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正念闯病业关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二日】我于一九九七年底得法,由于自己始终没能从理性上认识大法,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单位领导及邪党书记时常找我和我丈夫進行所谓的“谈话”,用一些邪党在历次政治运动中惯用的手段逼迫我放弃修炼。由于没好好学法,缺少正念,修炼松懈下来,表现的很不精進。本来想利用网络讲真相,却一点点沉迷于网络游戏,还被旧势力利用情魔烂鬼迫害的不能自拔。虽然我意识到了危险,但却一直没能用法破迷,而是借助人的力量,只能是越陷越深。我深感痛苦,恨自己,心想这样活着有何意义?得绝症死了算了!二零零七年年初出现病状,去医院检查,被确诊为癌症,医生说是中期,做了手术。直至此时,我开始了冷静的思考,如果现在死了,我将去哪里?我会被摆放在何处?我不是为法而来的吗?难道我真的要与大法擦边而过,失去这万古机缘?还有,亲朋好友及同事都以为我一直在炼功,我该如何挽回给大法带来的负面影响?

我开始用心学法,归正自己。师父说:“这时只有两种选择,或是去医院放弃过关,或是把心一放到底象个堂堂的大法弟子,无怨无执、去留由师父安排,能做到这一点就是神。”(《洛杉矶市法会讲法》)我跪在师父的法像前流着泪对师父说:师父,我错了!请师尊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不是为了过常人生活来的,我是来同化大法的。我不能再放弃过关了,再放弃过关,就等于放弃修炼。从现在开始,我把自己的一切交给师父,哪怕我只有一天的时间,我都听师父的话,跟师父走,这是我唯一的选择!师父,我不想失去这万古机缘!我要跟师父回家!(当时的心性标准,句句离不开“我”)

我回到了修炼大法中,每天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用心做“三件事”,正念也越来越强。我静心向内找,由于自己没有好好学法,停留在感性上认识法,没有悟到大法更深、更高的法理、内涵,没有认识到修炼的严肃性,固守着变异的观念及根本执著不放,符合了旧势力的安排,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我必须注重用法来归正平日里的一思一念,才能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同时,我开始挽回给大法带来的负面影响。我写了“退党声明”,交给了邪党组织,在“声明”中和对熟识的人,我讲述了我为什么修炼法轮功,炼功后身体健康,道德高尚,家庭和睦的种种事例;我是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因遭受种种迫害而被迫放弃修炼的;我曾切身经历过法轮功祛病健身的奇效,如果我坚持修炼,决不会得这样的病。……

由于手术后一个月,癌症有转移,医生要求做六个疗程的化疗,同时还需做放疗。我丈夫提出要我去医院治疗。我该如何做?我的丈夫没有修炼,在恶党对大法及中国民众的长期迫害下,他的态度一直是,不得在他面前提及大法的事。以前一跟他讲真相或提“三退”的事,他不仅拒绝听,而且表现的异常激动。现在我明白了,是由于自己不正,根本就正不了自己的场。过去我由于执著自我,走了那么大的弯路,更谈不上救度众生。现在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们都在想方设法的救度众生。我丈夫也是众生一员,他也需要被救度,我不能由于自己没修好,强为一些事情,不仅毁了自己,又毁了众生。只有心系众生,才能够达到无私无我。我身边的一切能不能够正过来,那是由于我的心性标准所决定的。我只有坚定的信师信法,不断的在法上提高,正念正行,才能够、也一定能够正周围的一切。

我没有拒绝丈夫的要求,但我的正念是足的,坚不可摧的。那天在医院,丈夫去找医生,我坐在车里等待,想着自己对不起师父的慈悲苦度,对不起自己世界的众生,悲从中来,泪水不住的流淌。恰好此时丈夫回来,看到这一幕,他默默无语。事后他对我说:“从你得了这个病,没见你掉过一滴泪,总是乐呵呵的面对身边的每一个人,好象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照常做家务和生活。你那么坚强,医生、护士、病友、亲友还有你的同事,无不佩服。现在要你做治疗,你却流泪,这让我感到震撼。”

