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除隐藏在自身内的党文化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六日】《明慧周刊》三百二十六期刊登的《走街串巷劝三退》一文中,记述了作者对两名女学生讲真相时说的话,其中包括:……“爱因斯坦和牛顿的思想是开阔的,保证不是为名、为利自私的,所以才能有那么大的成就。可他们晚年都走入了宗教修炼。”很显然,这位同修没有认真阅读《解体党文化》一书。

《解体党文化》第二章第4节中有一个自然段,专门谈牛顿的宗教信仰问题,非常好的一段文字,本身就是讲真相的绝好素材。原文如下:“这里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经典物理学巨匠牛顿。牛顿是个虔诚的基督徒,中共无法掩盖这一举世公认的事实,于是在教科书中刻意把牛顿说成是晚年涉身宗教,并因此无所创造,误导人以为其早年众多的科学发现是在‘无神论’的世界观指导下做出的,而晚年其宗教信仰阻碍了科学创造。然而事实是,牛顿成为虔诚的基督徒远早于其从事科学研究,并且对神的信仰终生未变。牛顿早在剑桥大学读书时,就已经是个虔诚的基督徒了。他经常在笔记本或课本的空白处写下他的祷告,至今仍有许多保存在大英博物馆中。他更经常和室友魏金斯在校外分发圣经给穷人,向他们传福音;因此购买要分发的圣经成为牛顿学生生涯中除了房租与伙食费外最大的花费。甚至牛顿对科学的思索也与他的祷告生活有密不可分的关系;他常在信仰的思索里想到科学,在科学的思索里想到信仰。以至于后来纽约大学历史系教授曼纽在其所著的《牛顿传》中都说:‘近代的科学是源自牛顿对上帝的默想。’

很显然,这个“晚年走入宗教”恰恰是邪党企图把科学与信仰对立起来,向民众灌输对神的信仰必定导致“愚昧”、导致“反科学”的一种误导。当然,这位同修肯定不是有意按邪党的说法去说的,但是不知不觉中却认可了这种邪说。

大法弟子肩负重任,以讹传讹的情况要尽量避免发生。为此,我建议同修,多读一读《解体党文化》一书。《解体党文化》二零零六年底发表后,我就打印出来,认真阅读,并下载了语音版(MP3)反复听,感觉非常好。以前总觉得自己受邪党洗脑几十年,肯定被污染的很严重,但是究竟污染在哪里,严重到什么程度并不清楚。《解体党文化》让我明白了什么是党文化,它的来龙去脉和在方方面面的具体表现,也真正看清了党文化对自己的毒害到底有多深。看和听的遍数多了,我感到自己头脑比以前清醒了,在面对面讲真相时更加胸有成竹,对方的症结很快就能察觉,并能迅速应对,讲出的话也更有说服力了。

其实现在阻碍大陆民众了解真相的,正是党文化灌输的那一套,如果把《解体党文化》中的有关内容记熟,融会贯通,简直就象有了解药一样,用时随手拈来,药到病除,非常自如。《解体党文化》是大纪元继《九评》之后的又一力作,是驱除马列毒瘤,正本清源,回归中华民族正统文化的一柄利剑。

根据自己的体会,我认为,多读《解体党文化》起码有两方面好处。

一、帮助我们尽快清除自身的党文化毒素

大陆大法弟子在修炼前,和中国民众一样,在党文化中浸泡多年。虽然在不断的学法修炼中思想境界得到升华,正念越来越强,但人的表面仍保留着许许多多的党文化的“习惯”,在思维、语言、行为方式以及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都或多或少携带着党文化的烙印或痕迹。师尊要求我们“不要老是抱着在中国大陆党文化式的思维”,“作为大法弟子你要证实法、要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情,你不能够在漫长的时间中改变自己,没那个时间。”(《美国首都讲法》)

