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是正法

写在大法传出十六周年之际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十四日】到今年五月十三日,李洪志先生创立的法轮大法传出已经整整十六个年头了。

众所周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恶党江氏集团发动对大法的全面镇压之后,法轮大法的书籍在中国大陆被大量销毁,法轮功学员被彻底剥夺了申辩的权利,中国老百姓无法通过正常渠道得知法轮大法是什么,他们所能接触到的,都是官方媒体上蓄意编造的抹黑之词。在这些文革式的政治宣传中,法轮大法被颠倒黑白的扣上了各种等罪名,而修炼法轮大法的法轮功学员则被描绘成了精神不正常。从那时起到现在,经过全球法轮功学员坚持不懈的讲清真相,有越来越多的人已经明白了中共宣传的谎言性质,但遗憾的是,迄今为止仍有一些人还对这些谎言信以为真,或半信半疑。

为了进一步还事实以本来面目,不妨让我们借法轮大法传出将满十六周年的机缘,一同来回顾一下这十六年里的风风雨雨,从中再来看看法轮大法到底是什么。

古往今来,人类对纯真美好的道德境界的向往与追求可谓源远流长,绵延不绝,她超越了民族、地域和文化的界限,是植根于人类心底最古老的梦想之一,而中华民族传统文化所洪扬的道德正是这种境界的集中体现。但到了近代,特别是在中共统治下的大陆,随着人类道德水平的不断下滑,这种向往和追求却渐渐被越来越多的人淡忘了,越来越多的人把对金钱、权力、享乐的追求当作了生存的唯一目的,不择手段地谋取私利。一个突出的表现就是,“正路”这个古往今来一直被社会肯定的人生坐标,如今显的越来越落伍,在追逐功利的时人眼中差不多已成了“迂腐”、“不开窍”的象征;“好人”这个过去一向受人尊重的称呼,如今也变的越来越贬值,在当今许多人的心目中更是成了“笨人”、“蠢人”的同义词。

与当今盛行的功利主义和享乐主义截然不同,李洪志先生创立的法轮大法乃是一种全新的精神信仰,他教人一心向善,返本归真,走正路,做好人。李先生反复强调,大法修炼不求名、不求利,他传功的目地就是要使炼功者做一个符合“真善忍”标准,有益于别人、有益于社会的好人,一个比好人还要好的人。只要是真心修炼法轮功的,无论在哪里都应该做到这一点。

在道德败坏、世风日下的今天,李洪志先生传出的法轮大法,宛如浊世里的清音,唤醒了沉睡在人类心底对真善忍美好境界的向往与追求,让“正路”这个已经落伍的字眼再度成为修炼者的人生坐标,让“好人”这个已经贬值的称呼重新成为修炼者做人的标准。

正因为如此,法轮大法决非官方媒体所诬陷的“邪说”,而是名符其实的“正法”。

也正因为法轮大法是名符其实的“正法”,给人类带来的美好,他赢得了各国政府、海内外社会各界难以计数、越来越多的赞誉和褒奖。

一九九二年十二月,李洪志先生率弟子参加北京九二东方健康博览会,成为该届博览会中荣获奖励最多的气功师。

一九九三年十二月,李洪志先生在北京东方健康博览会上,获博览会最高奖,“边缘科学进步奖”和大会的“特别金奖”,及“受群众欢迎气功师”称号。

一九九三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公安部所属中华见义勇为基金会授予李洪志先生荣誉证书。

一九九四年八月三日,美国德克萨斯州休斯敦市授予李先生休斯敦荣誉市民和亲善大使称号。

一九九六年十月十二日,休斯敦市市长宣布该日为休斯敦市李洪志大师日。

一九九六年以来,李洪志先生和法轮大法因为对人类身心健康作出的杰出贡献,已陆续获得世界各国的一千多项褒奖。这是世界人民对“真、善、忍”的认同。

正如美国休斯敦市市长在宣布 “休斯敦李洪志大师日”时所说,“法轮大法超越了文化和种族的界限,让宇宙真理响彻地球的每一个角落,并在东西方差异间架起桥梁。李洪志不知疲倦地将法轮大法从中国洪传至世界各地。沿着这条道路,他影响了许多国家难以计数的人的生活,赢得了崇高的国际声誉。”

