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业现象与向内找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十六日】正法已经走到最后的最后,但还有一部份同修被病业困扰着,而且严重的被旧势力借病业夺去了生命,对救度众生是一个损失,对周围的常人也造成了一定的影响。下面是我最近一次病业反应的过程及一点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我今年三十多岁,修大法已经是十五个年头了,九九年以前就很少有病业的现象,有的时候一般都出现在休息的时候,等上学或上班时就过去了。邪恶疯狂迫害开始后,在二零零零年的下半年出现类似常人讲的“疥”一样的东西,搞的身体很不舒服,身体上除了脸几乎没有一点好肉了,心里也没当回事,但也不知道正念铲除,最严重的状态有半年,但其间什么也没耽误。从那次以后,在我身上就很少有病业现象出现了,甚至连感冒的现象也没有,由于邪恶迫害而失去了原来的工作后,在新工作环境下,同事们都说我身体好,因为他们从来没见到我有过“病”,这个状态应该有三、四年了。

但在今年的四月份突然牙开始疼,而且感觉越发正念越疼,疼的根本无法入睡。在我的印象中,这是身体上最疼的一次了,以前消业时,好象都疼到骨髓里面去了,但在疼痛中能找到一种舒服的感觉,这次就不同了,疼的根本无处躲无处藏的。在发正念没有缓解疼痛的时候,我开始向内找自己,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能让邪恶这么来迫害我,我发现越往内找,就越不疼了,记的有一个同修也提到过一向内找,邪恶就被定住了。既然睡不着觉就学法或炼功、发正念。这次我体会到,就是针对牙疼发正念时,越发越疼,而学法、炼功或向内找时就不那么疼了。在这个过程中找到了自己的很多不足,找到一个改正一个,就会缓解很多。如,我现在公司的一个老同事,对我很有好感,就把一套两本的技术参考书放到我这里了,因为这个书出的比较早,里面的插图很多都是共产恶党魔头的照片,我早就想把它烧掉,但碍于情面就没做(这个人文化大革命时受过迫害,对恶党比较恐惧,和他讲过三退的事,但他有点怕)。我找到这个问题后,第二天特意到单位把书中所有的带有恶党魔头的照片都撕下来,拿回家烧了。烧完后,感觉牙疼轻了很多,虽然还没有完全消除,但晚上能睡觉了。又找到了,由于自己很少有病业现象出现,所以对有病业现象的同修没有用心去帮,对被其它魔难困扰的同修也没有很用心的去帮,考虑别人而真正去帮的时候比较少。悟到了就要修出来(不是为了治牙疼而修)。这时,一个同修(亲属)传来邪恶要对其迫害的消息,听到后,一边帮着发正念,并找个机会到他家共同交流,在法上提高。牙疼的前一天,儿子有些不听话,我打他时动了气,并在气的情况下,在他脸上又多打了两下,过两天,儿子问我,是不是你打我打的呀!还有其它方面,如在很疼的时候,也找不到什么原因了,我就从这个疼中跳出来,不去管它,让它自己在那里疼,一切都交给师父了,听师父安排。就这样又过了两、三天,基本上不疼了,但还感觉牙有些活动,就是有一个牙比别的感觉要高出一点,一碰到就疼。一次在吃东西时,感觉被重重的垫了一下,然后就感觉那个牙不高了,也不活动了,我悟到是师父帮我处理了。

在这次牙疼的过程中,我体悟到了,老学员出现病业现象时,不能按个人修炼阶段的消业来对待,也不能只靠铲除迫害的因素来解决问题,最重要的是能找到自己的不足,但又不能为了解除病业现象而找不足,但这个关系对于正处于极端痛苦中的同修来讲真有些不好摆的,这就依靠平时学法的基础与对师对法的正信。师父讲:“那么为什么就可以给修炼的人做呢?因为修炼的人是最珍贵的,他想修炼,所以,发出的这一念是最珍贵的。佛教中讲佛性,佛性一出,觉者们就可以帮他。”(《转法轮》)“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从上面几段讲法中,我悟到,师父能帮助我们解决问题,是因为我们是要做一个修炼者,如果在病业现象中,把自己降到常人位置上了,那么师父就不好办了,因为有宇宙的理在制约着。

这里面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很多年岁大一点的同修都是从祛病健身的效果上了解大法并走入大法的,所以对“病”的状态可能有一种特殊的感受,其中也包括了一种怕。回想师父的讲法,师父讲过出功也不舒服的,为什么身体一有反应就想到了病或病业,而没有想出功呢?我想在这方面也应该找找根源。我是这样悟的,旧势力及黑手、烂鬼等这些邪恶的东西要迫害大法弟子,首先要动摇大法弟子对法的正信,失去了对师对法的正信,它们迫害起来就很有理由了。

另外,我们从师父的讲法中悟到,邪恶是不配考验大法弟子的,所以,在面对邪恶迫害时,有很多同修发正念,“即使有漏也不允许迫害”,我的体悟是,这个认识是一层法的表现,也就是我们根本对旧势力存在的本身都不承认,那么它们迫害就没有必然性了,但这不能作为我们不向内找的借口。我是这样悟的,作为一个在大法中修的生命,我们应该无条件的向内找自己,不用外面的什么因素促动,任何因素也不配作这样的事(通过迫害让我们提高),所以旧势力根本就没有存在的理由,更没有迫害的借口。我们一方面否定邪恶的这种所谓“帮助”,另一方面,我们要向内找,因为向内找是师父的要求,也应该是大法中生命的本性。

再有,就是很多事情我们不能知道其真正的原因,也不知道邪恶发动这样的事情的借口。如邪恶毁书的借口是大家对书不珍惜,如邪恶残酷迫害同修借口是同修在关键时叫“妈”而不叫“师父”,如有的同修被关進监狱邪恶的借口是要去其色欲之心,等等这些,在师父没有讲明之前,我是没有悟到。所以我悟到,如果在表面上找不到原因,就要放弃,就把自己交给师父了,自己什么都不管了,一切都听凭师父的安排,这样任何邪恶的借口都无效了,师父也会给一个最好的安排。但这不是表面说说的,而是真正发自内心深处的。

以上是个人体悟,不正确之处希望同修提出、交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