按照师尊的要求,我们应当清除自身的党文化毒素,而且要快。《解体党文化》正好可以帮助我们做到这一点。

(一)弃变异,归正统

文化是神传给人的,目地是让人在末劫最后时期能够听法、得法,能够得到神的救度。可见,神传文化对于人来说,多么重要。然而,在短短几十年里,邪党依靠强行的宣传灌输和暴烈的血腥实践,全面摧毁了中华神传文化,代之以一套邪恶的党文化系统,并最终使其演变成人们的思维习惯,变成了自然,变成了人生命的一部份,也就变成了“本性”,变成了司空见惯的“社会习气”。

比如,“人人见面有戒心”就是党文化思维造成的典型社会状态。大家可能都有这样的经历,在面对面讲真相时,你刚一开口,对方的第一反应就是戒心。戒心使社会上的人为了自保成天提心吊胆、处处设防,活得十分沉重。更可怕的是,戒心让人们什么都不相信,甚至连事情的本来面目也不相信。当你说出事实真相时,人们会持怀疑态度。邪党的造假宣传和操控民意在很大程度上因这种戒心而得逞。

大法弟子身处这个社会,周围人人都这样,都是这种思维习惯,就象“妒忌心”一样,“在中国表现的极其强烈,强烈到已经形成自然,自己都感觉不出来。”(《转法轮》)师尊在谈到从大陆到海外的一些学员时指出,“长期在高压下、在党文化中,在被党文化变异了的人际关系中,完全是一种畸形的思想。”“习惯了党文化中的生活方式、紧张的人际关系”。(《美国首都讲法》)

现在我们在修炼中出现问题,都能比较自觉的向内找,找到心性上的不足,去掉它。而这种已经形成自然的思维习惯,有时却难以察觉。同修之间互不信任,各自有所保留,不能畅所欲言,难以消除间隔;有的学员并未放弃修炼,却无论谁问都说“不学不炼”了;有同修受迫害入狱,出来很长时间了其他同修仍不太愿意接近,如此等等,都与戒心思维有关。有位同修在迫害初期曾说出他人姓名使他人受到牵连。后来这位同修跟上了,讲真相做的很不错。最近他跑很远的路送来自己下载刻录的光盘,我犹豫再三最终没有收下,过后很后悔。我知道,党文化思维还在作怪。

又如,习惯于说党话也是党文化造成的变异。

《解体党文化》指出:“在中共政权摇摇欲坠、人民亟待回归正常人类文化的今天,认清附着在民族语言上的党话,清除党话,已经成为刻不容缓的任务。”

然而,大陆大法弟子中党话至今仍被有意无意的使用,网上同修交流文章中,时而出现“春节”等字眼,“同志”等词语在日常生活中更是普遍挂在同修嘴上。

实际上,现代汉语中很多语汇已经被党文化污染的几乎无法使用了。如果长期习惯性的使用具有特定党文化内涵的语汇,不但直接支撑着邪党话语系统存在的“场”,使其继续为非作歹,同时,也阻碍着我们更好的溶于法中。

从《解体党文化》中了解到哪些话语属于党话、其实质及危害后,我就时常告诫自己,尽量避免使用,尤其是一些常用词。例如,“春节”我现在一定要说成“过年”、“过大年”、“中国新年”。“阴历”和“农历”都不能再说,我说“皇历”或“传统历法”。“同志”一词,如果听到同修使用,我就提醒:这是邪党信徒的称呼,千万别再用;碰到常人使用,我一般会半开玩笑的说:这在国外是同性恋者的称呼(确实如此),别这么叫,不好听。

大法弟子是有能量的,“你讲出的话要起作用的”(《转法轮》)。说党话等于给邪党输送能量。大法弟子每天都在大量传播以正常人类语言为载体的真实资讯——真相资料,当然不该再使用和传播非正常人类语言——邪党话语。清除党话,说正常人的话,从我们自己做起。

大陆大法弟子至今生活在邪党专制和党文化泛滥的环境中,讲真相的对象大都满脑子党文化。如果不能有效清除自身的党文化毒素,讲真相的效果可能会打折扣。因此,我们应当理性的清除党文化毒素,抛弃变异的思维习惯及行为方式,更好的完成我们的历史使命。

