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积存在我们头脑里的变异糟粕

读《由七年的资料点生活谈我的修炼心路历程》的感想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三十日】来到海外几年,发现几乎所有大陆同修共有的,但互相之间察觉不到的通病,很多都是后天环境带来的观念造成的。

比如大陆同修写的《由七年的资料点生活谈我的修炼心路历程》(以下简称《由》文)中,我看到有许多误解都是产生于互相之间的不沟通,而是凭自己主观臆测导致没问题变成小问题,小问题变成大问题,令我感到非常遗憾和痛心。

举个例子,在《由》文中,一位富裕的甲同修送给了资料点的乙同修一件过时的但是挺高档的衣服,乙同修并不知道这衣服是如何的高档,穿着它去了丙同修家,而丙同修看到他穿了这么高档的衣服,并不直接问对方(可能是怕矛盾,怕难堪吧),而是凭着主观臆测认为乙同修乱花大家的钱,而且还背着乙同修到处传这件事。这种行为是变异了的,说白了就是造谣。但是大家处在中国大陆,全都泡在这个变异的环境下,也就察觉不出来了。象这样的事,如果在西方同修中可能发生的机会很小,比如甲同修看到乙同修穿了一件很高档的衣服,就会直接了当的问:“你怎么能花钱买这么贵的一件衣服呢,这不对呀。”(或类似的话),那么乙同修就会说:“啊,我不知道啊,这是某某送的。”这不就没有误解了吗?而在大陆这个环境大家都有这个思维定势,都习以为常了,说话做事都不直接了当,都习惯性的绕着弯子,都凭着自己的主观臆测来分析,谁也察觉不出这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我也是来到海外,经过了东西方文化的比较与冲击后,才察觉出来。

象这类事情,在《由》文中我还看到不少。

再举几例,资料点的甲同修去帮乙同修安装卫星天线收看新唐人,乙同修问甲同修:“你今天学法了吗?”甲同修笑了笑说没学。这下又坏了,乙同修又凭主观臆测认为甲同修干事心太重,没学法还笑的出来。而甲同修又没有做必要的解释。其实如果甲同修稍微解释一下,只要没有显示心或埋怨等其他执着心,完全可以消除这个误解,比如说:“我还没学,时间挤不出来啊,我做资料,教大家技术每天要花××小时,我也希望有人能分担一点我的工作,让我可以有时间学法啊。”当然乙同修如果换个口气问会好很多,比如说:“你这么抽出时间来帮我们,那你有没有足够的学法时间啊?”等等。

再有,丙同修去资料点,丁同修拿了个用来充饥的烂苹果招待丙同修,丙同修嗤之以鼻:“这个我宁可不吃也不买。”丁同修听到这又是笑了笑,不愿解释。丙同修是凭着主观臆测认为,“这些做资料的竟然还有空买水果吃,还是烂的。”而丁同修又懒于解释,没有及时消除误解。如果丙同修直接问:“你们为什么买烂水果啊?”乙同修回答:“这是用来充饥的,为了节省费用。”这样误解不就没有了吗?

做资料的同修是了不起,但是问题出现大家都要找自己,误解就会少,协调就会好,效率就高。不做资料点不能凭自己的判断下结论,而做资料的也不要什么事都一声不吭,在不影响工作和安全规定的前提下,该解释的就解释,不要通通守口如瓶。毕竟不做资料的许多事不了解。双方的思维都简单一些,误解就少了,更加圆容了。

其实,我刚到海外时,身上毛病也很多,经常和海外同修有摩擦,有误解,发生了之后总觉得,我也没错呀,他为什么这么对我啊?慢慢的才发现原来是自己的问题,自己都察觉不到了。我也希望来到海外的同修,如果能看到这些大陆同修所意识不到的问题,能及时指出。不要想:“咳,自己人微言轻,或者是,我也不会写,还是让别人写吧,或者是,总会有人写的”等等等等,这些想法都是变异的,都需要我们在修炼中归正。

希望全体大法弟子共同精進!

个人所悟,不对之处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