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魔难降临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五月九日】经过反复的思考,还是想把自己那段尘封的记忆打开,写出走弯路留下的痛悔,希望同修能引以为戒,少走弯路。

那段日子,我在某市一个中型企业工作。当时修炼的环境开创的很好,我是那个单位的一个重要职能部门的负责人,有自己独立的办公室,电脑也可随时上宽带,凡到我办公室来办事的人,都是我讲真相劝三退的对象。我独自住一套房子,那也是我们在当地的资料点,平时工作之余我就做资料。那时修炼的状态也挺好,邪恶也没招。

后来因我执著单位给我的待遇偏离心中的期望太远,我接手我主管的部门那一年中我在管理上为单位降低了几十万的成本,年底单位只给了我一个普通中层干部的待遇,心中十分不平,学法炼功时心里也为这事翻滚的厉害,明知这种状态不对,但当时那种情绪怎么压都压不下去,梦境中看到我住的房子地下有一个大洞,洞壁上粘着肮脏的大便,一个邪恶的面孔狰狞对我笑:这回我终于抓着你的把柄了。当时我心中就否定了它:邪恶不配!同时也意识到了这种不好的心很危险,我试图改变这种状况,可我的环境却急剧的发生了变化,公司领导调增了我的工作量,我自感力不从心,大大削弱了我在单位讲真相劝三退的精力,我主管的部门工作上连续发生错误,领导也不依不饶的挑我工作中的不是,那段时间我感到前所未有的疲惫,一学法就困,晚上不到九点人就昏沉的不行,要睡觉,再有就是我们那四五个都是流离在外的同乡同修,在相互之间的配合也是间隔越来越大,尤其对安全问题的认识,他们几个都顽固的认为资料点在哪里那里就危险。

我明显的感到同修这一念压给我的厚重的物质,我不要这些败物,心中求师父给我下个罩,隔开它。心中不舍这个环境,然而目前的一切都拧着劲。以至到后来,邪恶步步紧逼,已到人的空间,表面上是因为我在所住的小区发过两次《九评》和其他真相资料引起了邪恶的注意,邪恶已到单位了解我的情况,并对我的住所开始盯梢,家人也打电话来说家乡的邪恶又来骚扰,并说知道我现在的情况,梦境中也点化警察已守在门口要抓法轮功,我知道这一切无法挽回,必须快速撤离,在向单位领导辞行时,领导明白真相,也理解,我一再对我的领导说,如果再有大法弟子转到这一方,一定要善待他,领导也表示:生命最宝贵,位置给你留着,要回来随时欢迎。我忍不住嚎啕大哭,那是明白的一面在痛悔:该做的事情没做完,不得已要提前离开这里,这里还有我世界的众生还没来的及救度的,打乱了师父安排的路。

回到住处,我迅速的收拾设备及要带走的衣物,电话通知同修赶快叫车来转移东西,可丙同修回话说甲同修为这事正大发脾气,既不同意搬东西更不许把东西搬到他们那里去。接了这电话,我黯然神伤,平时虽象亲人一样的相处,但人情和面子并不代表修炼,师父才是我唯一的依靠,我跪在师父的法像前,给师父磕了三个响头,求师父:师父,我坚决坚决不去监狱!弟子在这里没有路了,只有回家乡了。傍晚,天下起了毛毛雨,趁这机会,丙同修独自一人叫来车子,转走了所有的东西,我因要跟房东辞行,只有第二天早走,本想早上炼完功发了六点钟的正念出发,对这里的环境做最后一次清理,可还在炼第五套功法打坐时,突然天目看到我面前呈现出一张白纸,上面写着四个毛笔大字:死期已到。见到这种点化,我立即从床上蹦了下来,无限眷念的环视了一下我们的资料点,出了门,天刚蒙蒙亮。

我住的地方是一个极偏远的小镇,走的太早,没有别的交通工具,我只有骑自己的电瓶车离开,乙同修叫我回家乡前还是到他们那里去一趟。甲、乙、丙三同修在一处,甲同修见我连人带车到了他们那里,十分生气。大家都觉的该互相切磋一下。带着这么强烈的情绪,结果可想而知,我走前再三给乙同修(甲同修的妻子)说,我到哪里都要做这些事情(指做资料),希望她不要告诉家乡的同修我回去了,她一口回了我:“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可事实上,我还在回家的路途中时,她已经将我的情况告诉了认识我的所有的同修,干了邪恶最高兴的事。而甲同修在我临别时甩给我一句:“你好自为之!”话一出口,我天目看到他的身体忽然缩小了一大圈,我们这个整体就这样在邪恶的欢呼中散了。师父那时一定为我们这几个不争气的弟子伤透了心!

痛定思痛,回家后,我一边静心学法,一边向内找,整理自己的思路:我有执著利益的心,认为自己付出了就应该得到相应的回报,一旦没有得到时就觉得受了欺负,愤愤不平,那时心性完全降到常人那儿去了,没想到大法修炼有超常的理跟着,要高标准要求自己;在和同修的配合中,是凡做了一点好事、遇到的神迹、背法背了多少遍、甚至在工作中做出了一点成绩得到了单位领导的赞扬总喜欢在同修面前说,有强烈的欢喜心和显示心,常人中不是也说“半罐水响叮当”吗,在常人中的技能好一点那不也是在大法中修炼开智开慧才得到的吗,平时和同修切磋时,总觉得自己悟的对、悟的高,认为现在我们的修炼状态就应该高开高走,大觉者待的空间邪恶够不着,而同修则强调符合常人状态,我嘴上不说心里却怨同修还没脱常人的壳,总在低层思维中打转转,拖累大盘,影响我们整体的容量,其实就没想到每个宇宙有各自的宇宙特征,我怎么能这么轻看同修呢?正因有这些肮脏的人心才引起了同修间的不协调而导致后来被邪恶利用。

相生相克的理制约着修炼中的一切,当我们心性无漏,时时在法中修时,邪恶虽虎视眈眈却动不了你。修炼的路很窄,一旦有了执著心,一步走偏,就是邪恶下手的机会,当然我们不承认这一切,要全盘否定它,旧势力的目的不就是想利用我们执著的人心毁了我们吗?回家后的一天在我似睡非睡躺在床上时,一个很阴险的声音在耳旁响起:“把……弄下去!”“休想!”我噌的从床上坐了起来:“我有师父管!”

通过一个多月的学法,心慢慢静了下来,摔倒了,爬起来,梦境中看到我的火车已滑出了轨道,我得回到师父给弟子安排的回家的火车道上来。我从新添置了打印机,开始做资料、刻光盘出去发放,也利用各种机会劝三退。

半年后,我随缘来到另一地区。同修将我带到资料点,看到和我共事的同修和资料点设备的摆放,我惊叹在一年前我就看到了这个环境的人和物,明白了这一切在久远的历史早已安排。这个地区能做资料的同修奇缺,我便放弃了再找工作的打算,(因自己略有积蓄,生活不存在问题)在资料点做了一个“专修弟子”,“心清似玉”。

曾经共事的甲、乙、丙同修在我离开后不久,也改变了等靠资料的状态,自己动手做资料,自给自足了。

正法走到今天,慈悲的师父一直在等他的每一个弟子做好走好,到了高层次上修炼就是选择,当然是师父要的才是我们的选择,魔难毁不了真修弟子,只会使金子更亮,成熟、理智、慈悲、坚强,在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上稳健的走好最后的几步,是我现在最大的愿望。

个人体悟,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