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 找自己 要找准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七日】在和同修交流中发现一个问题,在我们修炼过程中,遇到关、难、矛盾的时候,也知道按照师父所讲的向内找、找自己的法去做,可总是觉的有时问题找了一大堆,可效果却不明显,也有时怎么找也找不到,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所以有的学员长期处在魔难之中,心里很苦闷。前几天和几个同修交流,林嫂的体会使我感受很深。

那天我们到林嫂家去交流,一進门就看她带着“消业”的状态,我们问怎么回事,她老伴说,又过关了,表现在牙疼上,已经一个多星期了,吃不下、睡不着,有时疼起来在床上打滚。有的同修问,找找自己了吗?这时林嫂说找了,这几天也没干什么事啊,也发正念了,怎么就是……。这时我们就针对怎么算是真正的向内找、找自己的问题展开了交流。

有的同修说,师父早就讲过,“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美国费城法会讲法》)。师父还讲过“要在你心中修,要在你心中下功夫,找你自己的弱点、缺点,把它连根拔出来”(《新加坡法会上讲法》)。师父的法告诉我们,我们在修炼过程中所遇到的一切关、难、矛盾,都是自己的执著心造成的,都是有原因的,不会找不到的,所以师父让我们在这个心上下功夫,直到找准,把它连根拔出来。也有的同修说,要想找准自己存在的问题,有一个好办法,那就是先找在什么时间、因为什么问题引起的矛盾,一个阶段一个阶段的找,直到找到为止,然后再看是什么心促成的,找准了就一定曝光它,解体它。

正在我们你一言我一语的交流的时候,突然林嫂说话了,我找着了,找着了,想起来了。前段时间家里一天出了两个事,都是孩子之间的矛盾,我认为这都是家庭的琐事,没有把它当成什么问题来找,今天想起来了,我们修炼不就是在这些环境中修吗?在这件事上我虽然觉着自己没生气,可是还是动了心的,动了那个情,这还是炼功人的状态吗?她就这样说着说着,突然她说,唉?不疼了!压根不疼了!真神了,找着了,不疼了,中午吃饭时吃了四个大包子。

还是这位林嫂,从上次“牙疼”事件以后,从法理上明白了许多,觉着大法给她开发了智慧,感到会悟了,会修了,会找了。时隔不久,她又给我们讲述了一个向内找的过程。

她说,上次我“牙疼”的问题找准了,立即就好了。这几天我一直在想,我的腿疼了很长时间,不行,我也得找找,不能让它长期干扰我。我就回忆从什么时候开始腿疼的,找来找去,一直找到去年发生的一件事情:当时一楼的邻居家搞装修,我去给她家送点水,把水放下后我想到她家后院看看,刚迈出右腿,立刻又收回来了,脑子里闪出不行,不能去的念头。心想她后院里吊死过人,我本来八字就软,再扑上呢?当时根本就没想起自己是个炼功人,就接着回家了,再送水我也不去了,让俺老伴去。第二天,我这条腿就开始疼,当时也没多想,就认为是消业,是干扰,不承认它,发正念铲除它,而没想到是自己的常人心招来的。就这样过了一个时期,不但不见好转,反而更严重了,腿也肿了,还起了许多小脓包,整天疼的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三件事几乎也不做了,主意识有时不强,有时听见另外空间声音说话,别炼了,跟我走吧。我脑子里甚至出现走就走吧的回答,一时间身体消瘦,脸无血色。

就在这生死大关中,老伴和孩子(同修)靠着给我读法,同修也帮我发正念,时常和我交流,最后终于闯过这一关。虽然闯过来了,可问题的根却一直没有找着,所以腿一直没好利索。现在回想这段修炼过程,觉得自己根本不是一个炼功人行为,炼功人还怕那些个邪灵吗?

师父早就在《转法轮》中说过“一正压百邪,你不追求的时候,谁也不敢动你”,可自己没把自己当成炼功人,老是固守着多年来这种人的观念不放,一遇上这方面的事情就想自己什么八字软,容易被上体的问题,这种连锁反应,那不就是在求吗?根本就不是炼功人的行为。问题又找准了,挖出来,解体它。我的腿彻底好了。

听了林嫂的体会,我受到很大的震动,一下子就联想到自己在过关中没有过好的原因,肯定也是向内找没找准的问题。

前些日子,我们家也发生了一件事:我和老伴都是修炼的人,平时老伴对我很好,很关心照顾我,什么事都依着我,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在做三件事上,我们配合的很好,也很努力。可有一个阶段,发现他不愿学法了,白天看报纸,晚上看电视。有时我会提醒他,有空应多学法,他一反常态根本不理我。我一看不行,这样下去还了得,我就找同修和他单独交流,交流了几次后他终于暴露了自己的思想,指出了我一大堆缺点。特别是在二十年前那栋房子的处理问题上,意见最大,说我什么都是自己说了算,看不起他等等。当时,我听后并没有生气,心想,我们都是炼功人,为什么二十几年的事都翻出来了,是不是让我去个什么心呢?想起师父曾经讲过“到该去这个心的时候,它自然会反映出来”(《为长春辅导员解法》)。这时我就仔细的找,到底自己是什么心该去了?找了一堆也没找着。

有一天,我和同修去别人家讲真相。没过两天,这个同修告诉我说,人家一接触你,就知道你是个干部,说你说话都是命令式的。我说是吗?我怎么一点也感觉不出来。就在这次偶然的谈话中,我恍然大悟,一下子找着自己问题存在的根了,就是不为别人考虑,习惯于邪党文化的毒素。过去我对师父这些方面的讲法没有重视。现在问题突出了,才向内找。

找准了,我诚心的在同修面前,向老伴承认错误,并表示继续在这方面修好。坚决不承认、不要邪党文化,彻底清除它。该去的心找准了,关也过去了,家庭也和睦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