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一日】二零零八年以来,恶警对我地区多名大法弟子進行了绑架和非法抄家。同修甲被绑架的当天晚上给我发了短信,说需要帮助。我起初没明白他的意思,就连续打同修甲的电话,想问问他到底是需要钱还是需要人力,结果他一直没接,我才想到他是可能是遇到麻烦了,于是就发正念,发正念的时候我感到干扰很大。

第二天我去了一趟同修甲家里,得到的消息果然是同修甲被绑架了,家也被抄了。同修甲的家人还告诉我说公安局可能已经注意到我了。我想了想,同修甲的手机已经被公安局的恶警抢走了,里面有我打过去的电话,有我的电话就查的到我的住址,所以我只能更正,真正的按照师父的要求否定这场迫害——这个迫害是对着我们本地大法弟子整体而来的。

之后我就做我该做的事去了,并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同一个单位上班的同修乙。同修乙是我的上司,我们在修炼的路上曾经有过非常艰难的、共同走过的一段经历。我告诉他一定要发正念,他答应了。

可是,第二天,他悄悄跟单位其他领导开了个会,意思是想开除我,因为我的暴露可能会牵连到单位,他不得不为单位的发展做考虑。他的意见得到了另外两个领导的支持,之后他指派一个副主任(常人)来我家通知我,希望我不要上班了,而且他们已经找好了替补我的人。

我说:我不同意。我告诉副主任:修炼是非常严肃的,如果我同意了同修乙的要求,那么我就等于随同了这场迫害,那么,同修乙害怕什么就会来什么,我不能毁了他和他的一切。现在他是不明白的,可是将来他会明白。副主任说:那你就找他谈谈吧。

我在心里非常坚决的想:我只走师父安排的路,我的过去、现在和将来都是由师父安排的,这是一条在正法中修炼、救度众生的路。无论我多么渺小,一旦修炼了大法,就是师父洪观安排中的一个粒子,那么,无论谁想动我,其根本上妄图动的就是师父的安排,这种对师父正法的干扰将使做了这种坏事的一切生命堕向万劫不复的境地,师父的安排不应该被邪恶以大法弟子有执著为借口随意的干扰和破坏,所以我决对不承认。——这么一想,就感到同修乙和那几个领导的“安排”象幼儿园小朋友搭积木一样幼稚可笑。

结果,那个被选择好了替代我的人不肯来上班,我也若无其事的继续上班。期间同修乙一直躲着不见我。我就是那时候开始了真正的“向内找”:为什么我会遇到这件事情?——我找到了自己有一颗“重义”的心,这个“义”是“仁义礼智信”的“义”,是人的东西,它固然是构成好人的一个因素,可是在大法修炼中,过份重义就是障碍了。师父讲过“谁言智慧大 情中舞乾坤”(《回首》),我发现自己长期以来对儒家倡导的这个“义”非常笃信,甚至我信大法的基点都建筑在了“义”上,因此信来信去,也不过就是“情中舞乾坤”。

由于我自己特别的“重义”,就对同修有同样的要求,所以自然就会认为同修乙的思想与行为是“不义”的。特别是,他刚刚入大法修炼的门就遇到几乎危及生命的危难,我曾不顾个人安危以大法修炼者的正念支持过他,在这个过程中,我体会到是师父帮他摆平了那个巨大的魔难,否则他是走不过来的。而且,我很清楚,如果他是被恶警干扰,或者被病业的形式干扰,我都会毫不犹豫的帮助他,与他一同走过去,唯独在“义不义”的问题上,我很难一下子放下自己的执著,真正的去替他着想和帮助他。

这段时间我脑海里一直萦绕着师父讲过的法,我对那些法的理解是:我们伟大,是因为我们宽容,我们宽容,我们才能度的了人。师父在《对澳洲学员讲法》中讲过,谁都度,特务也度,就这么大的胸怀……。

我想,师父是如此的珍惜众生,作为师父的弟子,我不应该在这件事情上把同修乙推出去,只要正法没结束,每个生命就还有机会,甚至走向了反面的,也可能还有走回来的希望。这样我就渐渐的放下了很多心。期间师父也利用家里人提醒我:你就把你那个求回报的心放下吧。

还利用同事的嘴点出我的问题:我和他是同学啊!作为同学怎么能这样伤害我?需要我帮助的时候想起我了,不需要我的时候就这么对我!我可从来不做那种无条件对人好的事,我对人好是有条件的,我是要回报的,要么是金钱的回报,要么是情的回报……。

我于是越来越清楚自己是很重“情义”的,就是这个东西使我在关键时刻不能真正溶于法中善待众生、善待同修。于是我就真的放下这颗心,并发了几条短信给同修乙,告诉他我很珍惜他,珍惜我们之间的这场缘份……同修乙依然不肯与我正面交流,也不接我打过去的电话。我仔细查了查,发现自己还是对同修有要求,过去我是找到了自己的问题还会为同修的问题愤愤不平,甚至会追着同修去“解决”他的问题,表面的意图是想大家共同提高,实际上还是放不下心,总觉得自己有点亏。所以我就不去想他的问题,该做什么还做什么,就当什么都没发生。

这天上午发正念之后,我心里一直乐呵呵的,吃午饭的时候看到了与同修乙一起开会同意开除我的那个领导。前几天因为我心有芥蒂,所以他一看见我就有点尴尬,可是今天因为我乐呵呵的,心里什么都没有,他也就乐呵呵的看着我,好象一切都没发生一样。后来我坐下来吃饭,无意中笑呵呵的一抬头看见同修乙了,他也起初有点尴尬,但是我那时已经完全没有了任何抱怨,他就走过来,坐在我对面吃饭。这时候他对我讲起了他当时的那些怕心,那些压力,我都能理解,修炼就是这样,谁都不能走捷径,因为我们走的已经是捷径。很多走过来的大法弟子也都经历过放下那些个怕心和执著的艰难过程,其实只要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就没有过不去的关。我和同修乙走到这一步,也都是师父的安排,在以后的修炼的路上,我将更懂得如何珍惜我的同修,珍惜我们同来世间得法的这场缘。

在那段时间,我发现真能做到“向内找”时内心对法的信就非常稳固,我感到“向内找”本身是一种非常强大的力量,这种力量是无私的。

最近在同修的文章中读到的一个细节给我的震撼很大,同修在文章中说,有一天晚上,他睡醒了,看见师父的法身为他清理完身体之后对他慈祥的一笑,就不见了。那时候我突然非常深的感到师父的慈悲,为众生承受了那么多苦难,可又是那样的无所求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