《解体党文化》不仅让我们看清了党文化的表现及危害,也让我们瞥见中华正统文化的一角,对于许多对传统文化知之甚少的同修来说,真是不可多得的宝贵教材。走在神的路上的大法弟子,将带动人类文化回归正统。

(二)解封闭,丰资讯

“七二零”以后,在邪恶残酷迫害中,幸有师尊亲自确立的可信网站——明慧网,使身处高压封闭状态下的大陆大法弟子有了了解时事,了解真相,了解师尊正法進程的基本渠道。这些年来,明慧一直在提倡资料点遍地开花,呼吁有条件的大陆弟子尽量自己上网。

可是,几年过去了,至今大陆弟子中仍有相当一部份人虽具备条件,却还在等、靠、要。原因何在?除了有怕心等等之外,被“党叫干啥就干啥”这种党文化观念长期洗脑和奴役,从而潜移默化养成唯命是从、得过且过、孤陋寡闻的恶习,对邪党高压封闭造成的信息不完整习以为常,同时对由此带来的危害浑然不知,都是重要原因。

有位同修是退休教师,修炼很精進。每天学法到深夜,一早起来炼功,平时不看电视不看报纸,也没上网。家人对此不理解,说同修“过的不是人的日子”。同修在给家人讲真相劝退时,家人不信,反而说,你怎么知道呢?那意思是你根本没有信息来源,凭什么你说的这些就是真的。

花很多时间看常人电视,特别是连续剧之类,肯定不好,这在大法弟子交流中已经达成共识。但是,我认为,比如利用吃饭时间有选择的浏览一下电视新闻之类还是有必要的。但是,有一个前提,就是必须上网,有了解事实真相的渠道。

常人社会的热门话题往往恰好是我们讲真相的切入点,象最近西藏、奥运等等,邪党垂死挣扎,操纵媒体炒的沸沸扬扬。如果我们既能从网上了解真相,又看到邪党怎么在电视上造假宣传的,真假两方面对比着谈,就更有利于揭露邪恶,更有说服力。《风雨天地行》、《伪火》等光盘几年来一直是我们揭露邪恶的主打真相资料,其中“天安门自焚”伪案的那些镜头都来自恶党电视节目“焦点访谈”,邪党自己造的假恰恰是揭露它的有力证据。

同样是看电视,我们与常人却完全不同。常人是听信与被动洗脑,我们是了解并加以利用。试想,那位教师同修如果平时既非不看电视,又能上网,進而引导家人也上网看真相,结果还会是那样吗?过人的日子,做神的事情,不是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状态修炼吗!正如师尊在《转法轮》中讲到修口时说的那样,“我们按照炼功人的心性标准要求自己,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把握好就可以了。”

从实际情况看,建立家庭资料点,长期坚持上网的同修在证实法中显的更加理性与成熟。相反,之所以有些同修每当社会上出现什么状况或者听到点儿什么说法就心如浮萍,随之波动,学人、跟风、大帮哄等等,除了心性上的原因外,信息不完整所导致的无法对事物作出正确判断,也是一个重要原因。自我封闭状态下的孤陋寡闻,容易导致行为偏激。

常听说有的学员只看《转法轮》,不看其它资料,甚至《明慧周刊》等。其实,《明慧周刊》已经是大陆弟子最基本的阅读内容了,是最底线了。看上去这些学员好象是以《转法轮》为根本,唯此为大,实则是对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修炼形式不理解,没有跟上正法進程。

是的,师尊讲过把住《转法轮》去修,就一定能够修圆满。可是,师尊还讲过,“从整体情况看,大法弟子在成熟中走向圆满已经不成问题了。目前要做的最大的事情就是如何的救度更多的世人!救度众生!这就变成了大法弟子一件很大的事情。”(《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

要救度众生,大法弟子就要从自我封闭状态中走出来,大胆的理智的获得正反两方面资讯,为我所用。其实,这信息也好,那资讯也罢,世间发生的一切,貌似纷乱,实则有序,不都在师尊一念之中吗!冷眼静观,泰然自若,举重若轻,这才是我们应有的状态。