法轮大法的“正”,不仅体现在法的内涵上,也体现在创立者李洪志先生一点一滴的日常言行中。

作为法轮大法的创立者,李洪志先生不仅教导他的弟子做一个符合“真善忍”标准的好人,走一条通向“真善忍” 境界的正路,他自己的一言一行就是这个标准和这个境界的体现。

在刚刚开始传法的时候,李先生带着几个弟子,条件非常艰苦。在他第一次到达北京时,没有人知道他们是谁。他们在拥挤的北京火车站度过了抵京后最初的几个夜晚,在那里吃东西,并夜宿在长凳上。

李先生传功不求名不求利。据参加过他举办的气功学习班的人说,先生办班的收费标准当时在全国是最低的,一个十天的气功学习班,仅收费四十元,老学员还给减半,只相当其他气功师的二分之一到三分之一。因为收费太低,与其他气功师办班的收费标准反差很大,很多气功师对此都有意见。为此,中国气功科学研究会曾多次要求李老师提高学费,但李老师为照顾学员的经济能力始终没有答应。

尽管李先生自己非常节俭,但他对弘扬正义却非常慷慨。一九九三年十二月十七日,李先生在北京一九九三年东方健康博览会上做了一场气功科学报告,收入四千元,全部捐赠给中华见义勇为基金会。一九九四年五月十四日、十五日,李先生应邀为中华见义勇为基金会举行捐赠报告会,在北京公安大学礼堂做了两场气功学术报告,收入近六万元,全部捐赠给中华见义勇为基金会。同时,他还将他的专著《中国法轮功》一千本,捐赠给基金会代赠各图书馆,价值为六千六百元。一九九四年八月二十七日,李先生在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办班,收入七千元,全部捐赠给该州红十字会。

一位法轮功学员在给李先生的信中写道:“师父您知道吗?在您讲课结束后,我们曾悄悄地跟在您的身后,想看您进哪家饭店,吃什么山珍海味,结果我们看到您进了一家速食店,草草地吃了一碗面;还记得您的女儿拉着您的手要买鞋,这次我们又偷偷地跟在后边,等着看您进哪个大商场,买什么高档鞋,可您拉着女儿根本没进商场,只是在地摊上买了一双五元钱的鞋;还记得那天您冒着雨来给我们讲法,在会场外边,您看到弟子们的自行车倒了,您匆匆看了一下表(当时还有十分钟左右到点),然后您弯身把倒了的自行车一个个地扶了起来……”

当年北京有位名叫张琪的法轮功学员,曾在中国连续跟随李先生参加了二十多次法轮功学习班,行程过万里。她回忆当时的情形说:“老师讲得越来越高,都是我从来没听过的全新的领域。那么信与不信呢?……我想人的生命是短暂的,经历也是有限的,不可能什么都亲身去体验。那么信与不信就看老师本人,老师可信那么老师讲的就可信。我仔细地观察老师,只要老师在场,我的眼睛就不离开,每一个音容笑貌,每一个细小的动作,都看在眼里,放在心上。所以下课了我总是磨磨蹭蹭的,走在后面。有一天从十二期班上下课回家,在五棵松地铁站等车,看到老师从后面走来,旁边有他的家人,还有一位学员,他们提着饭盒,车来了人们拥着进车门,我尽量向老师所在的这边挤,想和老师他们进一个车厢。人们本能地挤着,进了车门第一眼就瞟一下哪有位子,稍有可能就一步窜过去。等我进来发现老师他们进了隔壁的一节车厢,我赶紧走到两节车厢连接处的车门,隔着玻璃向那边望,见到老师一点不着急,让别人先进,几乎是最后进来。我注意到他进来时还有一两个位子,如果动作快就能坐上。我在心里着急,心想快点,可他静静的,似乎根本就没感觉。人们瞬间就挤着坐定了,几乎剩他一人站在那里。我的心在翻动,就感到他和我们那样地不同。我默默地想,他是以什么样的心态来对待周围的世界呢?渐渐的我心里升起了一个字,就是‘正’。”

