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就是无条件的向内找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七日】我是九七年得法的,整个的修炼过程可以说是跌跌爬爬的过来的。在此感谢师尊的洪大慈悲和对弟子无微不至的呵护。今天和同修交流一下我最近一段时间的修炼心得。

零七年底,有同修给我送来了一份给某同修整理的关于色欲方面的材料,并告诉我说我们区换了协调人了。当我看完这份材料的时候,首先想到的就是:到现在了同修怎么还犯这方面的错误?又想,整理这份材料的同修怎么这么不慈悲呢?给同修整理这样的材料,这叫帮助同修吗?我一连串的挑了同修很多毛病,认为同修的做法不在法上,同时对犯色欲的同修也产生了很不好的看法。心想:我对这件事也不了解,我也不参与,但这份材料叫我看到也是在去我的色欲之心。

事实并非象我想的那样。说自己不介入这事,可有时这个同修跟我说几句,那个同修给我介绍点情况,有时自己还主动问问,并为此找个借口“得为整体负责呀”,就这样不知不觉的陷入了其中。

由于我在这件事上的看法、悟法和同修不同,彼此之间形成了间隔,见面有时交流不到一起,发生争执,又都不向内找,真是搞的自己心都发乱。直到有一天学《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看到师尊讲:“包括负责人,所有大法弟子,每个人在出现问题时都向内找,大家都这样做就一定能做好。如果把眼睛都盯在负责人那儿,大家都去帮他修忘记了自己也是修炼人也不行,而且矛盾会越来越多,因为你在向外看、向外找。”“可是你要过于执着他的问题,那也会通过这件事暴露出了你的问题,也会让你通过这件事情叫你看到自己的问题,就使他的问题可能因为你的心不去暂时先不解决。那更多人都带动起来参与这件事情,好,那就通过这件事情,把所有的问题全暴露出来,叫你们看到。会有这样的事情,不是不解决问题,不是师父法身不管。”学了这段讲法,我感到豁然开朗,啊,原来目前出现的事情,很多同修都被搅入了其中,这件事情的发生也暴露出整体上存在的一些问题,是因为通过这件事也在暴露我们的执着心呀,我们都没向内找哇。我意识到自己在对待这件事上心态不纯净,更没有把这件事变成修自己的好事,而是一味的找别人的缺点。

我开始冷静的找自己。我为什么开始不想参与这事后来却也搅入其中了呢?是好事心、好奇心、爱听爱传小道消息的心,被这些人心带动着参与了進来。并且在和同修交流的时候带着欢喜心显示自己,好象自己知道的事情多,还想证实自己。其间,愿意和自己合得来的同修交流,不愿和与自己有过矛盾的同修交流,愿意听同修谈论和自己有过矛盾的同修的缺点,听着觉的很舒服。当有的同修跟我说和我有过矛盾的同修有了变化,心性比以前提高了时,马上自己的妒嫉心就起来了,嘴上不说,心里却在想:她真变了?而不是真心为同修的精進高兴,更不是看到同修的不足反过来看自己。表面上好象是在为整体负责,其实也是在滋养自己的执着。

找到了自己这些执着心并决心解体它,我立刻感到心里轻松了,也敞亮了。

一次我们几个同修在一起交流整体上的修炼状况,为此,一个与我发生过矛盾的同修来找我,很严肃的问我:“最近你又到外面说我什么了?……”一连串的质问,问的我莫名其妙。我想解释一下,并想把最近我的一些悟法和她谈谈,她把手一挥,说:你别说这些,我也不想听。我努力的压制着我的人心,但委屈的情绪不断的往上翻。同修对我越说声音越大,她指着我说:你就是挑拨是非,上次在归正某同修邪悟一事上,某某就说你传话,这次你又说我……。面对同修对我无情的指责,我又想起上次她指责我时所说的话,我也狠狠的质问了她几句,结果她到了外面的马路上又冲着我喊:你就是挑拨是非。我没回应。她连喊几句走了。

