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证实法中修去怕心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四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八月得法的老年大法弟子,今年七十二岁,是个退休高中教师。现在我向伟大的师尊和海内外全体同修汇报一下我在证实法中修去怕心的一些体会,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在这场邪恶疯狂迫害的八年中,身处中国大陆这个极其险恶的环境里,我切身体会到,我们大法弟子如果没有恩师的呵护、指点,如果没有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的个人修炼阶段打下了对大法的坚实基础,那么在進入正法修炼中,确实很难闯过那一道道关、一个个难。我由于法学的不好,执着心没去,有些关过的不好,愧对师父,心里十分难过。

象我这样一个从小学、中学到大学一直长期被中共恶党的党文化灌输、毒害的知识份子,在中共恶党专制统治下的社会大染缸中长期被污染,各种执着心都很严重,其中怕心尤甚。所幸我喜得大法,在大法中修炼,特别是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的正法修炼过程中,逐渐修去了我的怕心和其它一些执着心。当然我还有人心在,必须抓紧实修,修去一切人心。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这个人类历史上最黑暗、最邪恶的日子,大魔头与中共恶党对法轮功進行了疯狂的镇压。面对邪恶对大法的疯狂迫害,我和同修们挺身而出,维护大法,去省、市信访办讲真相,证实法。省信访办戒备森严,周围及通向信访办的马路上都是警察、警车,还有大量便衣。進了警戒线,不论是大法弟子还是常人,都一律抓走,真是抓人抓疯了,十分恐怖。在市信访办,让我们在签名簿上签上姓名、所在单位,我们如实的签了,事后我们都很后悔,因为有些地方就根据这个签名,对大法弟子進行迫害的。

不久,我们单位根据上级指示,给我办了一周学习班,全校离休退休共产邪党党员教师参加。市教育局领导先找我谈话,让我放弃修炼法轮功,我当然坚决拒绝,给他们讲法轮功如何叫人心向善,做好人,讲法轮功如何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说的他们无言以对,最后他们送给我一本中共恶党编的打压法轮功的小册子,我带回家把它撕个粉碎扔到垃圾堆里。不得人心的学习班越办人越少。学习班结束时,领导让我写篇认识材料。我简简单单的写了一小篇,领导说我没有认识上去,第二遍,我把篇幅加长了些,写了些无关紧要的话,交上去,说还不行,而且说∶“你这个材料不过关,可要麻烦。”我一听,头脑中就冒出了“怕”。为了不出麻烦,我就搞了一下文字游戏,才蒙混过关了。但我心里一点也不轻松,渐渐沉重起来,心想∶“关键时刻我没有维护法,还叫什么大法弟子?”后来上网声明我所写的应付邪恶的保证一律作废。

形势越来越严峻,我的怕心也越来越严重。夜间,我和老伴(大法弟子)装订大法真相小册子,心慌的很,连呼吸都费劲,不敢大声说话;早晨炼功时,总是把录音机的声音调到最低挡,因为我怕心重,尽遇到让我怕的事情。一天晚上八点多钟,我和老伴发完真相资料回家,走到我家住宅附近,开進来一辆轿车,只听车里的人喊;“我们来了,快進楼了。”我吓坏了,老伴也有些紧张,以为是邪恶盯梢盯上来了。接着,车里人继续喊;“我们马上上楼了。”我家住一楼,原来是我家楼上来客人了。让我和老伴虚惊了一场。原来,我有了怕心,邪恶就给我演化出让我怕的假相,就草木皆兵。老伴也常指出我的怕心,但我听不進去。

当时同修都去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我以打工走不开为由不去,其实是怕心在作怪;老伴要和同修進京证法,我又扯其后腿。

后来我悟到,進京证实法是一种方式,在本地或去外地证实法,也是一种方式,证实法有多种方式。但是,那些躲在家里所谓学法的人,只想从大法中获取,不想为大法付出的人,特别是大法弟子在被迫害中不想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还在所谓的在家学法在大法中向大法索取的人还配得上叫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吗?作为大法弟子必须走出去助师正法,兑现史前大愿!所以,我和老伴就去千里外的亲友家洪法。我们走到那里,就把大法真相资料撒到那里。在散发传单、挂条幅、贴大法真相、发大法真相小册子的过程中,在向世人讲真相的过程中,去了很多怕心,但有时还有怕心出来,然而,我们每次发真相资料的时候,由于师父的加持、呵护,周围什么人也没有,等做完了,四面都来人了,有的拣回大法真相资料,有的在看挂的条幅,边看边赞叹:“大法弟子真了不起!”在做真相的过程中我所有的怕心去了很多。

有一天,派出所要求我按指纹和对笔迹,片警说上头要求你们大法弟子人人都得做。在“七·二零”大魔头打压法轮功以来,这位片警曾对我泄怒气,他说:我们警察现在也不干正事了。他内心对打压法轮功很反感。当时我人心上来了,就配合他做了。回家后我非常后悔,我发现我又错了,这名片警虽然正直,可他也是代表邪恶做事的,作为大法弟子怎么能用人心对待大法中的事呢?怎么能顺从邪恶的要求呢?根本原因是我还有怕心。怕心不去,必有后患。