一身正气的老师也教出了千千万万一身正气的学生,他们的所作所为,从另一个侧面印证了法轮大法的“正”。

法轮大法传出以来,凡真心修炼者,不论男女老幼,也不论来自哪个国家、民族,在身体素质和思想境界上都发生了巨大的可喜变化。他们在社会上恪守公德,热心助人;在工作单位,认真负责,勤勤恳恳;在家里,尊老爱幼,和睦相处。他们健康的身体、纯洁的心灵和善良的言行,生动形象的展现了法轮大法重新带给人类的美好,有效的净化了社会风气,带动了整个社会人心的回升。

一位长春市的法轮功学员向别人这样描述她修炼后的思想变化,“原来吧都在找别人对自己不好的地方。但是修炼了法轮大法以后,我发现,我现在心里想的,和所有的功友一样,都在找自己有什么对别人不好的地方…”另一位大陆法轮功学员说,“ 在知识份子中,最容易的就是那种对名和利的执著。所以在提职的时候,争啊,斗啊,抢啊,都是这样的。自从学了这个书以后,把这些都放淡了。”

在湖南省山区,流传着一个“让水”的故事。南边村和水庄村共用一条水渠。因为水源有限,每到盛夏干旱季节,处在上游的南边村仗着优势,垄断稻田用水二十多年。一九九五年七月,法轮功传到了南边村。全村一百七十六人学功,他们的道德观念、精神面貌很快发生了变化。大家一片善心待人,争水、霸水,变成了让水,两个村子从此消除怨恨,和睦相处。

一九九八年初夏,中国发生大洪水。在那段日子里,武汉电视台每天都在不断播放全国各地集体和个人捐款的消息。几乎每天都能看到:法轮大法修炼者,捐款多少多少元。在一个抗洪工地上,有十几个人,从早干到晚,好象不知道累一样。去视察的领导问他们是哪个单位的,他们说都是自愿来的,细问之下才发现,原来他们都是炼法轮功的。

法轮功给修炼者带来的这种精神巨变同样体现在外国学员身上。

加拿大法轮功学员泽农说,“我知道法轮功好是因为我自己已经修炼法轮功三年半了。因为炼法轮功,得以使我去掉了酗酒,抽烟,吸毒以及许多其他使我的身心受污染的恶习。就在我即将找到法轮功之前,我已准备离开我的家人,朋友,离开这个社会,因为我觉得很绝望。我决定到深山里去居住。然而在那之后不久,我就开始修炼法轮功了。我去掉了自己以前所有的瘾好,我过去肮脏,败坏的心灵也开始充满了‘真、善、忍’。”

法轮功学员卡洛斯说,“现在是我一生中最健康的时候,而且我的人生观也改变了,放弃了争强好胜的心态,学会了遇事向内去修向内去找。”

类似上面这样的事例,在海内外广大法轮功学员中可以说是比比皆是。如果你有缘亲自接触到他们,近距离的感受一下他们的精神风貌,你就不难体会,法轮大法究竟是什么,你也就不难发现,真实的法轮大法和大陆官方媒体的抹黑宣传完全是两回事。

正因为每个法轮功学员都亲身体验了刻骨铭心的精神巨变和心灵升华,九年来,面对江氏集团与中共恶党的血腥迫害与漫天谎言,他们才会顶着各种压力,冒着各种风险,甚至不惜献出自己宝贵的生命,在不同国家和地区,在不同的场合与场所,以各种不同的方式,不约而同的喊出了一个共同的心声——“法轮大法是正法!”