实际上,明慧网资料库里储备着成千上万的各种真相资料,丰富至极,足以满足我们讲真相中方方面面的需要。除明慧网外,还有大法弟子办的其它许多网站,层面不同、角度各异,为我们讲真相提供了许多便利条件。有时候,看着网上那浩如烟海、灿若群星,凝聚着师尊法力,凝聚着大法弟子智慧和心血的真相资料,我的心会在感动的同时隐隐作痛,没好好的用啊,对不起师尊,对不起同修。

(三)展所学,担主角

师尊讲法“是结合着现代科学和现代人体科学讲的,而且讲的层次很高。”(《转法轮》)我们很多同修在最初接触法时,都有一种感觉,就是觉得这本书内容太丰富了,知识太广博了,天文地理无所不涉,古今中外无所不包。后来师尊一次又一次给我们讲法、解法,不断扩充我们,提升我们,不断把我们带到一个个前所未有的境界。现在我们都知道了,师尊是用法在宇宙最低一层的体现形式,人类这一层的文化、这一层的知识,传授我们宇宙大法。可见,人类的文化与知识对我们有多重要。

前文提到的牛顿,这位人类顶级科学家,之所以相信宇宙是“全能的神,用我们不可想象的智慧创造出来的”,不能说与他对宇宙构造的深入探究和认知无关。作为大法弟子,我们具有更多的知识,更开阔的视野,就能更好的理解师尊用人类知识、人类文化所传授的高深大法。同时,大法弟子具备更专业的技能,也能更好的履行所担负的职责。

在师尊早期讲法录音中我听到这样的话(大意):要尽量多学知识,要知识丰富,将来人类社会会发生很大变化,也是需要知识的。我理解,十几年前所说的将来,也许正是指大法弟子证实法、全面讲清真相的时期。看看这些年来,世界各地的、各民族各行业的大法弟子,利用各自的知识、运用各自所长,完成着许许多多证实法的项目,正象师尊当年所说的那样。

不少大陆弟子原本文化程度不高,但这些年来在证实法的实践中努力学习有关知识与技能,并用自己所学承担起救度众生的重任。有位外地来京的同修,靠给人家做家务当小时工维持生活,租住在一间地下室里,生活上很拮据。可是就在这间狭窄阴暗的地下室里,学会了使用电脑,用同修传来的U盘做着各种真相资料。这样的事例网上交流中我们看到许多,可歌可泣。

可是也有的同修,一遇到需要点儿知识和技能的事就绕着走,什么“文化不高”、“水平有限”、“不懂电脑”等等,或者即便做点事也是一遇到麻烦就一股脑推给“技术同修”,自己坐享其成。除了心性上的其它原因外,我觉得,这其中多少还带有党文化的观念。曾几何时,在邪党文化中,知书达理是“封资修”;“知识越多越反动”;知识份子是“臭老九”;“大老粗”最光荣,这类糟糠糟粕在人们头脑中的印象并没有全部消失,它完全颠倒了荣辱。说实话,一个大法弟子,该你走的路你不走,你可能错过了机缘;该你做的事,你做不了或者推给别人,那是耻辱。

大法弟子来自社会各个阶层,以往受教育程度不同,文化基础差别很大。但是无论如何,我们都是修炼的人,修炼的人是要提升的,要学习的。同时我们又是超常的人,什么都难不倒。其实不少懂技术的同修也是靠废寝忘食的苦学苦钻掌握技术的。当然,这个学习钻研的过程与常人是不同的,是个修炼过程。

走在北京中关村电子一条街上,鳞次栉比的商厦,日新月异的电子产品,真是令人目不暇接。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我心中想着师尊的话,“没有正法这件事情就没有人类的一切”,“三界都是为了今天大法弟子的修炼和救度众生准备的”(《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是呀,这个高科技原本是外星人的东西,现在为什么这么活跃,发展这么快,还不是因为大法在用它,大法弟子在用它救度众生嘛。常人不明白,以为是给他们享乐的,我们还不清楚吗?

