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师正法今朝行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九日】我得大法十年了,得法前我是居士。一次偶然的机会我遇到了一位一百五十岁的老和尚,见面后好象很熟,交谈了几个小时,他讲的话大多数都是我从没有听说过的。他说:人类有大灾难,死亡的人太多了;又告诉我今后的人会飞檐走壁的。我好奇的问这些人在哪里呢?他说都隐居着呢,到时候都出现了。我又问是什么灾呀?他说大多数是瘟疫,我说有没有办法救?老和尚说:有是有,能得到的就有救了。我也顺便问他:“我有师父吗?我有使命吗?”他笑了笑说:“当然有师父,你也有使命,还没有到……。”见过老和尚后我坐不住了,总想出去找师父,山南海北东奔西跑去过大小不少的寺院,道观,又去参加了好几个气功学习班,花了不少的钱。劳民伤财,白跑了几年也没有找到我的师父。

有天听朋友说现在公园里有人炼一种气功叫“法轮功”,挺好的。炼的人很多,让我去公园看一看。我说,不去不去,炼功也找不到师父,白花钱。他说这气功不要钱,我说不要钱也不去了。几天后他给我送来一本《转法轮》,我付了钱顺手将书放在书架上。过了一段时间,有一天无意中看到这本《转法轮》,不由得想看,当看到师父的照片时觉得很面熟,很亲切,并且看到师父在向我微笑,当时我全身象通了电一样,我怎么也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见过师父的面。从这天开始我看书了,书中说的话好象在哪听到过,每句话每个字都象吸铁石一样吸住了我的心,激动的我直流泪,一边擦泪,一边看书,一手还拿着一支笔在一些词句上勾勾划划的,真想一口气把书全部读完。当看到第九讲《悟》,老师说“有些人的悟性就是上不来,有的人拿我的这本书随便勾勾画画。”我看到这段话的时候,拿笔的手在发抖,浑身都出了汗,心想这可怎么办呢?我还没有开始修炼就犯错误了,赶快双手合十对着书中师父的照片说:“请原谅我,师父。”十年了,这本《转法轮》一直保存在我的身边,每次读到被勾画的地方,我的眼泪就不由得流下来,双手合十说:“对不起,师父……”

开始修炼法轮大法,那真如鱼得水一样,师父的高深法理在指导着我向高层次上修炼,各方面都提高的很快,我的身心都得到了净化,我终于悟到了这本《转法轮》就是我山南海北,东奔西跑,千辛万苦要找的师父呀!书中说的每句话都是在给我洗脑呀!对着师父的照片我放声大哭,跪在地上双手合十向师父请求说:“师父呀,您收下我吧,收下我这个迷了路,忘了回家的弟子吧!”从这天我发誓跟着师父一修到底。

七二零后我受到干扰。我的老伴是个老兵,周围的人都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揭发、举报、写匿名信的都有,每天找我谈话的人都不少于十几个,也找我老伴谈话,对老伴、孩子压力很大。老伴他们就不准我再炼功了,我处于无奈只好暂停炼功。不能炼功了那个滋味可难受了。就象一个人把魂丢了一样,当时我也有怕心,别人对我一厉害我就让步了,所以一直被家人他们牵着走。想来想去不对劲,自己应该管住自己的这颗心,应该自己说了算,于是等到家人睡觉了我又开始炼功学法。有次我学法被他们看到把我的书抢走了。这次我没有停下,仍然是躲躲闪闪的偷着炼功学法。几个月后又被他们发现了,这次老伴很厉害的又吵又骂,还要去举报,声称要和我离婚,象发了疯一样大声乱喊,说共产党是狼,他愿做狼身上的毛……。

老伴这次的疯狂倒使我很冷静,也很清醒,我也悟到了向内找自己。平时由于人情太重,怕心多,根本没有放下人的心,一念之差走了弯路。我必须正念正行面对这一切。我对老伴说:“你去举报吧,我什么也不怕了,离婚我更不怕,我宁肯不要这个家也不会离开大法,你去做你的狼毛吧!”说完这些话我内心感到很轻松,体会到了师父说的“一正压百邪”和“一个不动能制万动”的法理的涵义。

老伴听我说完这些话好大一会儿说不出话来,最后说:“算了算了,我不再管你了,你就在家炼吧,可别叫别人看见了。”