法轮大法的“正”,不仅体现在在和平环境与正常社会中她教导修炼者要做一个好人,走一条正路,以及如何做一个好人,走一条正路,而且还体现在面对无理的迫害时,他同样教导修炼者要做一个好人,走一条正路,以及如何做一个好人,走一条正路。

一九九九年七月,为了解决眼前的危机,法轮功学员首先想到了上访,用国家法律赋予公民的这一合法手段,向各级政府反映法轮功的真实情况。

在法轮功被迫害后的十天之内,数以百万计的学员不顾重重阻挠,冒着被抓被打的危险,想方设法到北京上访。当时,因为所有通往北京的交通要道都被封锁了,他们中许多人是采用了步行、骑自行车的方式,穿山越岭,走了上千里甚至上万里路赶赴北京的。

一名吉林白山的妇女,在坐车去北京上访的途中被警察截在了辽宁,并被没收了所有的财物。她孤身一人,逃出警察局,从漫天风雪的塞外,沿路要饭,走到了北京。

一位年迈的农民在北京被捕时,他打开自己的包袱,将几双穿烂的布鞋送到警察面前,说:“我走了这么远才到这儿,就为了说一句心里话。法轮功好!政府错了!”

我们无法确切了解当时有多少人来到北京,只知道七月二十一日一天之内,北京最大的丰台和石景山体育场的草地上挤满了被抓捕的修炼人。当晚,北京下起瓢泼大雨,学员们纷纷拿出雨具为看守他们的警察挡雨。他们的善良和坚忍甚至感动了最铁石心肠的警察。

但是,正如历史反复证实的那样,民众的善良和诚意,从来都改变不了独裁者的意志。此时的江氏集团,早已铁了心要把对法轮功的镇压进行到底,不达目地他们是绝不会罢休的。在他们的操控下,当时的各级信访部门完全关闭了面对法轮功学员的大门,昔日百姓伸冤的庄严场所,如今却成了迫害民众的变相集中营!

当所有向政府申诉的渠道都被江氏集团蓄意堵死之后,为了打破官方的新闻封锁,让被蒙蔽的大陆民众了解真相,广大法轮功学员被迫走向了社会,以各种方式把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真相告诉世人。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八日,镇压开始的三个月之后,约三十位法轮功学员冒着被抓捕的危险,绕过严密监视,在北京举行了一次紧急新闻发布会。他们向在场的外国记者讲述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的情况和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受到残酷迫害的事实,使全世界的人第一次听到了重重封锁后面中国法轮功学员的心声。而参加新闻发布会的学员当中,绝大多数已经被判刑或劳教,丁延和蔡铭陶已经被迫害致死。

一九九九年十月,几百名法轮功修炼者在天安门举起了写有“法轮大法”和“真善忍”的横幅,告诉世人他们仍然坚持自己的信仰。在那之后的几年中,几乎每天都有学员用这种最平和的方式表达自己的心声,有时几个人,有时几百人甚至上千人……

在中国的大江南北,许多城市乡村,人们都不时会看到法轮功的标语或横幅,在自己的信箱或门前收到过真相传单和光碟,甚至在公共场合看到过散发真相资料的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晚八时,法轮功学员在吉林省长春市有线电视网络的八个频道插播了法轮功真相电视片,揭露天安门自焚伪案,很多长春市民因此明白了自焚的真相,并开始冷静地思考关于这场镇压的一切。

在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冒着危险,揭露邪恶、讲清真相的同时,海外的法轮功学员也纷纷投身到这一正义的洪流中,采用各种方式(如办网站、办报纸、走访政府官员、深入社团民间组织、开新闻发布会、发传单等等),向海外华人、外国政府和人民揭露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声援大陆学员的和平抗争,呼吁各国政府和全世界正义的人士起来共同制止这场迫害。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海外的法轮功学员从来没有停止过呼吁停止镇压的和平努力。在镇压刚刚开始的头两个星期里,在盛夏的酷暑中,学员们就跑遍了世界一百七十多个国家的驻美大使馆,各大媒体,和美国国会山庄的几百个议员办公室,希望能让更多的人们了解正在中国发生的这场迫害。

