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大法弟子,千万不要舍本逐末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九日】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已不再是小弟子了。记的九九年春,因为妈妈修炼,我也有幸接触了大法,八年来,虽然断断续续不太精進,一直羞于提笔,但还是很想借明慧一角,与所有与我同龄的同修交流交流心得体会。

我今年十八岁,就读于本地区一所重点中学的高三年级。回顾八年前,即江泽民对法轮功進行邪恶的镇压之前,由于好奇,我趁周末休息日,和妈妈一同去炼功点炼功。十岁的我即使手臂酸痛,也不肯将抱轮的手放下;《转法轮》没看几遍,但妈妈考问我书中的内容时,我都能简述出来,遇事也能按“真、善、忍”的要求去约束自己。虽然很少学法、炼功,但慈悲的师父还是把我当成小弟子带,为我清理身体。

七二零后,有时我也和妈妈一起去发传单,妈妈自己出去时,我就在家给她发正念。我还自己打印了好几张“法轮大法好”的标语,贴到小区的围墙上。可是自从妈妈被迫害流离失所、回来后又被劳教,我一度中断了学法。那时是我最艰难的时期,邻居的议论、同学的不理解,再加上爸爸、爷爷、奶奶的抱怨,周围没有一个同修可以切磋。可是我知道法轮功没有错,师父是被栽赃、污蔑的。孤独、无助之中,我只能做的就是好好学习让妈妈放心,心中记住“真、善、忍”三个字。我在给妈妈的信中写到:“妈妈你不要为我担心,我会做的更好,既然是我俩的难,那么我们一定要过好这一关”。妈妈解教后告诉我,我的每一封信都是对她的最大的安慰!但令我痛惜的是我失去了太多的宝贵时间,直到上高二后,我才渐渐地赶上正法進程。

有关修炼中的体会,我想先谈一下如何处理好学习和学法之间的关系。

上了高中,又是重点中学,课业很重,竞争也很激烈,我有时也会耽误学法,但我要求自己每周至少学一次,每次学法看书,都必须要盘腿恭敬对待,上高一时,一是住宿没有学法环境,再就是学习紧,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一件也做不到。当时我的学习成绩也就排在班级十多名左右。通过学法我又从新回到大法中来,学法、发正念、救度众生三件事随机而做。记的有一次考试前一天晚上,我给学校校长室、教师办公室各放了一张真相资料,结果考试成绩下来后,我竟然考了全班第一,而且在后来的二次大考中一直保持第一,一下子由年级的一、二百名前進到五十多名。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让我更加精進。通过这件事,我深刻的体会到学习、学法并不矛盾,学法可以使你静心放松,可以开智、开慧,最重要的是,学法是衡量是否为真正大法弟子的准则,是万事的根本,很多正在上学的大法弟子,千万不要舍本逐末。

我要说的第二件事,就是如何对待政治课的问题。

在高中,政治课是我头疼的问题,课本中的无神论是我所不能认同的,再加上老师给同学们灌输的对大法的敌视、仇恨的观念,也让我常常感到无形的压力。学校作为恶党邪灵传播其思想的基地,环境非常邪恶,常常在家时想到去学校要时时刻刻对着老师发正念,但一踏進学校门就忘记了,直到放学出了校门才又想起来,仿佛学校有堵无形的墙,将我与正念隔开,也感到学校迷雾重重,常常就在其中迷失了自我,忘记了自己是大法弟子,这是我以前不曾出现过的情况。

从前,即使自己很久不看书,遇事也依然记的自己是炼功人,可现在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为此我很苦恼,虽然没有经过什么严酷的迫害,但旧势力却在从内心迫害我,想要将我拉下去。

我在这段时间内十分迷茫,不知自己将何去何从,甚至开始怀疑大法和师父,刚刚取得的第一的成绩,也开始动摇,内心的煎熬不亚于形体的受累。这是一种只有亲身经历才体会的痛苦。那时候,想到师父讲的法,于是盘腿坐好,捧起《转法轮》读法……如清风拂面,如醍醐灌顶,继而被深深的感动,内心颤动不已。我想,无论遇到什么事,真的只有学法才可以使自己明晓道理,進而指导自己的行动。这件事很平淡,但我想很多人都会经历。通过我的经历,我更深的体会师父讲的“多看书,多学法”(《加拿大法会讲法》)有多么重要。

大陆的政治课上,老师传播邪恶思想,还时而抨击大法。开始时,我每节课都在课堂上集中精力发正念,但是对于老师好象没有什么作用,她的声音依然很大,讲课依然没有受到影响,我有些怀疑自己的能力,可是有一节课,我发正念让两个每当老师抨击大法时,就很爱附和的学生定住,让他们不要说话,结果他们两个人真的干坐了一节课,一句话也没说,我很受鼓舞,可是时间一长,发正念总是也不能使老师闭嘴。逐渐的,我又产生了一种逃避情绪,不想上政治课了,于是每到上政治课,我就请假回家,可这样也不是长久办法,何况高三政治书上还有一节课专门污蔑大法。

后来和同修姐姐交流我才明白,我之所以在这邪恶之地,所以以高中生的身份来作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也许是因为我曾发下誓言,要在邪恶传播邪恶之词的地方铲除它。多少大法弟子辛辛苦苦的来到校园内部发正念、撒传单,我却有这样的机会近距离发正念,为什么不利用呢?摆好心态后,我消除了畏难情绪和怕心。

有一次,在学校升旗典礼上我发正念,结果,放国歌的音响断断续续,好象人喘不上来气一样,升旗也草草收场。同时也坚定了我的信心。我又趁教师节给政治老师写了一封劝善信,针对于“政治”给好讲明了道理,虽然不知她究竟明不明白,但我相信,我一定会在这浓雾深重的校园,为众生引入一片灿烂阳光。

我想政治课是很多与我同龄或比我小的同修将要面对的问题,虽然我由忧虑到逃避,再到认识清楚,经历的时间太过漫长,许多机会白白错过,这只是给将要面临这个问题的同修一个借鉴,希望你们可以比我做的更好。

一直以来,常常做梦,梦到我给××老师讲真相,他们都愿意退党,又梦到在班级办真相板报,各班同学争相阅读,这样的梦做过很多次,我知道是师父点化我,要我多救人,学校的众生在等待着我去救他们。我要努力做好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也希望与我处境相同的同修,千万不要沉迷在人中的学业之中,大法是根本,慈悲伟大的师尊就在不远处微笑着注视着我们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