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各种机会讲真相的部份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一日】2003年3月份,孩子的爷爷奶奶从四川农村来到我这里,我给他们放真相光盘。五一期间,我请同修到家来教会了公公婆婆五套功法,短短的几个月间,在他们身上发生了很多的奇迹。师父书中提到的很多现象,都出现在他们身上。

我的婆婆,当年才53岁的人,可是严重的哮喘病已经十多年了,白天晚上总是喘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加上农村活又重,痛苦程度可想而知,她不识字,当天晚上他们开始炼功,奇迹发生了,当天晚上她就不咳嗽了,我的公公觉得奇怪,但是也只当是个偶然,可是第二天晚上仍然没有咳嗽,他就觉得挺神奇。而且婆婆还开了天目,象书中讲的那样,就想电视机打开一样,翻花而且是一片红,起初她也不知道这叫开天目,是后来她和我聊天中说起的,并且已经绝经两年的她又来了例假。

我的公公有严重的咽炎,严重时连稀饭都难以吞咽,曾经多处求医,甚至自己种植草药,自己照医书配方,结果剂量大了,中了毒耳朵差点聋了。在炼功不到一个月内,咽炎不知不觉的好了;另外他的酒瘾也在师父连续点化两次的情况下轻松的就戒了。刚开始炼功的头几天,他喝了酒,晚上就开始五脏六腑都不舒服,睡不了觉,可是起来炼功就不疼了,一躺下就疼。我说那你就戒了吧,他说,那不行,以后回去亲朋好友的来了,不喝显得不周到。过了几天,他又喝了,这回比原来还疼的难受,他自己就说我再也不喝了。而且他说哪个太极图成天在脑子里转。

看到他们的诸多变化,对我震撼很大,因为自己从得法以来,基本没有什么超常的现象发生,自此以后,对大法有了更深,更進一步的认识,而且由此我的母亲和妹妹也相继接触了大法。

2003年开始,随着不断的讲真相,有很多的有缘人想要了解大法,我和其他同修就买来录音机,录音带,开始录制讲法带,免费送给有缘人。对于经济条件不好的,同时我们还买好录音机送给他,尽量为他们听法提供方便。

由于师父的安排,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可以自由的在办公室上明慧网。后来还学会了排除打印机的小故障。大约近一年的时间,周围一些同修的真相资料和经文也由我们供给。和同修间的相处中,甚至是配合中我们都会出现很多的争议,有时候是面红耳赤,刚开始都先经过剜心透骨的难过,然后才知道向内找。随着一次次的摩擦,出现的矛盾越来越少了,配合的也就越来越默契。

从2003年开始,我们就开始发资料,每天的工作不忙,总是有些空闲时间,就把真相资料装入信封,然后等到中午休息的时候和同修出去发,中午时段,我们主要到公司附近的楼群发放。为了不引起开电梯人员的注意,我们俩不坐电梯,而是从一层发起,每层就放几份,以免量太大,引起注意。有时候要爬上21层的高楼,尽管是炎热的夏天,但是我们却不觉得累、也不觉得多热。

不发资料的时候,我们就经常出去遛弯,走哪里都带着资料,并且发出一念,让我们碰到有缘人,有时是收废品的,有时是卖水果的,有的是乞丐,有时候是些老人……不论是谁,能搭上话的就讲真相。

那几年里,我们春夏秋冬晚上经常出去,那时孩子还小,才4岁,我让妹妹帮我照看(我和她一起住),孩子也很懂事,从来不缠着我。通常我们会提前选好地点,等到晚饭后大家都出去散步的时候几个同修分头去发,不是每个楼栋都進,发放的时候先观察周围的环境,发着正念,所以那些年我们讲真相,发资料,几乎从来没有遇到过麻烦。

尤其是有那种刮风下雨的天气,更利于我们发放,因为北京的居民多,平时几乎什么时候都有人在外面走动,晚上很晚都有人在外面打牌,聊天,乘凉的。下大雨的天气,我们的裤子都被雨水打湿了,但是同修们从来没有一丝的抱怨,想到成百的资料发放出去了,心里美滋滋的。

平时家里人开车出去玩,我也是走哪发到哪里。心里没有太多的想法,就想着照师父说的做,也就习惯成自然了,如果哪次没有资料会觉得很遗憾。有时候带孩子出去玩时候,我也总是带着资料,到哪里发到哪里。讲的多了,通常碰到不同的人,脑中瞬间就有了话题,智慧就源源不断的来了。