我的老伴一辈子从军,党文化的毒害在他脑中根深蒂固,脾气很坏,身体受过重伤,还有其它的重病在身,生活基本上是个不能自理的人,对我出去证实法肯定会有影响,我悟到这都是旧势力的安排,想挡着我出去救人。我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必须正念正行。每天我忙碌的侍候着老伴,又要招待来往不断的客人,白天的时间都被占用了,学法炼功只能在晚上。有天我家来了几位客人,在吃饭时当着老伴的面向来的客人洪法,讲大法受害的真相,老伴急了当着客人的面就乱骂我,过后又说我给他丢人。我说是为了救你的朋友,他说:“别人好坏和我们没关系。”老伴有很多坏毛病,我打电话他偷听,我的背包他经常乱翻,发现大法资料他就会大做文章,一追到底,而且还煽动孩子向我進攻,对大法没有一句好话。

有天我炼功时师父点化我,看到一个很大的方水池,四周壁上和池内水面上都爬满了大大小小的鳄鱼,我在水池的中间坐在一条最大鳄鱼的身上,听到有人说,她坐的是一条最厉害的鳄鱼。出定后我悟到我现在修炼环境是很复杂的,到处都是邪灵在干扰。我时刻记住师父的鼓励,改变洪法的方法,不在老伴面前给客人讲了,在送客的时候,就抢先一步去送客人,在楼道或在大门口,想方设法让客人停一会,向客人讲真相,虽然时间短,但都能针对不同的文化层次,职位高低,采用不同方法去讲,效果不错,大多数都能接受并同意“三退”。

有一次我家来了一位八十六岁的老地下党员和他的老伴。他们走的时候,我赶快去扶着他们出门。在下楼时我笑着说:“老哥,听说你是一位老地下党员,你看这个党怎么样?”开始他不说,但能看出他那哭笑不得的样子,我又笑着说:“你这么大岁数了,中国哪个运动你不知道,文化大革命老毛把他身边的老战友都给整死了,整天斗这个斗那个,连圣人孔子都翻出来批斗了。文化大革命有没有斗你?你这位老地下党员老毛也没有重用你,你有什么不好说的呢?共产党执政以来滥杀无辜,天怒人怨,天要灭它保它干啥?把党退了吧。”他说:“是啊,现在党风坏透了,贪污腐败,完了,这个党也早该完了,你就给我退了吧。”我给他取了化名,他很高兴。他的老伴身体很不好,我对他老伴说:“老嫂子,你身体不好,我告诉你一个方法,只要你用心念,你的身体就会好。”老俩口忙问是哪几个字,我告诉他们是“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们很高兴的接受了。我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为他们的得救由衷的感到欣慰。

对职位较高的人洪法得注意方法、策略。这些人怕心重,怕丢官,又怕丢面子,比较难沟通。我和一位职位很高的军人原来就熟,所以我说话就直,谈到党内的一些事情,他也认同“党风”坏了,可我劝他“三退”,他就害怕了,急的脸都红了,说我在胡来。我就针对他的怕心对他采用一个特别的方法,我笑着对他说:“我是发自内心为你好,人做事叫天看,人的头上有神灵,今天咱俩说的这件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我现在给你起个名,你“三退”了,我就当你面把它烧掉,别人谁会知道呢?我今天是专程来救你的,因为你是个好人,我怎么会害你呢!你放一百个心吧……”,他说:“好了,好了,我相信你了,就听你的吧。”我给他起了个名他同意了。写完后他赶紧找火柴帮助我把纸条烧掉了,我握着他的手说:“谢谢你对我的信任。”我的眼泪流出来了,又有生命得救了。

对居士洪法,我首先问修什么法门的,一般修净土的多,也有修其它门派的。我问:想修快,想修成吗?都会说“当然想”,我说,告诉你们一个方法诚心念九个字,按真善忍去做,你的愿望都会实现。他们基本都能接受。

我就在这样的环境中,想方设法去接触各方面的人向他们洪法讲真相。这些人有地方的,有部队的,还有从事军事情报工作的,有作家,画家,高级知识份子,有在法院工作,有在单位保卫科工作的。我有两个亲戚,一个是派出所的片警,一个是公安局巡警。他们都接触过被非法抓捕的大法弟子。由于我向他们洪法时间早,他们明白了真相,因此他们都没有参与迫害,还办了“三退”。我到一个农村去办事,把这个村一半的党员包括支部书记都劝“三退”了,也向他们洪了法。

每次陪老伴住院,对医生、护士、清洁工、同病房的病号洪法劝“三退”;串门看望朋友,走在路上,去理发,照相,坐公交车或出租车都可以洪法劝“三退”。我的口袋里总会装些真相资料顺手放在路边自行车筐里,或楼道,门道里。

