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中修 奥妙无穷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五日】看了同修文章《由七年的资料点生活谈我的修炼心路历程》,有不少的感慨,也有些不同的认识和想法,就这些想说一说,意在交流、切磋。

对后边同修说做大法的工作忙的没有时间学法,把学法说成解渴,心里很不是滋味,学好法应该是我们做好一切事的保证,是我们修炼、升华、回家的指导。做好大法的工作和学法并没有冲突,只是如何安排好二者之间的关系问题,象你这样完全可以一天安排多少时间用来学法,然后的时间用来做大法的事,那只能是越做越好。

我做的事和资料点同修比起来,只有一、二,时间也只有他们的一半,难望其项背,可我觉的那都是因为有师、有法、有同修的相互扶持,我才能走到今天。

一九九九年之前,我不能说有扎实的学法基础,但在一九九七年十月份得法后,没敢浪费时间,但也有一段时间限在个人修炼中,做的不好,后来由于强烈的对夫妻之间恩爱——对情的执著,使我失去了亲人,那种失意,那种剜心透骨、痛不欲生差点让我趴下,但我有要抚养的孩子,怎么办?背法吧,就这一念师父就帮我,一天背二十几页(以前有抄法的基础,十多遍吧),二十多天就背完了一遍;再背第二遍的时候,却一天只背七-八页,五-六页,怎么也背不动,为什么呢?我自己认为:就是因为我自己要站起来,师父为了让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别倒下,挡住了其它的干扰;第二遍那就是自己的修炼状态了。再接下来在慢慢站起来的过程中,真是想什么有什么,想做资料,就有同修找我;刚想要电脑(因本人没有固定工作,还要供养孩子,经济实在有问题,也是这方面修的不好,我一定要破除旧势力的这种安排),就有人给我带来了;想要网卡,同修就正好给我带着一个现在没人用的,学起东西来,同修告诉一遍,几乎没做过什么笔记,走了之后,不知下次什么时间来的时候,我往往出人意料的又会了许多(我也从来没摸过电脑,也是从开关机开始学起的),我深深知道不是自己聪明,是师父、是大法给我开了智慧,我不敢怠慢学法,真真的体悟到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第一讲〉)。自己体悟:学法绝不会耽误做事,相反做起事来不容易出差错,事半功倍。

不长时间,别的原因,和资料点的同修合作,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同修出事了,对我来说,铺天盖地的七二零迫害、失去亲人的天昏地暗,是靠着师父的慈悲呵护,是靠着学法,是靠着同修们的帮助,和当地同修的正念加持,我走到了今天,真不敢说哪一点是自己的。

刚刚的合作,其实我那只是传递资料,会的东西只有上网、下载、打印,现在面对的是提供本地区所有小资料点(其实就是复印点)的样本,还有其他一、二百人的资料(自己负责的和协调人的),还要下载光盘、刻录、做书、护身符及对机器的简单维修……这些对我来说都是新的项目、新的挑战。当时有同修要介绍外地同修教技术,因为本地有过这方面的教训,又面对这么大的摊子,出于安全考虑,和自己的顾虑心,我回绝了,这样我又靠着学法,靠着求师父,从找软件到运用软件……及少数几个同修的同心协力,建立了几个真正的小资料点和刻录点,后来在师父的安排下,又来了外地同修帮助建立了不少的资料点,我现在觉的干得轻轻松松,快快乐乐。

回想起以前来,每次遇到的较大的关、难,都是靠着从法中修出的一点点正念,师父就给化解了。

在我刚刚成为遍地开花中的一朵小花时(其实在当地当时也是很稀少的),周围的同修有数人被邪恶绑架了,几乎和我(有的和大资料点)都有关系,怎么办?当时本能的想到就是大资料点的同修别上出事的同修家,因为我也不知道大资料点的具体位置,凭着一点线索辗转的告诉到同修;当时虽然别人不知道我在做资料,但也有同修让我收拾收拾东西,到别处躲几天。

——往哪躲呀?邪恶还没怎么样哪,家里的亲人还不闹的天翻地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爱咋地咋地,顶着吧,师父帮我。就这样平安的过来了,后来出来的同修说:邪恶在里边频频的问到我,同修给顶了,甚至被劳教一年多回来的同修问我:我被迫害时,不法之徒找过你吗?我被问的直发愣,因不法之徒在里边也向他问到过我。

还有,在原资料点不法之徒频频敲门,也是周围同修被迫害时,当时情况所迫,只想刚刚搬出来的资料点(也就是刚刚参与合作的资料点),我怎么遮掩查房的,怎么让同修安全。结果却是不法之徒找不到我(其实多数我是在家的),在我家周围调查我,当时并不知道,后来是旁边的同修听到被调查的人说:你们找人家干什么,他早就不炼了。那种难表的心情,只有感谢师父的呵护和周围人所持有的良知。表面上看是我没有想自己(其实根本没有时间考虑自己),从法中修出了一点无私,过的却是大关、大难。多少同修都在谈论如何如何安全,我认为:多学法,修好自己,尽心尽力做好自己应该做的,安全就是相辅相成的。

