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次“严正声明”的体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二日】昨天看了第三二八期《明慧周刊》,其中一篇题目是《严正声明的作用》的文章很有感触。下面我也把自己三次发表“严正声明”的体悟和同修们交流一下。

我是去年秋天从劳教所回来的。刚回家的那几天,同修们都很关心我,也是师父的慈悲,有些同修到家里看我。问我“严正声明”写了没有?当时我心不在焉的说:等过一阵子再说吧。那时我是这么想的:在劳教所我也没邪悟,虽然表面上也写了“三书”“五书”的,但心里根本就没有被转化,写不写声明也无所谓了。过了一阵有同修问起此事,碍于面子(其实也是证实自己的心),我就简单的写了几句交给了同修,没想到晚上睡梦中,真真切切的看到我排出了一大堆小虫子。第二天睡醒觉我意识到“严正声明”还真是应该写。可是过了好些日子,同修告诉我说:我写的“严正声明”网上没给发。我就想可能我写的太草率了,还是认认真真的再写一份吧,于是我就多加了几句重新写了一份。

过了几天同修告诉我说:第二次还是没发上。当时我心里就有点不平衡了,嘴上没说,可心里叨咕了:怎么现在发个“严正声明”这么麻烦,当时就忿忿的蹦出一句话:怎么回事?!同修说:“可能师父对你的要求高了吧。”这句话中听(自认为要求高就修的高吧),我没反驳。另一位同修又说了:我看了你的“严正声明”觉的你好象没挖根。这一句就不愿听了,马上找借口向外挡:我心想:“严正声明”无非就是声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就是了,又不是写交流体会还用那么详细干什么?这就是严重轻视了“严正声明”的重要性的表现。嘴上这么说了,但过后冷静下来,想起了师父关于走过弯路的弟子应怎样做好的种种教诲,我意识到了这件事情看来非同小可,要严肃的对待。于是回家后我静下心来,认真的开始了自我反省。

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在九九年“七二零”以后证实法的这条路上是左一跤右一跤,跟头把式的走的极不稳定,曾多次被邪恶利用各种方式迫害过。尤其在二零零一年二次被抓進洗脑班后曾走过很长的一段弯路,也不只一次的发表“严正声明”。这一次再也不能拿着师父的慈悲当儿戏了。用师父的谆谆教诲对照我的一言一行,我知道我错了,怀着发自内心的痛悔我流着眼泪写下了第三次。就在当天晚上我在睡梦中清清楚楚的感觉到要排泄,可是堵的特难受就是排不下来。一看一条蛇尾巴堵在肛门外,当时我就急了,就将蛇尾巴往右手指上缠了几下使劲往外一拽,一条一米多长的大蛇被拽了出来。过了一小会又排下来两条比前一条小一些的蛇,后来就连续不断的排下那么一大片小蛇,但都是一次比一次小,到最后又排出一些紫色的血水,这时我一下惊醒了,身上出了一身汗,并且仍觉得肛门似乎还火辣辣的不太舒服。打开灯一看半夜二点十分,当时震惊的我老半天都没缓过神来。

通过这件事情使我深深的体会到写“严正声明”的重要性和严肃性,也让我再一次感悟到师尊的佛恩浩荡,无法用言语感激恩师的慈悲苦度。把这个经历写出来希望对至今被非法劳教回来还没写或者没重视发表“严正声明”的同修能有一些启发和帮助。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