我也用真相纸币洪法讲真相。小面值的钱币印上洪法的内容,不论到什么地方买东西都能用上。遇到麻烦事不要慌,脑子急转弯去面对。有次我去买菜,小伙子接过了我付的钱大声对我一喊,哎,你这钱上面写的什么呀?我转过身笑着问他:写的啥?你念念我听。小伙子大声念:“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身体健康保平安”我马上抢先说:“这么好的话你拿到了该是你的福份,这钱是别人找我的,我还没有看到呢。”我伸手去要:“拿来,我给你换一张”,旁边的人说:“要,要,不换!”我向他们笑笑走了。

以前我很怕与老伴一起出去串门,看战友、同学,因为有他在当面洪法不方便。后来悟到怕也是执着心,师父给我安排的这个环境,是对我的考验,对我的锻炼。正是这个环境中的众生需要我来救度,如果老伴不带我来我还找不到这些人去给他们讲真相呢!有次我陪老伴去看他的老战友,他们说了一会话,老伴要去上厕所,我趁机赶快向他战友和老伴洪法,就这宝贵的几分钟,他们老俩口接受了我所讲的,同意“三退”并接受了护身符。

因为经常就会遇到文化高低不同,生活环境不同的人。面对这些不同的人洪法,方法也随着变。文化高的人爱问理论上的东西,职位高的人架子大不太容易沟通,只有普通老百姓好接触。我碰到过很多这样的人,当我给他们洪法,他们明白真相后都感动的流出了眼泪,他们是真心渴望在大法中得到解脱。

也有的人根本啥也不相信,可能缘份不到,只好暂时先放弃。

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不光是出去发真相资料,讲真相,做好三件事情,在这当中时刻都要记住修炼自己,心性都得提高上来,在复杂的人群中一言一行都是在证实法。如不能把自己当作修炼的人,在常人中我行我素,神神叨叨,在魔难来时以及过各种关时不分场合在常人面前和常人一样不修口会给大法抹黑,造成不良影响,这都是信师信法不够,没有完全溶入大法中。

我每次出去发真相资料时,就对老伴说“出去买点东西”,或“看望朋友”等等。把老伴安排好我和同修们就到我们要去的地方把资料发出去。时间长了有的同修说我这样做是不是不真?我是这样认为的,家里的人是常人,我们是修炼的人,特别是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做的事情是神的事情,是在救人啊。神做什么事情怎么能告诉常人呢?常人要是都觉悟了,也就不需要我们大法弟子去讲真相了,就是同修之间有些事情也不能随便去讲。对常人说自己做的事有什么用呢?我认为这不是说不真,是救度众生的需要。

我的家人也在转变着,老伴、儿子都“三退”了,常念“法轮大法好”,儿子开始看《转法轮》了;女儿也接受了护身符,也常念法轮大法好。

我身边的同修有军人、教师、机关干部、医务人员、工人、商人、专设协调人等等,以法为师,有事共同商量,各自都严格要求自己,遇事向内找,互帮互学,共同精進。也出现过认识不一致和一些小矛盾,通过学法很快解决了。我的年龄比她们都大些,同修们有什么难事都愿意找我交流,我和同修的亲切感胜过家人。从我做起,同修们对我的帮助很大,我有许多人心还没有去掉,遇事不够冷静,听了不顺耳的话,还在为自己护短。“真正往高层次上修炼的人,你的各种心都得放下”(《转法轮》)。我会更加认真学法背法,修去自身的执着,清除思想中所有杂念,各种执著心,提高心性,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

我们这些同修家中都有不同的困难,不能因为常人的事把我们都捆住了。救度众生的事最重要,什么事也挡不住。我们这个小组每周集体学法一次。每次出去送资料两人一组,互相关照,一层楼送一份,不重复发。多跑些地方,爱惜资料,远路近路我们都去送到。

为了讲真相,我们还去外地旅游。出去时也把家人带上,到达目地地后先把家人安顿好,很快大家就出去送真相资料。两年内我们去过十几个城市,给那里的众生送去了大法的福音。我们也到过一百多个大大小小的寺院和道观,选择适合寺院道观的真相资料送去。每到一个寺院或道观我们都发出强大的正念:全面解体三界内操控他们的乱神,让这些出家的人早日明白真相。我们做到了不管冰天雪地,风雨无阻。

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们只是做了一点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情。两年内我们发出各种真相资料几万份,使用了面值大小不等的真相钱币。我们把三件事放在首位。每人都坚持背《转法轮》多遍。学法小组的同修们平时都能主动拿出自己省吃俭用的钱去做各种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事情。外地同修流落到此地,我们知道后就赶快送去钱和衣服,问寒问暖。

我们都是冒着天胆随师下世的,现在我们又放下生死助师正法,我们要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走好、走稳每一步。我的修炼状况距离师父的要求还差的很远,有些地方悟不到,做的不够好,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