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绥化市劳教所酷刑迫害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一日】黑龙江省绥化市劳教所非法关押、迫害大法弟子,这里曝光其种种酷刑及有关黑幕。

1、肖华玉应对07年迫害大法弟子负主要责任

肖华玉,男,50岁左右,2007年初从花园劳教所调到绥化劳教所任副所长。所谓的“法轮功专管大队”主要归他管。此人中共独裁一套中毒较深,极力兜售劳教所是专政机关,推崇强制性管理,叫嚣“小号(使用酷刑的地方)不能断人”等等。

其实劳教制度本身就是非法的。在肖华玉的授意下,本已相对稳定的劳教所迅即阴风四起,首先出现了在大庭广众之下“普教”公开打大法弟子的事(在当时已经很长时间没出现了),并且2中队立即成立了“严管寝”搞强制转化,强迫写所谓的“三书”、唱邪党歌曲、背监规等。迫害升级至此,已成为全国迫害大法弟子最邪恶劳教所之一。

2、大队私设刑堂,用上大挂、电棍电、香烟烧手指甲、牙签扎拇指甲内侧、仙人球刺扎小腹等酷刑迫害大法弟子。

绥化劳教所对所谓的不服从管教的人员管理很邪恶,要关“小号”——四肢固定,坐铁椅子,一坐很多天。

大法弟子王德海、铁志杰、朋树全、白树林因抵制迫害都被非法押过“小号”迫害,但都没有屈服。但令人发指的是,2大队以管教高中海为主的几个干警别出心裁(当然与肖华玉撑腰有关系)在本大队寝室私设刑堂,利用2层铺给大法弟子上大挂:两只手用手铐反吊在2层铺上,脚离地或跷脚(两种形式都用过)一吊一天不等。

大法弟子王德海,一个56岁的老人被吊一天,张成林(大法弟子)也被吊过。邪恶之徒并用电棍电大法弟子齐文斌,用烟头烧大法弟子铁志杰、朋树全、齐文斌的手指甲。我亲眼看到他们的很多手指甲在烧后的很多天还黑紫、黑紫的。参加迫害的普教有马大成、陈军、扬建华等。

还有管教高中海,用牙签扎大法弟子铁志杰右手拇指甲内侧近2厘米深(此事我亲自问过铁志杰),残忍至极。副大队长刘伟、2中队长刁雪松用塑料仙人球(劳教所院内花坛里的工艺品)扎大法弟子王德海:他们戴着手套(防止刺扎着他们自己),把王德海上身扒光,双手捧着仙人球,用力在王德海肚皮上来回推压,扎得血肉模糊肚皮全是血,然后用辣椒面往伤口上抹。真是毫无人性。

3、劳教所主要领导和各科室领导,对酷刑迫害大法弟子或默认或顺水推舟不负责任。

劳教所对大法弟子谈话反映情况极力控制,规定不允许越级反映情况,并且每级谈话都定为几天、一周或半月答复不等(尽量拖你),实质就是变相不让反映情况。所领导从来不找大法弟子谈话,更不征求什么意见。

有一次,管理科找谈话征求管理意见,但是找的都是普教,大法弟子一个不找。据说大法弟子王树千冲到前楼找所长反映情况被副所长撵了回来。我们找队长谈话队长一般都说没时间推托。很明显,很多主要领导都努力回避大法弟子,如此酷刑似乎都想以假装不知情逃避责任,可是谁又能逃得了最后的清算呢。

在这里我们再一次忠告那些迷失的警察,快醒悟吧,不要在迫害好人的犯罪路上再走下去了。现在连邪党中央都在紧急回收有关文件,怕清算时留下罪证,并且很多迫害精神都是口头传达,这一点你们比我们更清楚,何必给恶党当替罪羊呢。并且你们迫害好人使用的种种酷刑根本不会有文件凭证,更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即使有领导授意也不会留下任何凭据,清算时都得由你们自己承担责任。当然这里也有个别干警为讨好领导、出成绩主动另搞一套的因素。

其实,我们也知道个别干警在迫害好人这条路上已经走得很远了,但是你们可以利用手中的权力做些好事,将功赎罪,千万不要把自己置于万劫不复之地。