历史上,师尊带领众弟子开创了辉煌灿烂的人类文化。如今,这场天作幕地为台的大戏已经轰轰烈烈的演到了最后一幕。大法弟子莫把自己边缘化了,我们才是大戏的主角!“大法弟子才配在这里展现辉煌。”(《致二零零五年欧洲法会》)

(四)戒浮躁,守清净

在讲真相救度众生中,做资料是大陆大法弟子做的最普遍的一件事。为什么大陆大法弟子要走做资料这样一条路呢。从表面看是邪党信息封锁给“逼”的,其实我想,绝非那么简单,大概也不是偶然的。

做资料,从常人角度看只不过是个文绉绉的活儿,可是对于大法弟子来说,做资料的过程更象是个修炼过程,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修炼值得浓墨重彩的一笔。

做资料需要的条件看上去就那么几项,不过就是设备与技术,其实这其中的“弹性”很大。近年来,海外同修为我们提供了大量现成的真相资料,编写了包罗万象的实用技术手册,很多地方还有懂技术的同修手把手的传授,因而,从不能做到能做,几乎就是一步之遥,一下就可以跨过去。可是,怎么做,以什么样的姿态做,用心到什么成度,达到什么样的标准,这当中的差别可就太大了。做资料需要具备的素质其实很高,很全面。我们修炼的状态、心性的提高都能反映其中,各种人心、各种执著也都能在这一过程中被修去。

这几年,关于做资料,同修们已经积累了无数经验与教训,甚至对其中每一个具体环节都探讨切磋过,这里只是从清除党文化毒素的角度再谈谈。

从这些年来的实际情况看,同样是做资料,有些同修做出来的就是精品,有些同修做出来的却是“劣质品”,比如无法正常播放的光盘、页面钉反的小册子等。我想,除了纯技术原因外,这些“劣质品”多少能折射出党文化中的好大喜功、粗制滥造、贪多求快、不用心等等。

做资料,虽然用的是这个空间人的材料和手段,可是在另外空间一定是很神圣的。想想师尊给我们讲过的,“那个时候上学的人,都要讲究打坐,坐着要讲姿势的,拿起笔要讲运气呼吸的,各行各业都讲净心、调息,整个社会都处在这么一种状态。”(《转法轮》)

看看眼下党文化横行的大陆,社会风气日渐低下,急功近利、短期效应、假冒伪劣、粗制滥造,常人自己都说,整个中国社会处于一种“浮躁”状态。正统文化与党文化,带来完全不同的社会状态,孰优孰劣,我们应当怎样,不是一目了然吗!

有一件事不知大家注意过没有,在师尊的讲法录像中有这样的镜头:师尊在解法,讲台一侧放着学员提问题的条子。师尊每当拿起一张不太平整的纸条,总要用手把翘起来的纸角向反面窝一窝,把纸条抚平。这样,一沓纸条,师尊一张一张拿过来,一个一个解答上面的问题,同时随手整理着纸条,然后码放好。当最后一个问题解答完之后,师尊手边放着平平整整的一沓纸条。这个场景给我印象太深了,难以忘怀。这就是我们的师尊,最伟大的觉者!这看似不经意的举动,已经永远铭刻在了弟子心中,所呈现出的一切,弟子将永远效仿,永远追随。

神韵晚会,岂止内容高远纯净,无与伦比,表面的一切也都尽善尽美,细致入微。这是师尊亲自主持的项目,是给我们确立的典范。大法弟子无论完成什么项目,都应当尽量做得最好。有同修交流中说,应对做好的资料发正念,这当然很好。但实际上,由于做资料整个过程都在我们的修炼之中,即使没有特地去发,只要守住心性,就没问题。“因为真正有功的人,有能量的人,你不用特意去发,你摸过的东西都会留下能量,都是闪闪发光的。”(《转法轮》)