教训也是惨痛的,当时我们地区一个技术最全面的,用同修们的话说挑大梁的,做的事轰轰烈烈,就是因为学法少,和协调人一直不和,用同修们的话说:都是当领导的,二位都是事无巨细,事必躬亲,那种热心让人感动,那种状态让人担心(当时没有现在认识的透彻),尽帮着别人修,没有真正的修自己,如今都身陷牢笼。当时那位同修说:要是有人能代替我(指技术),我也可以出去找份工作(家里出现状况,他又是个流离失所的),可是现在却没个合适人。就是因为我在最艰难的情况下(指前边所述失去亲人时),该同修讲了好多的故事,帮我分清什么是情,什么是慈悲,和帮助我真正走入做资料中,但我对自己的不自信,还有出于情面,虽觉的不对,也没严肃的指出,现在想起来也是深深的痛悔,但也从中真真的悟到:大法离开谁都行,谁离开大法都不行。只要大法需要,只要你有愿望,只要你愿意付出,师父都会给你开智开慧。该同修出事时,当地资料几乎处于瘫痪状态。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别无选择的接过了担子,因为只有我还懂点儿,还有几个同修义无反顾的站出来,帮我扛着,找房、几次的搬家、出车、买耗材……有求必应,这些都深深的感动我。

在这几年来,做的不顺的时候,或者自己状态不好的时候,只要不是答应别人什么时候取的,我都是停下手中活,好好的学学法,不在时间长短,再干的时候往往都是比较顺畅,机子也非常听话,我就觉的那个时候就是提醒我学法哪。

虽然有师父的点悟,虽然自己也在抓紧时间学法,但毕竟不如以前学的多,在新的项目和有的软件关键技术的运用上,也有搞不懂的时候,再慢慢的摆弄下去,觉的既耽误时间又耽误做事,就萌生了想找个懂技术的同修走捷径,可又不认识人,就把自己的想法和协调人说了,在很快的时间里,无巧不巧的就碰到了这方面有才能的同修,甚至时间都是那么巧,正好我这刚好有时间。这样在同修无私的帮助下,轻易的就学到了许多要学的东西,并得到了许多现成的珍贵的大法资料,更看到了和同修的差距,使本地情况基本走上了正轨。在学技术的过程中,每当想学点新的、难的、也是当用的,就能撞到这方面的同修,有几个都是互补的。神虽然造了个“巧”字,可哪有那么多的“巧”,那是师父时时的看护和安排。

再说“供养”的问题,基本的生活是要维持的,只要不是浪费,不购买不是必须的(为了减少出入资料点的次数除外),同修们是能理解的。怕人说“供养”的问题(不排除极少的不在法上的个别现象),如果不是资金过度紧张,就极度的苛求自己,我不太赞成,因为我们这个身体还需要物质补充的,没有充沛的体力,给做好大法工作是否也带来了难度,只要对的起大家、符合法理就行了。

再说点题外的和自己悟到的一点法理,每当看到网上和身边一些犯色欲的同修,就觉的是对自己生命的不珍惜,对修炼机缘的不珍惜。其实每当对异性产生好感的时候,往往都是因为别人对自己的赞赏和认同,符合了自己的某些心,好象找到了知音,但真正体悟到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因为人是自己掉到迷中来的,应该毁灭的,给你一次在这迷中让你往回返的机会。能返回去就返回去,返不回去,那就是继续轮回和毁灭”。我就想说:同修,谁还想再“继续轮回和毁灭”呢?可能我们都没有轮回的机会了。人紧紧抓住放不下情欲的时候,是因为你觉的它好,你不知道放下之后的美妙、轻松和快乐,要比那好的无法用语言表达,多少人都在说君子坦荡荡,那是一种境界,那是一种可以体会到的无遮拦的宽广的胸怀……人对情欲的感受又算什么哪,阻挡你回不了家,要它干啥?!

我做资料的时间不长,但经历的也不少,要说的太多,就拣这点记住的吧。当然还有许多没有修好的和大法要求差的远地方,比如:面对面讲真相特差,炼功懒,尤其动功,能挤时间上网,找所谓的精美的图片,却无法突破炼功,总是好两天歹两天的,其实也是对修炼机缘的不珍惜,对自己生命的不珍惜,今天自暴其短,也是想下决心修掉它。

对同修七年多的艰难历程、巨大功德及无私的付出,不敢有丝毫否定,也不是一般人能做的来的,只是浅谈个人的经历和对法理的理解,旨在共同切磋、提高,是因为看了这篇文章对我的触动,才有了想谈一谈的冲动。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那是同修对我的爱护。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