。引用了同修的一些问题只是为了阐述自己的观点,而不是针对相关同修而谈。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