她走后我的人心开始沸腾了,最叫我生气的是她为了出气,连大法弟子的形像都不顾,竟到马路上去喊,简直就是破坏法。我坐在那儿越想越生气越想越委屈,好象长这么大从来都没有象这段时间这么苦过,有一种跳進黄河也洗不清的感觉。我拿起电话就给某某打,想问问她们究竟说了我什么,结果打了几次都没人接。这时我渐渐的冷静下来了,也悟到了是师父根本就不叫我打,根本就不应该为了证实自我的清白去干扰同修做三件事,我去干扰同修那不就和刚才来干扰我的同修是一个境界了吗?而且其中一位刚刚从看守所出来,正处于调整的状态,我怎么忍心打扰她呢?大法弟子不是为他人着想吗?如果每个大法弟子遇到委屈都要争个我对你错的,这些心不修掉能圆满吗?那到了天国不得发生天体大战呀!心想自己又上邪恶的当了,这个心不动一直没修到位,还得继续修,时时修。

这时我想起师尊的话:“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觉者执著心无存,静观世人,为幻所迷。”(《精進要旨》)我一段段回想着师尊的讲法。师尊多次强调遇到问题向内找。用法对照我刚才的言行觉的真是可悲又可笑,总是放不下这个“我”,全是向外求,自己简直就是恶者。想到这里我对同修的怨恨心已经消除了,但委屈的念头还时而往上返,但它变的已经非常的弱了。我也清楚了刚才同修一边质问我一边告诉我某某说我什么了,是邪恶利用她的某种心来干扰我,制造我与她之间的间隔。我发着正念,我决不上你邪恶的当,决不被邪恶利用,我也不承认你制造的这个间隔。

晚上我去医院看母亲,很多人上了电梯。电梯怎么也不往上走,有人说人太多超重了,把电梯压坏了。看电梯的无论按那个键也不管用,既打不开门也不往上走。这时我突然悟到,这不是师父借电梯不上走来点化我吗?电梯的门打不开是我向内找的心还没完全打开,还时而有委屈的感觉。我心里跟师父说:师父弟子悟到了,今天这件事我没做到心不动,是我的人心太重,导致自己的心性没得到升华,我要修去所有的人心。我刚想到这里,看电梯的一按开门键,门打开了,他叫我们上了另一个电梯。电梯缓缓上行,我悟到,我该加大容量了,应该提高心性加大容量了。就这样在师尊的点悟下,我完全放下了委屈的心。

同时我也悟到了,我们的争吵其中掺杂着人情。过去我们两家的家庭成员之间,包括我俩之间,关系比较亲密,近一年多因为一些事发生过分歧,彼此误解,又都在心里有一种“你不该对我这样的想法”,所以很长时间彼此瞅着对方不顺眼,又都不愿指出对方的执着,怕对方不接受,更对自己产生不好的看法。有一种维护自我的老好人的心,这也是对同修不负责任。还有总是用法照对方,而不照自己。越是这样就被旧势力抓住,越让她在我面前表现的让我烦,干扰我。我想等我们的心态都平稳了,我们再善意的互相指出不足修正自己。这时我心中产生为对方的言行不在法上而感到难受的感觉。我想这就是去掉了这个情而生出的慈悲在我心中的体现吧。

我想,我应该再往深挖一挖,看看自己究竟还隐藏着什么心。一切的一切肯定都不是偶然发生的。自己与这位同修在历史上有一定的因缘关系,通过这种方式了一些愿,这是一方面,但不是主要的,找到的争斗心、委屈心、怨恨心、妒嫉心、显示自己,证实自己的心,我也知道在一思一念上修着。那她为什么气呼呼的找我呢?我也没说她什么坏话呀?是我的什么心招来的质问?难道那次我与同修们在一起交流时我带着什么心吗?我们交流是抱着就事论事不论人的目地交流的呀!那她为什么非要来找我呢?我不停的问自己,最终,我找到了。当时在交流中我提出问题时带有揭露和指责她的心,虽然没有提她的名字,是这个漏使邪恶抓住了把柄,让参加交流的另一同修给她传了瞎话。其实传话的这位同修也是因有人心而被邪恶利用加大我们的间隔。我继续问着自己,又是什么心指使自己非要带着揭露指责人家的心呢?是因为她的一些做法不符合我的心理,其实就是我还有只想改变别人不想改变自己的心。这方面的执着我找到了,那她这次为什么又连上了上一次呢?一年前的那次矛盾我们几个搅進去的同修通过多次的学法交流,都曝光了自己的人心,我也剜心透骨的去掉了很多的执着。还要修我哪颗心呢?难道还是在点化我修口?我又找到自己有时爱说,爱和我是亲人的同修说一些同修之间的事,认为亲人同修比其他人更可靠不会乱讲,这是分别心,是我在执着于亲情,而且我也重点时时的修着这个口。那这位同修为什么又提这事呢?上次我也真的没有传话的心呀,上次就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而引起的矛盾。我再也挖不到在这件事情上要我修哪方面了。