为了向可贵的中国人民表达自己的心声,也有一些西方法轮功学员,不远万里来到了中国的政治中心——天安门广场。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日下午二时许,来自十二个国家和地区的三十六名名西人法轮功学员在天安门广场毅然打出了写着“真善忍”的横幅,为法轮功进行和平请愿。一位年轻的法轮功学员向周围的游人高喊到,“法轮大法好,加拿大知道,美国知道,欧洲知道,全世界都知道!”这位青年是加拿大人,名叫泽农。他在去北京请愿之前,专门给大陆中国人民写了一封信,说明自己为什么要去天安门。信中说,“法轮大法来自于你们中国那块土地和中华民族博大精深而又美好的文化。如果没有他,我不会是今天这样一个人的。带着最深的敬意,我踏上了你们的国土,为了你们而支持真理。我希望我这一副外族的面孔和纯净的心,能够唤起你们心中依然存在的善良。”

这些西人法轮功学员在他们当天发表的声明中告诉人们,“我们今天到这里呼吁,是为了全体中国公民的利益,为了让他们知道法轮功是好的,全世界的法轮功学员都是好的。我们还向因上级政府的误导和强制而对无辜的人民犯下罪行的中国政府成员和警察发出呼吁。我们希望他们也能够认识到法轮功的和平性,改变他们的心,不再干出暴虐的行径。”

二零零二年二月十四日,又有几十名西人法轮功学员不远万里来到天安门广场请愿。他们打开横幅,大声告诉围观的人们“法轮大法好!”。 一时间,“法轮大法好!”的喊声在天安门广场上此起彼伏。

到目前为止,已有十多个国家的至少一百多名西方法轮功学员放下优越安定的生活,冒着被抓被打的危险,自发走上天安门广场,为法轮功鸣冤!他们的和平请愿,向全世界传达了一个清晰的声音,那就是:真善忍的精神是任何暴力和谎言都无法战胜的!

在中国历史上,老百姓没有机会,也没有地方,甚至想都不敢想要把对人民犯下血腥罪行的当权者们送上法庭。但是,为了使善良的人获得自由和尊严,也为了制止迫害者无度的行恶,经历无名苦难的法轮功学员克服重重困难,开始了利用法律手段寻求正义的历程。

二零零零年八月大陆法轮功学员王杰和朱柯明向中国最高人民法院控告江泽民等人迫害法轮功。之后,海外法轮功学员也纷纷将迫害法轮功的罪魁祸首江泽民及其帮凶告上了海外法庭。如今,全球各地要求惩办江泽民等人的呼声正日益高涨,势如风起云涌。

截至目前,法轮功学员已先后在美国、比利时、西班牙、德国、台湾、韩国等地,以“群体灭绝罪”、“滥施酷刑罪”、“反人类罪”、“践踏人权罪”、“剥夺生存权利罪”、“密谋罪”和“剥夺良知及信仰自由”等罪行起诉了江泽民,控告他命令和授权逮捕、关押、用酷刑折磨并肆意杀害拒绝放弃信仰与修炼的法轮功学员,并汇同世界各国正义人士敦促国际法庭审判江泽民。除江泽民外,还有一些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中国高官,如罗干、曾庆红、李岚清、赵志飞、刘淇、夏德仁、周永康、吴官正、孙家正、宋法棠、杨光洪、王东华、唐宪强、徐有芳、闻世震、薄熙来、宋善云等等,也分别在美国、比利时、法国、冰岛、芬兰、摩尔多瓦、亚美尼亚、西班牙、台湾、韩国、德国等国家和地区被告上法庭,有的被判定罪名成立,有的已进入司法侦讯及调查程序,并发布了相关的追查通告。

自古以来,面对独裁者的强权和镇压,中国民众不是逆来顺受,就是暴力相抗。今天,江氏集团的残酷迫害,已使得无数法轮功学员被迫颠沛流离、妻离子散,甚至家破人亡。历史上像这样大规模的民间团体被迫害,早就要发生暴力和流血了。但法轮功学员既没有逆来顺受,也没有采用任何“以牙还牙”的暴力形式进行报复和反抗,更没有拿起刀枪,而是始终如一的遵循“真善忍”的原则,坚持以和平理性的方式进行抗争,坚定的维护自己的信仰和合法权利,走一条最纯最正的路。无论是上访、去天安门广场、还是发传单、办网站,他们采用的都是摆事实、讲道理的方法。