二、帮助我们更好的揭露邪恶,救度众生

随着师尊正法進程的突飞猛進,旧势力已经不复存在,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也在大法弟子的正念中迅速解体,可是党文化——邪党强行植入中华文明沃土的毒根,还在恣意的吸吮着,疯狂的蚕食着,使邪党赖以苟延残喘。可贵的中国人每时每刻都生活在邪党刻意营造的党文化空间中,却浑然不觉。正如《解体党文化》中所指出的,“中国人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无时无刻不被这个党文化左右着,人们深受其害而却难以察觉,更难以摆脱与归正。”大法弟子在讲真相中都有这样的体会,许多常人之所以拒绝接受真相,是由于他们满脑子党文化思维。所以,如何清除民众头脑中的党文化思维,是摆在我们面前的重要课题。

师尊告诉我们:“揭开邪恶的党文化,是揭露邪恶本质,叫人认清它,看它是怎么样毒害中国人的,是怎么样在毁掉人良知的,怎样毁掉中国古文化的,邪恶最终的目地是毁掉人。”(《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

北京是邪党把持的重点,也是党文化泛滥的重灾区。由于我们“三件事”做的不够,北京地区的民众,尤其在重要的政府部门、军事机构、科研院所等处工作的人,真正了解真相并“三退”的还很有限。这些人普遍受邪党思想控制较严,一般来说三言两语很难劝退。长期饱受党文化污染,他们判断是非的标准已经扭曲,思维方式已经变异,相对于离邪党控制中心较远的人来说,劝退就要在解体他们头脑中的党文化思维上下更大的功夫。从实践经验看,让他们看过《九评》之后接着再看《解体党文化》,效果较好。

《解体党文化》中涉及许多基本的理论问题。例如,师尊在《转法轮》中提到的進化论。《解体党文化》从最新科技成果的角度,对進化论,特别是以基因突变为核心的现代進化论之荒谬進行了系统的揭示。在讲真相中,运用这些来破除那些迷信现代科学的人头脑中无神论的壳,相当有效。实际上,讲真相中遇到的疑难问题,《解体党文化》中几乎都有透彻的分析和解答。传播《解体党文化》,揭露邪恶本质,有助于我们更好的救度众生。

看看由师尊亲自主持的项目——神韵晚会,全球巡演,盛况空前,其清洗党文化,回归中华神传文化的清晰走向和恢宏气势,是显而易见的。神韵光盘传到大陆,大法弟子奔走相告,如获至宝,许多人是流着泪看完的。可是,对于广传神韵光盘,不少大法学员却心存疑虑:神韵演出常人看不懂,只有大法弟子才能明白内涵;唱歌跳舞常人恐怕不爱看,等等。这些都是自己的执著心造成的,这种“心存疑虑”本身就是党文化的一种表现,建议有这样想法的学员好好向内找,彻底清除党文化的毒素。

神韵清新高雅的唯美的演出,在海外广受欢迎,好评如潮,是因为节目的纯正内涵、纯善纯美,并不是因为海外各界人士没有被党文化污染、道德良知与欣赏能力保持在一个相对较高的水准上,许多从中国大陆来到海外的观众看了后从内心的说好,这才是真正的中华文化。而党文化统治下的大陆文艺舞台,长期充斥着庸俗、刺激与丑陋,始终在为道德下滑鸣锣开道,推波助澜。党文化践踏了中国人的心灵,毁掉了人的良知,惑乱了人的情趣,败坏了人的美感。

佛法无边!作为中国大陆大法弟子,我们应当广传《神韵》,紧跟师尊正法進程。广传《神韵》,度己度人普度众生!邪党的根都被拔起来了,邪党在中国强行栽植的党文化的毒根,以及强行植入中国人头脑中的党文化思维的毒根也将彻底拔除!

提两点建议,仅供参考:(一)《解体党文化》是一部揭示和清理党文化的“百科全书”或曰“专业工具书”,希望成为大法弟子的案头必备书,开卷有益。(二)烦请海外大法弟子考虑,尽快制作视频版的《解体党文化》,以便传播。

敬请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