单位每年都会组织全公司的人到外地旅游,而且还经常有其它户外的活动,刚开始,我和同修觉得修炼人不应该执着享乐,几乎所有活动都不参加,时间长了,同事们都觉得我们怪怪的,后来才悟到是没有理解好师父的法,走极端了。那些地方不都是我们平时根本去不了的地方吗,不正好是救人的机会吗,所以从那以后单位只要有活动,我们都参加,我们会事先准备好资料,合适的时机把资料发放出去,我们的真相发到了泰山,长白山,神农架,蒙古草原……,而且总是能够遇到有缘人听到了我们讲真相。

经常在工地附近放些资料,想到那些民工难得看到资料,而且考虑到平时他们也没有其它的娱乐活动,拿到后一定会格外的珍惜,所以就尽量准备的全面些,放到他们经常走过的地方,或者放到他们将要使用的施工材料上,有时候放好后,我会站在远处看着,通常很快就被取走了,有时候也会直接给他们。

2005年夏天,我们小区居委会门口挂出了污蔑诋毁大法的条幅,另外在小区大门外面的大马路上也有,在交通警察队的大门对面马路上也有,那些日子里,我和小区内的同修们都心如刀割,想到那邪恶的条幅每天要毒害多少来来往往的行人,我们应该把它们尽早清理掉。大家各自行动,有的去周围查看情况,有的核实有没有探头,我们也曾想让司机同修借辆面包车掩护我们,把条幅取下后,迅速撤离现场,但是后来由于各种原因,一直没有行动,条幅在那里整整挂了16天,那些天里,每位同修的心都在受煎熬。

在第10天左右,每天几乎都下雨,有几晚上是暴雨,而且伴随着电闪雷鸣。那些晚上,想起那些条幅,我几乎夜夜睡不着。后来在一个大雨瓢泼,时不时响着炸雷的晚上,当我发完12点的正念后,我忽然悟到,这些日子几乎每天都是电闪雷鸣的,不正好是给我出去摘条幅做掩护的吗,想想这样的天气,人们躲在家里,而且这么响的雷,更让人不寒而栗,没有人会出来,我想我怕什么,雷是劈坏人的,劈那些妖魔鬼怪的,于是我穿上雨衣,手里拿了一把裁纸刀,小跑着就来到了居委会门口的条幅处,条幅拴在两棵树中间,用最快的速度割断了绳子,把条幅揉到一起,塞到了雨衣里,然后赶紧跑回了家。可是还是心里不踏实,想到还有另外两条呢,于是我重新穿上雨衣,来到了小区外的那条幅处,迅速把条幅上的法轮功三个字用刀划下来,塞到雨衣里,而后又取下了交警大队对面的条幅。回家后,看着鞋里灌满了水,浑身湿漉漉的自己,我却高兴的笑出了声,总算了了一桩心事。

还有一次,也是小区里挂了一条污蔑诋毁大法的宣传画,也是在晚上12点发完正念后,我让妹妹帮我放哨,我拿剪刀剪开系着的结,结很多,而且那宣传画是塑料的,弄出很大的响声,时不时我妹妹咳嗽告诉我:有人来了。我出了怕心,想算了,不弄了,动静太大,想转身走,但是还是正念战胜了怕心,一鼓作气弄完,取下了那长达8、9米的条幅,就把它卷起来,那塑料嘎啦嘎啦的响,很大的声音,我的心里挺紧张,卷好了,抱着那一大卷就往家跑回去后,我和妹妹连夜把它剪成小块,第二天把它扔到很远的垃圾堆里去了。

有一次带孩子到另一个小区去玩,发现那个小区的地下室走廊墙壁上贴了好多污蔑大法的宣传画(地下室是文体活动中心),但是那里人来人往,一直没有机会清除。后来有一阵,我妈妈总上那里去做免费的按摩,开始我没有在意,有一天我忽然想到,这不是个机会吗,如果有人看到我,我就说来找妈妈的。于是我就把墨水灌到喷花的壶里,来到那里,听到了地下室里传出的说话声音,其中还有我妈妈的,我迅速从怀里拿出喷壶,对着那些画就喷,由于太紧张,也很害怕,只喷了两下我就赶紧离开了,走在回家的路上,我想才喷了两幅,剩下的那些没有喷上,要是他们换上两张新的,不等于白做了吗。于是我决定再回去,边走边喷,几乎所有的画上都有墨水。过了些日子我有意去那里看看,结果所有的画已经被替换成别的内容了。

