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大法弟子必须从思想中清除邪党文化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七日】看到明慧网上同修的文章《大法弟子必须从思想中清除邪党文化》,颇有感触,也想把自己对解体党文化的些微体悟写下来与大家切磋,不当之处,恳请同修慈悲指正。

我在得法修炼之前,对邪党的反感可以说是由来已久。从上高中起,对政治课就非常的逆反,常反问政治老师“资本主义制度既然那么不好,为什么资本主义国家还那么发达呢?”上大学时恰逢“六四”之后,大一时每周六强制政治学习,所有人轮流念《人民日报》社论之类的,每次轮到头上我都找理由拒绝念,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只是觉的违心的念那些东西很恶心,念不出口。一九九一年暑假打工挣学费碰巧在某市档案馆手抄文革时期的档案,这一经历使自己明白了许多,觉的文革时期的共产党原来那样没有人性啊!毕业以后在当时的石油部某部门工作,不久克拉玛依一场大火再次告诉我:今天的共产党仍然是那样没有人性啊!由于这些经历和认识,一直就不轻易相信共产恶党的邪说。包括后来的自焚伪案,虽然那时尚未得法,但并不相信共产党的一面之词,事后不久就突破网络看到了海外对此案的真相报道。

可是,也正是因为过去有这些所谓的经历认识,《解体党文化》发表之后,一直就没有系统的读过,意识上也知道应该读,偶尔也拿起来看几页,可反复借口工作忙,愣是没有系统的通读过,有时还在心里想,我得法这么晚,时间紧迫,看他还不如看《转法轮》,反正我意识上也从来没有认同过党文化,应该不会有太大问题吧。就这样没把清除自身残留的党文化因素太当回事,有时看到自己的争斗心也会掠过一丝念头:这该不是党文化吧?有一次来自台湾的同修还指出我说的某句话带着很重的党文化气息,可仍然没有引起重视。

直到最近,我发现自己和孩子怎么这么不和谐?孩子总是拧着劲不听话,叫他听法,要么不听,要么敷衍。虽然自己并没有从内心觉的很生气,可是一开口嗓门就很大,一副训斥的架势,我明知这个状态不对,使劲向内找,觉的自己儿女情太重,正念否定它,可事到临头总是如此。我就在心里跟师父说,到底怎么回事呢?请师父点化弟子!这晚我做了一个梦,梦到和同修们来到一座两层楼前,那楼底下中间挂着毛魔头的象,同修们都开始上楼了,突然毛魔头从那象上出来,手指着我说着什么。我心里想:你那魔头,还冲我来,我要灭了你!一边就立掌,意念中想着打出去法轮将魔头化掉,结果那魔头竟然一直还走到我身边来了,然后感觉大家上楼了,梦也醒了。我悟到师父点我:该清除邪党文化了!于是第二天一口气读完了《解体党文化》,这下清醒了。

我一直以来认为自己没有认同党文化,却不知在大陆,党文化无处不在,无孔不入,只要你在那个大染缸中泡着,你就逃不掉它的侵蚀。而我先前所谓的反党文化(实质上是明白的一面拒绝中共党文化之毒),看似“反”,实际上是身不由己,以毒攻毒,已在毒中,怎么可能抵挡住?“气与气之间没有制约作用”(《转法轮》),必须跳出那个气的层次,才能够治的了病。我们首先必须彻底的清除自己思想中的党文化因素,才能够去解体众生思想中的党文化,救度他们。

当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再回过头来看孩子,我内心感到异常平静。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