修在自己,功在师父。大法在我身上表现出超常的威力。先是医院检查出我的血象不合格,不适合做化疗、放疗,紧接着,我丈夫和我的亲友几乎同时看到报纸报道的美、英医学专家的最新研究成果(不适合做化疗、放疗)。我的亲友们从异地打来电话,都反对我做化疗和放疗,丈夫的亲属也提出要尊重我的选择。这时,我站在丈夫能理解的基点,给他讲述了病的真正来源,修炼祛病的机理,他很认真的听着。那天,丈夫突然一下子抱住我失声痛哭:“我害怕!我知道不该在你面前流眼泪,但我忍了多少天了。我后悔当初没有支持你炼法轮功,那时你的身体有多好。我相信你炼法轮功一定会好!现在谁说法轮功不好,我都不能接受!”

从此,我丈夫象变了一个人,给我提供了最好的修炼环境及条件,时常的提醒我发正念,还改变了以往从不做家务的习惯。我再跟他讲真相,也能静静的听了,有时候会问我一些修炼的事,提一些感到困惑的问题,经常用“自由门”登陆动态网等网站,了解真相,并做了“三退”。还配合我给他的一位受邪党毒害较深的亲属做了“三退”。

我母亲八十岁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修炼也松懈下来,每天沉迷于打麻将,吃保健品,甚至帮亲属推销保健品,表现的也很常人化。我用我摔跟头的事例警醒她,我俩一起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母亲现在表现的很精進,有同修说:“你这么大岁数了,每天出去讲真相,真不容易。”母亲则笑着回答:“修炼路上还分老少吗?”

我深深体悟到大法的威力,师尊的慈悲苦度!现在,我越来越懂的向内找的重要,尤其是看了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录像后。在讲真相过程中,暴露出自己的怕心、争斗心、好面子心、证实自己等等,同陌生人讲真相也一直没有突破。很多很多不好的心和执著,都需要自己不断的分清,不断的修去。尽管我每天都感到时间不够用,甚至不舍得多睡,但我感到很充实,体会到修炼的乐趣。

这次过病业关,我体悟到一定要坚定的信师信法。在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修炼主要体现在救度众生这方面,出现任何非常严重的病业或关,都不是师父安排的,是自己没做好带来的,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这时只有坚定的信师信法,大量的用心学法,找到自己的根本执著,下决心去掉它。抓住自己的一思一念,才能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还悟到,珍惜大法就是珍惜自己的生命,这也只是能用人的语言表达的,其实即使这样说,对大法也是不敬的,因为人的生命怎么能跟大法比呢?我们太渺小了,而大法是造就一切穹体及宇宙一切生命的根本。任何一个大法弟子都必须敬师敬法,坚定的维护大法,证实大法,决不能给大法抹黑。个别的同修表现出很重的病业,说话做事不理智,造成家人、亲友及部份同事对大法的不理解,甚至怨恨,使得他们不能被救度;个别的同修在表现出很重病业的时候,还不知道珍惜大法,大法书及经文在家里随处乱放,和生活物品混放在一起,不知道向内找、去掉根本执著,也给大法带来一定的负面影响。还有个别的同修,表面上似乎在讲真相,说话常人不明白,也在无意中抹黑着大法。这些都是让我们痛心的事,从明慧网上看到有些常人都知道珍惜大法,不给大法抹黑,况且修炼人呢?

每天都看同修的文章,感觉同修们修的那么好,法理悟的好,正念正行,对自己帮助很大。我写了这篇交流文章的过程中,暴露出一些要去的人心,比如:好面子心,内心感到羞耻不愿意触碰的心,怕同修瞧不起心等等,认识到了就要下决心修去执著。

层次所限,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