这些年讲真相中也碰到过一些有惊无险的事情。那是2005年春天的一个下午,我装了十多封真相,带着女儿出去了,路过一家饭馆,我往里面看没看到人,就在门口放了一封,谁知没走30步远,就看到后面有人追了上来,手里还拿着那封信,质问我是不是我放的,我想他知道是我放的,我也没有必要否认。我说,是我放的,你听我说说。可是他不听,拽着我的衣服就往马路上走,要送我上派出所。头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我脑袋也有点发闷,但是脑中想起了师父《转法轮》中讲的:“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自己心里一直念:师父就在我身边,师父就在我身边。一会儿,对面来了辆城管的车,车子在我们身边停下,那个抓我的人把资料递给车上的人说:她在发法轮功的资料,车上的人打开车门,对我说上车吧。可是不知为什么我没有听他们的,就象没有听到一样,就牵着女儿朝相反的方向走了,然后瞥了一眼车上的人,结果看到车上那个叫我上车的人正示意抓我的人别管了,让她走吧。事后和同修们交流,一直以来觉得自己做的很顺利,基本没有遇到过麻烦,就忽视了发正念,起了干事心。

还有2007年2-5月份,在驾校学车,利用学车的时间给有些人《九评》,劝三退,就在5月1日前夕,我带着孩子正在火车站等车,要去河北的亲戚家,我接到了一个驾校司机的电话(我给他讲了真相,也给他看了九评光盘,并且三退了,但是我是以第三人称和他讲的,他并不知道我是大法弟子),说有人举报我发光盘,当时我心里很慌,谢过他告诉我这个就挂了电话。我提醒自己要冷静,别慌,别慌,发正念,慢慢的平静下来,在去往亲戚的火车上,我又劝退了几个,并且把真相光盘送给了他们,对送我的出租车司机也讲了真相。

来到亲戚家里后,怕心时时往外出,心想着回去如何处理这事情呢,因为是我的弟弟托他的朋友联系的这家驾校,弟弟本来就不理解大法,出了这事情更让我不知道如何和他解释,越想越头疼,但是心也知道要理智,要正念,所以就坐在屋里发正念,慢慢的好些了,坏想法总是不断往外翻,我心里就说,我没有错,我做的是最正的事情,旧势力不配迫害我,我也在想修炼人,出现任何问题要向内找,为什么会出现被举报的事情,一定是做事时的心态被钻了空子,因为师父讲过,讲真相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

我开始向内找:一直以来在利用各种机会讲真相,觉得自己做了不少,想起这些心里总是美滋滋的,而且总是带着强烈的显示心和欢喜心讲述自己讲真相、发资料的经过,其实很强的显示心和欢喜心早就有了,漏子越来越大,自己却没有意识到。不论怎样,我做的讲真相的事情没有错,是最正的,我不应该害怕,心里就平静了些。过了一天,妹妹又来了电话,说驾校的校长他们决定,要么停止学车,要么就不要在驾校发真相光盘了,而且还告诉了弟弟的朋友,当然我弟弟也知道了这事,我妹妹也吓坏了,我说别怕,没事的,没有那么严重。放下电话后,心里翻江倒海的,乱的很,我努力排斥哪些不好的想法,告诉自己不会有事的。就这样两天后,我回到了家里,在心里嘱咐自己,我没有做错,不要显得象做了亏心事似的,见到弟弟,我主动和他打招呼,他只是对我说了句:你把光盘给他干嘛。随后就没说什么了。

5月7号,重返驾校后,心里多少还有些忐忑不安,但是我想不怕,应该堂堂正正的,当我见到给我打电话的那个司机后,我主动向他问好,他也没对我说其他的,只是说:以后别见谁和谁说。我说知道了,今后我会注意方式的。是呀!本来前些日子有些司机已经拿了我给的真相盘和九评光盘,可是我被人举报后,他们都吓的不敢看了,甚至都有点躲着我。教训发人深省,师父早告诉了我们该怎样做,可是没有摔跟头就不引起重视。

救人的脚步任何时候不能停止,所以在驾校的后两个月中,我又让一些有缘人明白了真相。

2007年7月我来到了伦敦,经营一家小店。在店里我给顾客发放真相资料和光盘,有时候和他们讲迫害,有一个英国女士最近还得了法,我想这个环境也是师父安排的,我会好好珍惜,好好把握,去兑现自己的誓约。

近10年的修炼历程,经历了太多,也就不一一表述了,遇到了很多心性的考验,跌跌撞撞的走到今天,尤其是自修炼以来就一直在过情关,一直以来由于执着对我丈夫的感情,人为的给自己增加了很多的难关,感觉其他的关都好过,就是和他的事情让我痛苦,一度让我萎靡不振,但是总能得到同修们无私的帮助,关键时候总是师父的法点醒我,一次一次,一点一点放下这强烈的执着,现在我基本放下了,真正感到了柳暗花明又一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