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兼程助师行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三十日】很庆幸在师尊慈悲呵护下走过了邪恶迫害的血雨腥风的岁月,很庆幸自己今天依然能够坦坦荡荡的,在助师正法的洪流中幸福的精進着,升华着。

我今年四十一岁,九五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在经过了三个月的冷静思考后,明明白白的选择了修炼大法的路,由于得法早,后来我家自然的就成了炼功点。九六年夏天,当地举办第一届心得交流会,记的我的那篇体会是《我要回家》,体会的后面是这样写的:“既然我选择了这条路,那么不管路途多么遥远,多么艰辛,我一定会义无反顾的走下去。”当时,我还不知道这些话将意味着什么,直到正法走到今天,我才深深的明白:我一直在为自己当初的誓言努力着,而且,在任何艰难中,从来没有放弃过我的选择。

九九年“七•二零”我去省政府上访,八月份被非法拘留。当时自己法理不清,虽然觉的可以为法牺牲一切,可是却不知道怎样做才是在法上。直到二零零零年底,有两位外地同修来本地切磋,交流去北京证法的心得,及读了西人学员那篇《去除魔性》的文章,我才彻底醒悟过来。但是,我的这段弯路给本地同修的提高造成了不可弥补的损失,也成了自己修炼路上永远的深深痛悔。在二零零零年的十二月底,决定去北京证实法,当时炼功点上就只剩下了十几个人,上北京去了九个人。走在去天安门的路上,心中只有反复默念:“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刚到天安门,还没等到广场里边,身边同去的两名同修就被巡警给喊住了,并随即被按倒在地……我们一行几个同修从西侧绕到纪念碑前,当时我在心里想,我不能再等了,我就是为证实法而来的。我就从棉袄袖子里抽出了横幅,喊出了我千万年的等待--“法轮大法好!”

在北京停留九天,去了四次天安门,前两次横幅都藏在背包里,后来真的是一点怕都没有了。第四次去的时候,就放在了上衣口袋里,旁若无人的来到升旗的地方,展开的时候不小心字朝下了,发现后不慌不忙的又正过来,真象师父讲的,“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面对邪恶对我的四次劫持,我思想中没想过会怎么样,会被抓被关押等等。每次面对提审我的警察,我都说:你不要在我身上浪费任何心机(当时他们想套出同修的地址姓名),我什么都不会告诉你;而且,你要放了我,我肯定还去天安门。

在这里要特别感谢在天安门派出所过道里遇到的一位带着一个六、七岁男孩的男同修,当时小男孩流着泪大声的背诵着师父的《论语》,那一刻我困惑于面对警察的审问该不该说真话,这位同修启悟我:你不能听魔的,它让你往西,你就往东。就这一句话,伴我走过一段很长的证实法之路。

我在一个臭名昭著的劳教所被非法关押了十六个月,其间经受了邪恶对我精神与肉体的种种摧残,每一分钟都感觉有一年那样漫长。凭着对师父的坚信,成功的否定了邪恶对我的非法关押和迫害。面对邪悟者的昼夜围攻,我找时间就背《去掉最后的执著》和《洪吟》〈道中〉的“视而不见 不迷不惑 听而不闻 难乱其心”。面对邪恶的毒打,不停的喊:窒息邪恶!面对残忍的灌食,我想起了师父《洪吟》中的“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遇到邪悟者诽谤师父和大法时,我就站出来制止;如果无动于衷,我感到那是大法弟子的耻辱。为了向新来的学员讲明劳教所对我的迫害,我被邪悟者打过嘴巴;为了揭露邪悟者打人的行为,他们对我举过拳头。但我始终坚持向所有人讲明我被酷刑迫害过的真相。我给管教写信,给所谓的心理专家写信,请劳教所的指导员向省领导反映自己被迫害的事实;找队长、所长解决自己被迫害的问题。师父说:“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精進要旨二》〈也三言两语〉)在一次一千多人的歌颂恶党的大会上,我喊住院长,他不敢正视我,灰溜溜的向主席台走去。这时所有的管教都慌了手脚,再也不强迫我看节目了,骗我到其它房间等院长。在我第三次拒绝离开时,邪恶一拥而上,把我拖离会场,并扬言要我挽回影响。我义正辞严的告诉他们:你们少威胁我,加期、判刑我不怕。会后,所长假惺惺的搂着我的肩膀,说会尽快给你解决问题。结果,一个星期后,我被放回家。

出狱后,由于身体原因,加上邪恶对家人的恐吓,家人锁了半年的门,家人担心我与同修接触再次被邪党迫害。在同修的帮助和启悟下,直到八个月后,我才真正投入到当地的证实法進程中,通过学法与实践,克服了邪恶对同修长期间隔的迫害。零四年,当地同修就做到了每星期一次的集体学法与交流,这对于当地同修走好、走正修炼之路起到了一定的促進作用。

随着师父正法進程的推進,资料点遍地开花成了当地每个同修必须正确面对的。法理上清晰的知道,师父千百年的造就我们的目地,就是为今天助师正法所用,既然正法走到这一步了,师父选择了我,大法需要我,那我只有无条件的去圆容,是责无旁贷的,困难就是自己要闯的关。当时抱定这一念:行也得行,不行也得行。虽然想是这么想,但到实践中一兑现时,师父《登泰山》中的几句诗一下子就显现在眼前。

我也是标准的从锄头到鼠标啊!我干什么总习惯用左手,第一次拿鼠标也是习惯性的用起了左手。同修提醒我用右手,我觉的很不自在(当时还没觉的自己有多好笑)。第一次正式学上网,同修简单的教了我几个步骤,然后让我自己去练习,等中午他下班再让我去他家。到了中午,我几乎不想去了。拎着电脑在他家楼下转,心里想着:我修炼这些年,从来也没遇到过这样难过的关哪!后来还是硬着头皮上了楼。同修问我哪步不会,其实我脑子里早剩一片空白了,越怕说自己笨,自己越记不住。同修告诉一步两步还行;等到四五步时,前面的又是一片空白了。当时的心境至今也无法用语言表达清楚,也许只有相同经历的同修才能体会其中的苦痛。吃不下饭,睡不着觉,还逃避不了。当时最难得的就是有一念:我就是不言放弃,多难多苦,就是不放弃。由于多种原因吧,这样断断续续的经过了电话上网、手机上网、上网卡等多种磨砺,终于成功的学会了上网、下载。现在每次看到自由门那个衔着树枝的小鸽子,总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随着修炼的升华,我们在各方面都在逐渐的成熟,虽然还有很多电脑方面的技术需要突破,但基本上能独立运作了。回头看看,恍然觉的,无论什么关,什么难,在这边是一座山,等过去后再看,只是一张纸,所有的障碍其实都是人心。

三年来,有些时候忙的不可开交,稍不留神就流于做事中去了,这已经就脱离修炼了。对于很多同修来说,把握好这个分寸真的是很难,所以只有时刻提醒自己,多学法,做到实修。同时我们还要平衡好社会、家庭中的关系,责任很多、很大。

风风雨雨,跌跌撞撞中走过了几年的修炼历程,如果说有一点点值得欣慰的话,自己清楚的知道,这其中溶入了师尊一路的深深呵护,无尽的珍惜与苦度。我会加倍珍惜所剩无几的修炼机缘,做正自己该做的一切。再一次虔诚的感谢师尊的佛恩浩荡与慈悲苦度!

师恩重

一路艰辛一路苦,不堪回首证法路;几番风雨几番阻,方明师徒恩深重。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