《明慧周刊》特别强调资料的运作必须单线联系,而我和老伴却多线联系,有时一天竟有几位同修往我家送资料,我和老伴一时送不出去,家里堆满了资料,孩子对我老伴说∶咱家资料到处都是,这可不好。我和老伴没悟道这是师父通过孩子在点化我俩注意安全;那几天家里暖气管也漏水,我和老伴也没悟道这也是师父点化我俩修炼有漏,结果二零零二年二月八日晚上,市公安局政保科一群恶警突然闯入我家,翻出很多真相资料,把我和老伴当晚送進看守所。犯人一听说我们是大法弟子,就问我吃饭了没有,掏出鸡蛋、馒头给我吃,有的给我倒水,他们有很多人都知道大法弟子是好人,要知道在那里能吃上这些可不容易,那可都是家人送的,他们都很敬佩大法弟子,都说大法弟子是好人。我悟到,我来这里也是证实大法、讲清真相、救度他们的。于是我一边吃一边讲,告诉他们大法的美好,他们越听越爱听,有的说∶我出去也炼法轮功。

第二天,他们来提审我,我心想∶“大法弟子没有罪,修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有罪的是你们,受审的应该是你们!”于是我理直气壮问警察∶“大法弟子是不是好人?为什么迫害我们?”他回答说∶“你们是好人,是上头让干的”。在那时,一个警察能认可大法,那可不简单,说明他们也明白一些真相。我本应该進一步向他讲真相,然而我错失救人的机会,错误的认为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是人对人的迫害而愤愤不平,就把满腹怨气都发泄到警察身上。

在看守所里我呆了三天,讲了三天真相,我觉得我已完成了此次来这里的使命,我该出去助师正法,不能呆在这里,必须出去!于是,我发正念,请求师父加持,解体迫害我和老伴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在师父慈悲呵护下,在狱外同修以及亲友、学生用各种方式营救下,我和老伴于二月十一日(农历大年三十)中午走出了魔窟。一个警察让我们在二月二十日他们放完假上班时去市公安局取我们被扣下随身带的物品,并说:“你们来时得写个保证书。”我和老伴听了只当没听见,决心已定:绝对不写什么保证书!

回到家中,我遵照师父的教诲,反思我在看守所这三天多的时间里的一思一念、所言所行,有不在法上的,特别是我向警方乱编假情节,这是我在怕心指使下顺从邪恶要求所为,是非常错误的。于是我又写了一份补充说明材料,声明我编造的假情节全部作废!这等于我考试没及格,又進行了补考,而这补充对我来说特别重要。真、善、忍这个宇宙特性是我们大法弟子必须坚持的修炼标准,而我竟违背师父教诲我们的修炼标准,修炼真、善、忍的大法弟子怎能造假呢?

到了正月初九这天,我和老伴切磋了一下:不写保证书,很可能引出麻烦;我把补充的材料交上去,也可能出现麻烦。但为了走正修炼路,不怕出麻烦;一旦出现麻烦,大不了再進监狱。后来我悟到,这一念不正,还是顺从了旧势力的安排,因为旧势力就是安排大法弟子進监狱。我们大法弟子就是彻底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就走师父安排的正法修炼路!

我和老伴去市公安局的时候,边走边发正念,并请求师父加持,结果到了那里,一切非常顺利,什么麻烦也没有。先前让我俩写保证书的那个警察见我们来了,他马上有意避开,出去了。另一个警察接待我们,我把我写的补充说明材料交给了他,他连看都没看,说:“好,放在这儿吧。”前后不到五分钟,我和老伴就走出了公安局。我悟到,是师父看到我和老伴对大法坚定的心,就把魔难化解了。

通过静心学法,我深刻认识到,作为一个大法弟子被邪恶抓捕,这对大法弟子来说是耻辱,一个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弟子怎能被抓呢?我被邪恶迫害的根本原因就是没学好法,没有真正的溶于法中。因此,我今后在正法修炼中,一定遵照师父叮嘱的做,学好法。

这次牢狱之灾,使我发觉自己还有很多要去的执著心,主要的是怕心。在此后的多年正法修炼中,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去掉了怕心又能理智、智慧的证实法,还担负起了协调人的工作,担子更重了,刚开始做《九评》劝三退时,我们这些协调人最先用真名三退,我也没了怕心,更好的做好师父要求做的三件事。

为了救度世人,我和老伴又第二次奔赴千里之外的亲友家,专程劝他们三退保命,我还劝我的同事、我现在教的学生以及我教的历届毕业的学生,不放过一切救人的机会,至于对陌生人劝三退,难度较大,但我们有师父的保护,再难再险无所惧。在我慈悲救度众生中,使我上级领导也了解了真相,有不明真相的人举报我,都被我的领导给压下了,在师父的呵护下,我走出了属于我自己证实法的路。

同修们,让我们遵照师父的教导,正念正行,人人都打出一片天地来,那么结束这场邪恶迫害就指日可待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