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自己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九日】从得到大法书到得法,到真正开始修炼,我经历了一个漫长而痛苦的过程。是慈悲的师父没有放弃我,使我今天还有机会。

得法后,我就积极的参与到证实法活动中,但我并没有因此形成一个正确的修炼机制。虽努力学法,却没有学法质量,因为我的脑子一点也静不下来。可怕的是,很长一段时间只知道学法的阻力大,却不曾用心找找问题所在。我嘴里读着法,心里知道在读和读的内容,可同时脑子的某一部位还在翻腾着。情况越来越严重,我站着读法都迷糊到书掉在地上,但我还是一味的忍受,却无法克服。心里很苦,我得到了大法书,却得不到法,那是生命的绝望。然而我的悟性就是上不来。虽然有同修多次告诉我要主意识强,可是我不知其含义。

直到有一天,我只是站在那里想事情就迷糊过去了,一头栽在地上,把我痛得够呛。于是我才不得不承认自己的主意识弱。可怎么办呢?

又过了很长时间,有同修告诉我,我的学法状态不对头,法没入心似的。我才开始承认问题出在学法上,并琢磨如何才算学好法。终于有一天,在组里学法时,我达到了一心不乱的状态,体会到法入心的感受。

但是情况并没有从此变好。学法时,头脑中的那个声音还是在。我想起来师父在二零零四年纽约法会中讲的关于如何对待自己业力的法。我悟到那个声音不是我,我对它说,你不能干扰我,否则你也不能得度。如果我圆满,会回来救你。从那以后,那个声音消失了。即便再有杂念,也能用正念清除了。

然而因为长期的忙于做事的状态,我自己还是不能清醒的从那个错误的机制中跳出来。什么是提高心性,什么是在法上提高,我仍是一知半解。但是无论如何,我渴望修炼,并请求师父帮我。于是发生了这么一件事。

一段时间我经常往外跑参加证实法活动,于是相识了他。由于接触多了,又常常受到他的帮助,就产生了情,感觉他就是我的亲人似的。我不但没有用正念对待,反而以为是缘份。于是,这个情被邪恶不断的放大。我们几乎天天通电话,交流生活和修炼中的事。谈的越来越投机,我本是个很少吐露心声的。但是在和他的交流中,我发现可以把心底里的吐露出来。虽然这有助于我的提高,但是严重的是我对他的情在急速的膨胀。这严重影响了我做三件事的质量。有一天,我鼓足勇气告诉了他我的情况。他说,他并没有对我动任何心,并希望能帮我过这一关。那天,我花了很长时间背法,发正念,感到又有了正念,还做了些证实法工作。当晚,我打坐时的感觉特别好。我明白,是师父在鼓励我。但是这一关才刚刚开始。

我的思想和身体都被这种情所包围。尽管我试图排斥它,但我感到浸在其中一样。那时我们天天见面,就越发觉得从中摆脱的艰难。一次我感到身上每个细胞都在其中煎熬。现在我明白了,是师父在帮我往外推。我当时只不过承受了那么一点。奇怪的是,我并没有对他有什么深入的了解,怎么会有这么重的情呢。

好在这位同修有心想帮我。他告诉我,打坐时他悟到,是我想把他当作我先生了。我听后愕然。渐渐的我看清了自己。青少年时代的不幸经历,使我渴望那种心灵的慰藉和安抚,其实就是对情的执著。当时我曾经在几年中,对不同的男孩单相思,用浮想联翩来麻醉自己,以逃避现实的痛苦。现虽是有夫之妇,但是和先生之间却无法建立起心灵的沟通。我没有因此修去这个执著,反而在掩盖。当我最初因得到他的多次帮助而感动时,就已是动了情,从谈的越来越投机到打开心扉,就是对情执著的放大。从那时起我知道,我必须克制和他交流,以使自己的正念坚定起来。

同时我清楚知道这一关必须过。这种对丈夫以外的任何一个男人动情的念头都是罪恶,是连人字都配不上的。我努力使自己不被情带动。说着容易做着难。当时有几天是很难的。无论怎样,我从理上知道我是必须过去的,同时明白如果过不去将意味着什么,那旧势力会毁掉我的。所以就一味的忍受着。

一次,聚会休息时,我看到他和一个年轻的同修总在一起。那个心就开始翻。我不断的克制那个翻腾的思想,故意不停的和其他同修说话,以使自己不去看不去想他。但是不提高心性的忍是达不到标准的。我忍得很辛苦,也知道那是由情演化的妒嫉心所致,但是就缺少一个坚定的正念。那个心不扭转过来,就还是被情控制着。这个经历使我明白,来自法中的正念有多重要。在经历了那个痛苦的阶段后,我渴望从法中得到正念。我把师父有关情的讲法集中在几页上,感到正念不足时就看一看。我一次次的对自己说,我是大法弟子,是走向神的生命,任何一个关于他的念头都是执著。

我认识到要和他断绝这个关系,但心被这个情牵扯着,时不时的还会有电话和邮件来往。我努力克制自己不给他打电话,不给他写邮件。我甚至将他从好友清单中删除,以克制自己不和他联系。因为即便表面是谈修炼和证实法工作,那都是自己对情的放纵。我明显察觉到,这个交往发生的时刻总是起到一个干扰的作用。是我的心放不下,找来的麻烦。

终于有一天,看了明慧的文章后,我给他写了邮件,要求立即停止我们之间所有的交往。我再也不能一手抓着人,另一手抓着佛不放了。第二天,我的状态有了明显的改善,心里也不觉那么苦了。这一步的迈出是个转折点。后来,我们虽又有了交往,那个情也时时在钻我的空子,但是法在不断的点醒我,使我明白人就是为着个情活着,明白了那个让我痛苦不堪的情并不来自我自己,明白了修炼不等于忍受,明白了主意识清醒的放弃所执著的就是在提高心性。我惊讶于直到现在才开始明明白白的修炼,又为这一刻的到来而高兴。

奇怪的是自己思想中总是出现对他的挂念。在同修的建议下,我打开正见网上关于轮回转世的文章。看着看着我明白了,这是在过去世中与他的渊缘造成的,有恩有怨。说白了,那个曾经让我剜心透骨的情真的不是我,但是现在的我要经历这些。明白了这个,情又淡了一层。

一天,他把他的心得给我看。看到他的纯净,我那个情更淡了。

明慧网的交流文章中我得到了很多启示和帮助,很高兴能为这块园地有所贡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