正如一些海外有识之士所评价的那样,法轮功的和平理性抗争,将在历史上树立一个好的样板,树立一个在“真善忍”原则下和平战胜暴力、善良战胜强权、正义战胜邪恶,从而使世界进入美好未来的样板,永为人类所遵循、为历史所记载。

九年来,法轮功学员面对镇压所进行的和平理性的抗争,不仅是为了维护法轮大法的清白和修炼者自身的信仰权利,更是为了让全中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从江氏集团与中共恶党的谎言欺骗中尽快觉醒,从而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这同样有力的体现了法轮大法的“正”。

有些人认为,法轮功学员冒着危险向政府和世人揭露邪恶、讲清真相,是在拿鸡蛋碰石头,不值得;或者认为是多此一举,没必要。有的好心人还劝身边的法轮功学员,“你觉得好,你在家炼就是了,干嘛冒那么大的风险到外面去跟别人去说呀?你知道江泽民在造谣,你自己明白就行了,管别人知道不知道呢?他受骗是他自己的事,与你又不相关。”但法轮功学员却不这样想。

从表面上看,在江泽民发动的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受害的只是法轮功学员,其他人好象都不在其中,其实不然。生活在今天这个社会中的人,尽管对许多事情的看法都不相同,但大家却都有一个共同的感受,那就是当今社会的道德正在一日千里的向下滑着,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已变得相当可怕。恰恰正是在这样一个社会和时代里,许多人都在随波逐流法轮功学员却反其道而行之,发自真心的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在做一个好人,他们一心向善的言行,带动了人心的明显回升,强有力的稳定着社会。如果连这样的好人都要迫害,如果连 “真善忍”都不准人相信,那么,谁还愿意真心向善,谁还愿意做一个好人呢?如果这个社会再没有人愿意真心向善,再没有人愿意做一个好人,那么这个社会的道德良知还怎么维持?如果连道德良知都无法维持,人人只顾自己,假话张口就来,昧着良心做人也不觉得有愧,那么这个社会还有何安全感可言?还有何幸福可言?所以,迫害法轮功,受害的绝不仅仅只是法轮功学员,而是全体中国人,最终也将包括迫害者自己;毁掉的是整个民族,伤害的是整个人类,而绝不只是一些人。作为一个信仰“真善忍”、一心向善的人,法轮功学员怎能只顾自己个人的安危,明知可能发生这场危害却置身局外、袖手不管呢?法轮功学员之所以要冒着危险去向世人揭露邪恶、讲清真相,目地之一正是为了通过自己的努力制止这一切。

从另一个角度讲,病魔不会无故缠身,灾祸也不会无因而降,恶有恶报,善有善报,这是千古不变的真理,不管你信也罢,不信也罢,客观上它都在起着作用。当今世界,不管人们对法轮大法持何种态度,绝大多数人都认同“真善忍”是好的,是传统文化的精髓,是人类心中最美好的一面的体现,而法轮功学员信仰的正是“真善忍”,他们的目标也正是要做一个符合“真善忍”标准的好人。那么大家想一想,反对“真善忍”,不就是认可和提倡“假恶斗”吗?如果你听信了江氏集团对法轮功的诬陷,跟着他们一起仇恨和迫害对“真善忍”的信仰,一起仇恨和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那你是在干好事还是在干坏事呢?如果是在做坏事,那么按照善恶有报的天理,又将会给你带来什么呢?即便你不认同“真善忍”,也不认同按照“真善忍”标准做好人的人,但宪法既然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的权利,别人是不是可以按照自己的意志去信仰“真善忍”,做一个符合这个标准的好人呢?那么如果你否定、践踏别人的这种自由和权利,是不是同样是在做坏事呢?那么做了坏事等待你的又将是什么呢?显然,答案是不言而喻的。既然如此,那么作为一个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又怎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同胞、亲人受骗上当,无知的被独裁者所利用,做着有害自己有害家人的事,却不去尽一切可能让他们明白真相,阻止这一切的发生呢?