我默默的发着正念,铲除干扰我向内找的一切邪恶因素。突然,我想起在《转法轮》中师父讲的修口这段,师父讲“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把握好就可以了。”我想我该说什么我不该说什么?我该对什么人说些什么?不该对什么人说些什么?我反复的想着,啊,是在点化我今后跟同修说话要讲究方式,不要无所顾忌,而且心态要纯净,根据对方的心性,应该怎么和对方说,才能避免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这种现象的发生,同时也避免了间隔的产生。因为中国人受党文化毒害比较深,毕竟同修们还都或多或少的有人心在,所以今后在这方面我要修出智慧来。我想起当时同修指责我时表现的那种争强好胜、得理不饶人的架势,仿佛使我看到了我自己,修炼后虽然变了很多,但有时还有这个争强好胜的人心。这是我今后要修掉的。

同修到马路上去喊,这里面肯定有我要修的,因为师父讲过世上的一切都是我们的心促成的,一定是我有什么心没去导致同修这样对待我的。我突然脑中一亮,悟到了我还有虚荣心,爱面子的心,怕别人说自己不好的心,特别是怕自己的名声受到伤害。我想起自己在常人中就是个爱面子的人,有时遇到不随心的事也不好意思和对方说,怕伤了对方。当别人互相说闲话时自己就远远的离开,恐怕搅到是非当中去,怕别人误解自己扯了舌,挑拨是非,丢人。修炼后自己在这方面也很谨慎,尤其对和我争吵过的同修就更加戒备,有一种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感觉。当然一个常人这样做没错,可是修炼了还抱着这些怕自己受伤害,怕这怕那维护自己就是执着了,这些心都是为私为我的,都是应该修掉的。另外戒备同修的心也是执着呀,如果长期的不去,互相之间在另外空间就会形成一种物质,挡在双方的面前,这种物质也是造成间隔的因素,这个戒备心也是党文化的因素,我必须解体这些肮脏的物质。当我埋怨那个同修为了出气不顾大法弟子的形像时,一方面是为了大法考虑,更多的可能是为自己着想,怕同修这么一喊别人听到了坏了自己的名声,用同修不考虑大法弟子的形像为借口来维护自己的名。其实当我没有了维护名的心时,她喊的是什么,也许别人什么都没听到。

还有的时候自己向内找会不自觉的找出别人的缺点,用别人的缺点来衬托自己的好,这也是在不自觉的证实自我,抬高自我,维护着后天形成的这个私我。这个私和后天形成的变异观念有时真的很隐蔽,不好察觉,我们一定要细细的体察它,抓住它,不能任其摆布。

我就这样一点一点解剖着自己,把一个一个的执着心和后天形成的观念,就象摘除叫我身体有病的灵体一样除掉后,真有一种无病一身轻的感觉,觉的身体轻飘飘的,这时我和那位同修发生矛盾时在我心里留下的十年谷子八年糠一样的东西彻底烟消云散。

通过学法向内找和跟同修之间的交流,在我心里真的消除了和这位同修产生的间隔。如果我们都以法为师向内找,真修自己,纯净自己,认清邪恶的伎俩,不给邪恶立足之地,我们的间隔就会消除,我们也就形成了坚不可摧的整体。让我们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吧,唯愿师尊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