历史上,罗马帝国的当权者曾多次对善良的基督徒进行迫害,因此招致了接连不断的大瘟疫,最后整个强大的罗马帝国也被大瘟疫所毁。

据历史学家记载,公元五十四年至六十八年间,古罗马皇帝尼禄故意在罗马城纵火,然后嫁祸于基督徒。为了煽动民众的反基督教情绪,尼禄指使一些理论家编造了不少针对基督徒的谣言,诸如基督徒在拜神时要杀死婴儿并喝其血、吃其肉,还说基督徒狂饮、乱伦等等,把所有古罗马社会的恶行都强加在基督徒身上。尼禄还命令将不少基督徒投进竞技场中,罗马权贵们在大笑中看着这些人被猛兽活生生地撕裂咬死。此后,几任当权者步尼禄的后尘,又继续迫害基督徒。而每次迫害发生后,都会招来一场可怕的大瘟疫,迫害者和因受谣言蒙蔽跟着他们犯罪的人,无一不纷纷遭到报应,在瘟疫中惨死。最后一次大瘟疫波及了整个欧洲大陆,死的人实在太多了,结果强大的罗马帝国也因此走到了尽头。而在每次大瘟疫中,那些没有迫害基督徒的好人却幸存了下来。

历史的规律是相同的。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氏集团镇压法轮功以来,中国大陆天灾人祸接连不断,日盛一日,你不妨想想,这是不是当年罗马帝国大瘟疫的惨剧在今天中国的重演呢?是不是上苍在警示人?其实,这九年中,已有不少仇恨、迫害法轮功的凶手和协同他们犯罪的人遭到了这样那样的报应,这方面的事例在海外媒体上已有大量报道,只是由于官方严密的新闻封锁,而不为大陆民众所知罢了。正因为不忍心再看到更多的人遭到这样的报应,被历史淘汰,法轮功学员才要挺身而出,不惜冒着极大的风险去唤醒人们心底的良知和正念。

谁没有自己的夫妻儿女、父母兄弟?谁不懂得自由的可贵?谁又不向往幸福安定的生活?法轮功学员当然明白,去向政府和世人讲清真相将冒怎样的风险,这样的风险又会给自己和家人带来什么,如果只考虑自己的安逸,他们完全可以不这样做。谁也没有强迫他们,他们之所以甘愿去冒这样的风险,那完全是因为,李洪志创立的法轮大法一直教导他们要做一个“先他后我、无私无我的人”,而且明确无误的告诉他们,救度被中共恶党谎言欺骗的民众是他们的历史使命与神圣责任,所以他们才把别人的未来和幸福看的比自己的安危更重。如果能用自己的受难换来同胞的觉醒,让他们拥有一个充满希望的未来,他们宁愿把风险担在自己身上,这样的风险冒的再大,他们认为也值!

让全中国人民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让全世界人民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这就是所有法轮大法修炼者的最大心愿。

一位法轮功学员在给政府的公开信中写道:“亲爱的祖国,我们多希望在这片土地上,正气回升,人人善待,带给国家真正的希望。古往今来,多少忠义之士精忠报国,冒死进谏,丹心照千古。今天,为了国家的长远未来,请给真善忍应有的位置。我们不想太多说我们受到的不公对待,如果因此能唤起人们更多的正念和良知,我们无怨无悔。”

回顾法轮大法传出十六年的历史,无论是大法的内涵,还是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言行与广大法轮功学员的修炼实践,无一不以确凿的事实证明,江氏集团和中共恶党强加给法轮大法的一切罪名,全都是彻头彻尾的欺世谎言,法轮大法是名副其实的正法!他将给全中国和全世界人民带来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